主動找《九評》的人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這些年來,不管嚴寒酷暑、颳風下雨,我每天都堅持出來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勸三退,把《九評共產黨》、真相期刊、光盤、護身符、掛件、明慧台曆等親手送到有緣人手中。因我送的人多了,我已不記得他們了,但許多人卻都認識我,知道我是「法輪功阿姨」。

最近,主動問我要《九評》的人很多。我每天出去,都會遇到令人感動的人或事。

(一)

一次我去菜場買菜。一位知識分子模樣的男子,迎面走過來主動與我打招呼說:「我是中學數學教師,你給我的真相小冊子我很喜歡看,講的真有道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日子就在眼前了。你還有甚麼給我看看?《九評》有嗎?」我身邊正好沒有,我答應以後給他。

第二天,我一出家門,他已在馬路對面等我了。他拿了我給的《九評共產黨》後,高興的告訴我,他一直在找這本書。還主動告訴我,他住在哪,姓甚麼,叫我以後有好東西別忘了他。

(二)

有一天早上剛過馬路,一位很有風度的男士朝我笑,很有禮貌的向我點點頭。我想是有緣人吧。他馬上問《九評》有嗎?我先給他一套真相期刊,說《九評》以後碰到給你。他說不行,要我馬上回家拿,並說要兩本。

我回家拿了兩本《九評》出來,忘記了剛才那人的模樣。他看我在找他,急迫的過來,在我面前揚了揚剛給的真相期刊說,「是我……」我把《九評》給了他,他高興的說謝謝!我說你就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要救你。

他說他是搞藝術的,共產黨馬上要完蛋了,他周圍的人都想看《九評》。並告訴我,他就住在對面的藝術村。

(三)

一次我走在買菜的路上,一位男士朝我笑笑打招呼。他說,你有《九評》嗎?我送了他一本《九評》。他很激動的說我認識你,你是教師吧?我說我是小學教師。他說你們法輪功真偉大。

(四)

有一天,一位中年男士牽著一條狗在蹓跶,看到我,就停下來。我已不認識他了,他說你給我的小冊子真好看,我帶到廠裏,大家都爭著看、爭著要。你包裏還有嗎?我給了他二套真相資料,結果他把我包內的護身符、掛件等全拿去了,說要給他廠裏人。他還說我還欠他《九評》,讓我以後給他。

(五)

一次我去另一地方,碰到一位男士笑著說,你身邊有東西嗎?我說《九評》剛發完。我把剩下的一套真相資料給了他。他說,我認識你呵,以後碰到別忘了給我呵!

一次遇到一位男青年,我說,送一本《九評》給你看看,共產黨的邪惡歷史。他說,甚麼《九評》?是法輪功的嗎?法輪功的我要。他收下《九評》,說回家看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