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們真的有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去年臘月裏,我曾經被非法抓進派出所,又關進看守所七天。春天已到,我心裏卻一直掛念曾經參與迫害我的那些警察。我對他們沒有一絲的怨恨,反而擔心他們還不覺醒,繼續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現如今,為江澤民賣命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們都以「貪腐」的名義遭惡報。慈悲的心使我真的不願看到他們也為中共和江澤民集團陪葬。我看到了他們良知尚存,善念還在。我真心的祝願他們快快覺醒,能看清真相,得到上天的護佑。

我和那些警察及犯人素不相識,也許冥冥之中有因緣相連。我就講講和他們在一起的這份緣吧。

在非法抓捕現場遇到的有緣人

記得在警察非法抓捕我和同修時,同修家有一個七歲的小女孩,她看著滿屋的便衣警察到處亂翻,到處錄像,女孩兩手緊緊的握著我的手,睜著一雙驚恐的大眼睛,悄悄的問我:「阿姨,他們在我家幹甚麼?為甚麼不走?是甚麼人?」我摟著小女孩安慰她說:「孩子,不怕,他們也是好人。」我話音一出,緊張的氣氛頓時變了,有的便衣警察說:「我們也不是壞人,是好人,在執行公務。」還有的便衣警察讓同修趕快吃飯。

我去衛生間時,一位穿著灰色羽絨服的女士跟進來了,她自稱是「街道辦事處」的。一見面我倆都覺的對方非常面熟,我們像姐妹一樣稱呼,聊得親切自然,她告訴我姓甚麼、老家在哪裏,我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勸她退出黨團隊,保平安。她都痛快的接受了。當時,我完全沒有感到自己正處於危難中,一心只想讓她得救。

後來,在派出所我聽見警察叫她「大隊長」,原來那位女士是市國保大隊的副大隊長。她能夠得救,我感到很欣慰,看來我們真的有緣。

在派出所裏遇到的有緣人

在派出所兩天,我接觸到一幫年輕警察,我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和他們親切自然的交談,他們大多都能聽我勸善,聽真相。

一個濃眉大眼的年輕警察,開始態度生硬,我剛一進門,他就把我關進透明的隔離室。我使勁敲打玻璃門,強烈的要求出去。年輕警察說去年有大法弟子對他態度粗暴,意思告訴我他為何把我關起來。我首先向他道歉,他有點不好意思,又讓我出來坐在椅子上。我找機會既嚴肅又真誠的說:「孩子,別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你也看到了,最近這幾年一些以『貪腐』之名落馬的高官,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李東生等人,真實的原因就是他們迫害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而遭到了惡報。」幾個警察問了我們好幾個問題。我說明了「天安門自焚」是一場騙局,《焦點訪談》播出的所謂現場錄像漏洞百出;「三退」是為了讓好人都能躲過天滅中共的這場災難而保平安,還告訴他們不僅自己要「三退」,也要讓家人一塊退出,一家人也都能平安躲過劫難。

我們也提醒警察,善待大法弟子一念,天賜洪福,會得到上天的護佑。

半夜裏,那位年輕的警察自己掏錢給我們買來肉燒餅。我雖然沒吃,但我非常感謝這位年輕警察。白天,有的警察幫我們買飯,買衛生紙,送水。因為屋裏沒有暖氣,把電暖氣一直放在我身邊。看到那些年輕的警察聽了真相後大多都認同大法,同情大法弟子的遭遇,知道應該善待大法弟子,看到他們有得救的希望了,我真替他們高興。

還有一位年輕的警察,他半夜裏看守著我們。在交談中,他笑著告訴我,他的姥姥、姥爺也煉法輪功,身體可好了。他說他也看過神韻光盤,說那演出太好了,他希望還能看神韻的新光盤。我知道這個年輕警察與法輪功很有緣,我告訴他經常去姥姥家,多聽聽多看看法輪功有關資料和書籍,他都笑著答應了。

在那時,我完全沒有身陷牢籠的感覺,只知道來到這裏就是讓有緣人明真相,能得救。

在看守所裏遇到的有緣人

在派出所第二天晚上,警察把我送到看守所,查體不合格,拒收。在深夜裏,警察又把我送進武警醫院查體。在半夜裏還是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第二天,一位年輕的女警察找我談話,我們的談話很平和。她知道我血壓很高,要求我必須吃藥。她還熱心的告訴,說我和她媽媽年齡一樣,這個年齡段要特別注意身體。我給她講法輪功真相,我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要求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修煉法輪功以前一身的病;煉法輪功後,我身體很好,二十年都沒吃藥了。現在我身體不好,是因為在派出所兩天沒睡覺,沒吃飯,所以身體不舒服。我告訴她我不用吃藥,自己調理好了。

看守所裏的犯人每天從早到晚都做絹花,還有指標,中午不能休息。手常常扎出血,手指都變形了。隔了一天,我和同屋的犯人正在幹活。年輕的女警察特意來看我,問我身體如何,說有不舒服告訴她,問我每天能做多少枝花?我告訴她:「身體還好,幹活只是打雜。」她笑著說:「這會兒,我可讓著你啦,沒讓你吃藥呀。」她還關照同室的犯人要照顧我。我也向這位善良的女警察表示感謝。遺憾的是我只給她簡單的講法輪功真相,沒勸三退。

在我一進看守所的號內,看到一張大通鋪,室內有十四個犯人,不知為甚麼,我一見她們心頭一陣酸痛,感到她們好像都曾經是我的親人。同室的犯人一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頓時是一片歡笑,大家都伸出雙手鼓掌,像歡迎親人似的。我知道以前被關押的同修做得很好,讓這些有緣人已經聽到真相,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幾個女孩子圍著我,都說看到我想起自己的媽媽了。說我的模樣、說話的態度那麼慈善,太像她們的媽媽了,好幾個女孩子哭了,我也不知不覺流淚了。

我想不管來到哪裏,都是我講真相救人的地方,無論有緣無緣,我都要救她們。我找機會,分別找她們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告訴她們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指導自己的日常生活,通過五套功法的修煉,強身健體。讓她們知道法輪功中的一些法理,告訴她們疾病與道德有直接的關係,道德提高能夠改善人的健康。告訴她們從內心改過自新,會得到上天的原諒和護佑。

有的人明白真相後,接著就受益了,得福報了。一位吸毒販毒的女孩很有緣,我給她幾次講法輪功真相,我告訴她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對身體好,比打針吃藥都管用。剛見她時,頭髮蓋著臉,兩眼半睜半閉,一天到晚昏昏沉沉,性情煩躁,不願幹活。她說是吃藥造成的。她聽我講大法真相後,每天都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警察每天送藥給她,她逐步減少藥量,幾天後,她乾脆不吃藥了。她變的精神起來,眼睛明亮了,心情也愈來愈好了。大家都看到她的變化,替她高興。

一位等著判刑的女公務員,我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接受的很好,對法輪功有很好的認識,很相信「真善忍」是做人的標準。她對自己犯下的罪,也表示很後悔,表示今後一定接受教訓,好好做人。她說自己可能要坐一至二年的牢獄。就在她聽到真相後的第三天,突然接到判決書,判刑一年,監外執行,明天她就可以回家了。她高興的哭了,大家都替她能免除牢獄之災獲得自由而感到高興。

我和一位文化修養較高的妹子挨著通鋪,我經常跟她講真相。告訴她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從長春傳出,以宇宙「真、善、忍」特性為修煉原則,提高心性,使修煉者變的真誠善良、寬容無私。當初江澤民集團出於妒嫉,強行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個妹子跟我講,她聽過一位老同修講過真相,她非常相信李洪志師父洪傳法輪大法就是來救度眾生的。她對修煉、六道輪迴、神佛的存在都相信。她十分敬佩和同情那位老同修。她表示出去以後,一定要到女子監獄看望老同修。

我叮囑她:「你和法輪功很有緣,根基也好,佛緣又深,出去後找大法書看一看,千萬莫錯過修煉大法的機緣啊。」她非常鄭重的點點頭說:「我出去後,一定會學大法的。」

在看守所的第七天,我要離開時,我對象閨女一樣關心我的號長說:「閨女,我這次來,不是來坐牢的,我就是來告訴你們大法真相,讓你們都能得救的。」號長拉著我的胳膊,流著眼淚說:「阿姨,我就願意和您說話。謝謝您,您真是好人,好人有好報啊。我很久沒哭了,可我一見到您,不知道為甚麼就想哭。」我一邊幫著她擦去臉上的淚水,一邊笑著說:「閨女,也許我們真的有緣。」

我真誠的對大家說:「你們可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早日回家。」大家都笑著說:「好!」她們簇擁在門口送我,號長大聲的告訴我:「阿姨,出門別回頭!」我也笑著說:「好!」冥冥之中,我覺的和她們真是有緣份哪。

在師父的保護下,七天後我從看守所出來了。這次儘管使許多有緣人得救,但是我仍然感到十分慚愧。因為我沒做好,讓警察又參與迫害法輪功添了新的罪證。想起一年多來,我由於學法不入心,實修太差,放鬆了修煉,放不下常人的各種執著心,讓舊勢力抓住把柄,遭到邪惡的迫害。儘管如此,師父也沒有嫌棄我,依然慈悲的呵護著我。弟子無法報答,只有靜心學法,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正念正行,救度更多有緣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