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不停步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路上,是師父的法理去掉了我的人心,改變了我的人的觀念,使我越來越成熟起來,修煉路上走的越來越平穩。

一、婆婆說我簡直變了一個人

修煉前,我和婆婆關係緊張。剛結婚我們在一起過,她對我總是另眼看待,有甚麼好吃的她都得等我回娘家後,她才做著吃。婆婆還挑撥我和小叔子、小姑子之間的關係,因此小叔子、小姑子,對我很有成見。我雖然是大兒媳,可是我在他們的心目中連一丁點的位置都沒有,我有甚麼難事,婆家人從來不聞不問。

更有甚者,在我臨產的前一個月,婆婆把我攆出去了。我怨恨婆婆對我心狠,認為她是一個自私、蠻橫、霸道,沒有善念的人,又是一個撥弄是非,製造事端的人。我看見丈夫對這一切沉默不語,不能為自己的妻子伸張正義。我又怨恨丈夫是個軟骨頭、窩囊廢。恨我自己走了眼嫁錯了人、進錯了門。我把對婆家人的恨深深的埋在了心底,以後和婆家人見面我都不理他們。

從婆家出來後我一貧如洗,我想拼命幹活掙錢使家裏富起來,讓婆婆和小叔子、小姑子看一看,我不是寄人籬下、苟且偷生的人,而是一個剛強、有志氣的女人。結果大房子蓋起來了,日子好起來了,兒媳婦也進門了,可我卻疾病纏身,整天在病痛中掙扎。我怨自己的命苦。可婆家人把我們當成了局外人,沒有一個人來問過。我恨婆家人太不懂事。

得法後,我如夢初醒。通過向內找,發現我和婆婆的矛盾都是由於我的自私心、瞧不起別人的心、記恨心、爭強好勝的心造成的。婆家那時很窮,婆婆生了那麼多的孩子,她省吃儉用操勞這個家很不容易。可我進了婆家門後,從來沒去關心過婆婆,體貼過她,為她分憂解難,不知道孝敬長輩,用大法來衡量,這是道德下滑的行為,是變異了的人的觀念,也是在造罪業。此時,我對婆家人一點怨恨心都沒有了,反而覺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過錯。思想在大法中昇華後,全身的疾病一下全都消失了。

好在公婆還健在的那些年裏,給了我一個悔過的機會。從此以後我經常帶上吃的、用的去孝敬公婆,公婆過生日我就給他們送錢,並無微不至的關心體貼老人,和婆婆敞開胸懷交談。我一進婆家門,婆婆總是拽著我的手讓我上炕坐著,婆婆說我簡直變了一個人。我就告訴她我學大法了。小姑子和小叔子也轉變了對我的態度,每次我回到婆家,一家人總是歡聲笑語的。他們都知道大法好,也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可婆家人仍支持大法。

二、講真相救度世人

剛開始發真相資料時,有怕心,在樓裏發,兩腿發軟,兩手也顫抖,聽見有人開門就趕快離開。為了去怕心,我就多學法,把師父有關去怕心的講法背下來,當怕心來時就背,這樣去掉怕心,我自己就強大起來。

從二零零六年開始,我們轉向去農村發放真相資料。

一次和同修到鄉下一個上百戶的大村子裏發資料,我們住在親戚家裏,第二天村裏有個人到親戚家裏辦事,那人說:昨天晚上我們村上百戶人家,家家戶戶的大門上都放上了法輪功的材料,那麼大的一個村子竟沒有一個人看見是誰發的。法輪功太神了,簡直就是天兵天將!

一年的冬天,我和同修到鄉下往三個村子和大棚發資料。因為天黑雪厚看不見道,我們就在玉米地裏橫穿,來到大棚時已經累得滿頭大汗,我們不鬆勁。一邊發一邊背著師父的法。發完資料回到同修家已經是深夜了。我摘下圍巾和口罩,圍巾和頭髮都凍一起了,脫下鞋一看,都叫玉米茬子扎碎了,沒有模樣了。我哈哈大笑,心裏暖暖的。

那年夏天我和同修拿了三百份小冊子和光盤到一個偏遠的山區去發。因路況不熟,山腳下到處是水,我們就趟水來到村子裏。進到村裏一群狗圍了上來,汪汪大叫。我們就發正念:告訴狗我們是來救你們主人的,不要叫快回家去吧。它們真的不叫了,都乖乖的走了。我們順利的發完資料回到家裏已經是下半夜了。

一次,和同修坐車到百里以外的山區去發資料,下車還要走十多里路才能到達目地地,我們翻山越嶺,又累又餓,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帶著使命來的,全身馬上充滿力量。發完真相,我到公路上等返程車。因快半夜了返程車也沒有了。我們正在想怎麼辦,不一會從另一個城市開回一輛返程車,我一招手車停下,原來司機認識我,說:「老太太你今天真有福,我們今晚本來不想回來,不知怎麼突然決定要回來。」我心裏想:「你不回來我們怎麼辦?這是我們師父安排的。」像這樣的神奇事,經常遇到。因為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舉了。

從迫害到現在我和同修們在兩座城市之間百餘個村子發資料、貼不乾膠。大約二百多里的範圍都留下了我和同修的足跡。每次晚上出去都是下半夜回家,上樓腿都邁不動,卻從來沒有抱怨過。總是感覺心裏甜甜的。後來我們改為白天去發真相,貼不乾膠,從進村開始發,返回時總能看見有人在看真相,心裏感到很欣慰。每次都是在師父呵護下平安回家沒有師父的保護我們能做甚麼。

現在面對面講真相已經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個重要部份,我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參加小組學法,講真相無論是颳風下雨酷暑嚴寒從不間斷。在講真相時也有喜悅和辛酸,有看到眾生得救的喜悅,也有被人挖苦不屑的辛酸。

一次去農村集市,給一對小夫妻講真相,剛提到法輪功他們就拉下臉子,大聲叫我離他們遠點,別影響他們賣貨。我不動心,向內找是不是我性太急了,讓他們心煩。我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心想可憐的眾生,我一定要救了你們。我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笑呵呵繼續和他們講不三退的危害性,那個男的笑了說:「姨,你講的真好,原來共產黨這麼邪呀,我聽明白了你是為我們好,剛才真的對不起。謝謝你,把我們全家都退了吧。」我說:「別謝我,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叫我救你的。」

又有一次給小倆口講真相,男的說:「這反黨。」我給他們講了共產黨怎麼造假、迫害法輪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貪污腐敗等罪行。男的說:「姨你怎麼甚麼都知道啊,講的真好,我們家三口人都當過少先隊隊員,快給我們都退了吧。」

一次給一個賣海產品小倆口講真相,剛說到知道法輪大法好嗎?那個男子一聽到法輪功,一高跳到別的攤位上大聲說:「你們反黨。」經他這麼一說,我有點害怕,想一走了之。這時師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無論做任何一個項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終。」[1]這時我也不怕了,就大聲講起真相,旁邊的攤位上的人都靜靜的聽著,他老婆大聲對他說:「你不知好歹的東西,她是對咱好。」男子大笑著說:「對不起,我聽明白了,給我倆口子退了吧,我們都戴過紅領巾。」從此我每到他們攤位前他老婆總喊我;老媽來了。

在農村親戚家的酒桌上,親戚家女兒單位來了六、七個單位領導,當時我想和他們講真相,親戚不讓,怕對女兒有影響。我怕失去機會毀了眾生,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想到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我先給他們一人一個護身符,並講了真相三退的重要,有一個領導拿著護身符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命!」有一個人手拿護身符雙手合十對我說:「謝謝媽媽能在這個嚴厲的社會中還敢冒著生命危險救我們。」別人一看他喊,也跟著喊我媽媽。我告訴他:是我們師父讓我救你們的。他們都說謝謝師父,並說法輪功萬歲!親戚和她的女兒也笑了。

我在救人的道路上,越走越穩,從小學、中學、高中、大學,只要我能遇上能講真相勸三退的,我都講勸了,不聽的很少,有時我就到學校門口等放學的時候,每次都能勸退十個二十個的。一次在給三個小學生講真相三退保命,這三個小學生聽了真相後給我行禮,說謝謝奶奶,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說記住啦。像這樣的事情太多太多,在聽明白真相的世人中,有人給我敬禮、有合十的、有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有喊法輪功萬歲!法輪大法師父萬歲的、多數說謝謝的,我告訴他謝我們師父,他們都說謝謝師父!

像這樣的事情天天都能遇到,只要耐心的講眾生都能得救。只要走出去天天有收穫,走出來吧!同修們!修煉路再遠也要回家。

有寫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