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部處長說:是應該煉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

親屬都認同法輪大法

兒子出生後吃母奶,由於我發燒,他吃了我的奶後,我的體溫多少度,他的體溫就多少度,結果不到一百天就得了肺炎,住進了醫院,從此成了醫院的常客。

我得法不久,兒子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不但身體健康了,而且學習成績飛升。丈夫也從此解脫了病妻兒的家庭重負,沒有了後顧之憂,開始全身心的投入他的事業。由單位銷售部經理、升到經營廠長,最後開始個體經營。家裏經濟條件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原來的七家一個走廊的十二平方米住房,到現在居住二百多平米的房子。至今為止,我們買了四處住房,還有門市房、車庫、廠房工業用地。丈夫還花二十萬給我買了轎車。

修煉前,我與丈夫的弟弟、弟媳、妹妹、妹夫有很深的積怨,不相往來。今天,隨著社會道德的敗壞,層層貪污腐敗,大批量工薪階層失業,丈夫的弟弟、妹妹、妹夫也紛紛失業,病魔纏身。

我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修去了怨恨心、利益心、爭鬥心、委屈心和妒嫉心等,對誰都好,與人為善,用善去熔化一切。我去看望他們,幫助他們。丈夫的弟弟、妹妹的孩子,從初中、高中、大學的學費和部份生活費幾乎全是我們拿的。丈夫的弟弟一次性動遷,動遷費只夠買一套二手房,給他兒子買了一套二手房結婚,他自己沒有地方住。我們讓他與弟媳住進我家的一套房子。

我很慶幸找到了法輪大法,找到了師父。慶幸我修煉後,看淡名利,不再與人爭鬥,取而代之的是身心的豁達與輕鬆。現在家中所有的親屬都認同法輪大法好。

沒花一分錢進了國家級醫院

二零零零年,孩子高考前二、三個月,丈夫想給孩子找個解數學難題的家教。丈夫去家附近一個大學的教師辦公室說明來由,一位老師說:「把數學博士找來。」這位學生數學特別好,師生們叫他「數學博士」。因為這位家教學生,家在某市農村,他考入醫科大學七年制班後,他的父母因家境困難,把農村房子、地都賣了(去了女兒家),也只能解決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以後就靠部份貸款和補課維持學費和費用生活。

我們對這位學生很關心、同情,除了來家裏補課為他準備飯菜外,平時家裏來了客人或覺的較好的飯菜就讓他過來。每次見面我都和他講法輪大法真相和我煉法輪功的身心變化,他很認同法輪大法的道理,說:「修真、善、忍肯定沒有錯。」我兒子考入大學後,他也常常到家中看望我們。

他在一家國家級醫院實習時,和我們說,當時這家實習留院只有兩個名額,要進去實習得有認識人,還得拿幾十萬元錢。他誰也不認識,也沒錢,他的學費一直都是貸款的,肯定進不了這家醫院。他說他的研究生學歷一般大醫院都進不去,他想繼續讀博。

「三退」大潮開始了,有一天他來我家一直在廚房聽我跟他講真相,我問他是黨員嗎?他說不是,是團員,他讓我幫他退了。並說:「阿姨,您說甚麼我都信,我就聽您的,在您身邊有一種安全感。」

不久的一天,他來我家很興奮的告訴我和丈夫:原以為根本沒有留院的希望,他在實習期間,選的是副主任教授為師(科室二把手),其他實習生都是選主任教授為師(科室一把手)。現在「一把手」突然調離了,副主任教授被提為科室一把手,這位教授告訴他:「你準備留院吧,留一個我都留你。」就這樣,他沒花一分錢,成了國家級醫院的外科醫生。

國安部處長:是應該煉法輪功

丈夫的表哥是國安部的處長,與丈夫走得很近。因為我以前身體非常不好,表哥每次見面都會先問我身體情況。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無病一身輕。每當我談起法輪功真相,表哥都認同,還讓我幫助他聲明退黨了。

可是中共黨文化的洗腦,有時還會讓人糊塗,特別是表哥的工作環境。兩年前,我和丈夫與表哥等親友在婚宴聚會之後,表哥竟然握著丈夫的手說:咱們還得信某某黨,某某黨給我錢花。我知道是我忽略了跟表哥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過年前的一個早晨,丈夫與我到四表弟家,附近的表哥也去了,我與丈夫在表哥家住了兩天,我利用所有時間和表哥、表嫂(某政府部門的書記)講法輪大法祛病健身、讓人道德高尚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高官遭惡報落馬的實例。

我們要離開的時候,表哥、表弟們為我們擺宴送行。席間,大家問起表哥身體情況,並提醒他定期打點滴疏通血管,因為表哥患高血壓很多年了,另外還有糖尿病。表哥卻說:「不用了,我就信法輪大法好了!」又轉過頭問我:「是不是?我們就念法輪大法好了,是吧!」

一位表弟媳說:「這次嫂子(指我)來,臉色氣質特別好,比上次來更精神更年輕了。」一位表弟也說:「嫂子真的比上次來年輕了!」大家都向我點頭,重複著:「真的又年輕了,氣色非常好。」

表嫂又加重口氣說:「咱們存真,煉法輪功煉的又年輕、又漂亮、又善良。」我在心中深深的謝謝師父,師父慈悲每一個生命。

我也對表哥說:「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啊!」表哥嚴肅的說:「你怎麼這麼想我,我絕對不能迫害的!」

二零一七年大年過後,表哥表嫂來到我家,用U盤複製了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書籍。

表哥說:「想一想還是應該煉法輪功。回去會把法輪功的書全看了。我這個歲數,沒有別的追求了,官場一切看透。我身體不好,有些病不是醫院能治的,人的生命也不是自己想像的。法輪功值得研究。」

眾生在覺醒,世人盼得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