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流社會中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首十幾年的修煉路,小結一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結緣和得法

一九九四年我大學畢業前夕,讀過師父的《法輪功》。那一年師父在濟南講法,同宿舍的朋友是濟南某氣功協會的成員,還參與接待了師父,並聆聽了師父的講法,我也從他那裏得到了《法輪功》,讀完後覺的挺好。然後就畢業到北京工作了。非常遺憾的是,我在北京工作居住的七年裏從來沒有碰見過同修,也從來沒有參加過一次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我與大法結了緣卻就這麼平行而過。由於自己的工作是在非政府系統的報紙媒體,後來在一家大型的互聯網公司上班,這些公司沒有甚麼黨委,我們也幾乎不看電視。就沒有被邪黨的洗腦所干擾。二零零一年移民來到了加拿大的卡爾加裏。一落地就得到了一家教會朋友的幫助,自然的就到教會裏學習聖經,很快就成了受洗的基督徒。

二零零三年,我開始喜歡讀大紀元報紙。報紙上說 「多事之秋,讀大紀元不糊塗」,我就覺的有道理。二零零四年,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我非常喜歡讀,還打印出來給家人讀。大紀元上說要退出黨、團、隊。我就非常高興的在大紀元網站上退出了團、隊。

二零零六年春天,妻子的病又犯了。她是輕微腦震盪。妻子被病折磨得不行,主動提出要煉法輪功。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在網上查詢法輪功,居然在卡爾加裏就有法輪功學員的聯繫方式,馬上打電話過去,是一位西人同修,會一點中文。很快,好心的同修送來大法書以及師父的講法錄像和教功錄像。我第一次讀到了寶書《轉法輪》。讀法的時候,我想起來了,我讀過《法輪功》,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讀到師父講的「不二法門」[1],我就把聖經包了包送走了。對於我來說,從基督徒到回歸大法,完全沒有障礙,就邁過一個台階,知道了更大的法,就得了這個更大的法。我們家隨著學師父的法,我們得法了。叩拜師尊,感恩師父,我和我全家走入了大法的門。

剛剛得法時,並不會修煉,也對信師信法有折扣。我們學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四歲的兒子也在客廳裏玩耍,他一邊玩一邊聽,他也說自己是大法弟子。後來他病業發燒,我們讓他吃藥,他堅持說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吃藥!四歲就得了法的兒子,跟我們學習了很多遍的中文《轉法輪》,在他十一歲的時候已經成了天國樂團的一員。也走在了證實法的行列中。

加入到證實法的隊伍中

我參與到大法弟子的證實法行列當中,是隨著為同修們做媒體培訓開始的。由於自己在國內時有些報紙以及互聯網的經營管理經驗,在加拿大有在大銀行從事投資規劃與銷售的經驗,從事的是銷售與客戶關係維護的工作。同修就覺的我能夠協助一下媒體的經營。就邀請我為同修做些培訓。第一次培訓的時候,是二零零七年,那個時候我們家已經有了三個孩子,家務非常繁重。在一次培訓剛剛開始的時候,妻子就從家中打來電話說,兒子耳朵痛的非常厲害,需要我馬上回家。這時,在培訓現場的一位老同修說,這是舊勢力的干擾,我們大家會發正念清除干擾。那時我還不太懂,神奇的是,我回到家的時候,兒子的耳朵就不痛了。

由於卡爾加裏的同修不多,而能夠講英語的同修就更少。從二零零七年底,我參加大組學法開始,漸漸的我也成了推廣神韻的協調人之一。

二零零九年,為了推廣神韻,我決定參加卡爾加裏的一個最高端的私人俱樂部。經過一位銀行副總裁的推薦,通過面試後,交了幾千元的會費,我成了這家私人俱樂部的第一個華人會員。這家俱樂部的會員,有眾多的議員、公司總裁。這家俱樂部是卡爾加裏牛仔節的發起創辦者。我參加了俱樂部以後,為了推廣神韻,同修和我一起策劃了這個俱樂部的第一次中國年慶祝晚會。有的同修來舞獅表演,有同修為參加俱樂部的客人講解中國傳統文化,推廣神韻。最後俱樂部的會員包了一輛大車來觀賞神韻。

第二年,我請銀行的副總裁看神韻,他看過之後反饋非常好,就主動問我,他可以為神韻做些甚麼。我就說希望銀行贊助神韻。他就介紹我去找分管贊助的經理。我找到分管的經理,她已經準備好了一個裝有贊助支票的信封。並且說,像我們這種需要贊助的項目,銀行每年會收到超過五萬份申請。如果是公司總裁及副總裁所關心的項目,他們總是想辦法贊助支持。就把贊助支票的信封給了我。非常感謝師尊的加持。看見弟子有這顆救人的心,就成全弟子。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接下來的一年,我工作的這家銀行又贊助了我們當地的神韻演出。看過神韻,支持我們的這位副總裁,之後也在人中得到了直接的福報,很快就提升為區域副總裁了。

在做事的過程中,也是修煉的好機會。有一年我負責協調市場規劃,媒體投放。在一次我們大組學法後,討論神韻問題的時候,有一個學員因為沒有機會參與進來,就故意找碴。當著所有學員的面不停的對我大聲發難,我們竟然吵了起來。憤憤不平,我甩手而去。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憤怒、委屈,認為「錯的是她,對的是我」。到家後還是久久不能夠平靜下來。第二天早上學法的時候,學到了《轉法輪》中關於一舉四得的法理。自己的心一下子就靜下來了。開始向內找,自己在這之前,是不是對待同修時有分別心呢?沒有讓這位同修參與到我們的團隊裏面。自己的怨恨心也沒有了,等到自己安靜下來,師父的法就打到腦子裏來了:「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2]我發現了自己的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不能被說的心。自己的心性提高了,做事情也就順了。後來再見到這位同修,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還在一起很好的配合做事情。其實不是對方有問題,而是自己有問題。修煉不是修誰對誰錯,而是向內找到自己的執著心,並去掉它。原來對的是她錯的是我。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自己就感覺一身輕鬆,體驗到了向內找的美妙。

隨著為大紀元做銷售培訓,我後來成了卡爾加裏大紀元報社的兼職銷售經理。帶領還不是很有經驗的新銷售人員銷售我們的廣告。二零一零年是卡爾加裏的市長競選年。我就和幾個同修跑最後的三個候選人的活動。我們成功的拉到了其中兩位競選人的競選廣告。其中的一位當選了市長。新市長當選後,非常高興的接受了我們媒體的專訪,並且非常願意為神韻寫賀詞。

隨著對大紀元媒體的了解加深,二零零九年我開始為大紀元全球的銷售同修在網上做銷售培訓。第一次培訓的時候,非常明顯的感覺到師父的加持。培訓的時候,只有幾行字的提綱,開始打開話匣子的時候,竟然一氣呵成。培訓完了,做銷售的同修反饋非常好。我體會到作為一個大法的粒子,我就起了錄音機的作用,在主流社會裏學習到最好的銷售經驗,然後毫無保留的與同修分享。培訓完了聽同修的反饋,他們覺的學到了真東西,再一次叩謝師尊的加持。

在主流社會中推廣神韻

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二零一一年我從Alberta省來到了多倫多,成為了我供職的這家大銀行的私人銀行家。一位在多倫多剛剛認識的老同修說,你如果能夠在主流社會裏做出些成就,這本身就是證實法輪大法好了。私人銀行業務是為高淨資產的客戶提供相關法律諮詢,稅務規劃,家族信託,以及公司股權的架構諮詢等等非常全面的高端銀行服務。

隨著新工作的開展,難和關也來了。從零做起,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很快我就被公司副總裁通知,我只可以開展沒有華人客戶的市場。我以為公司把我從西部調到多倫多地區是看中我對華人市場的優勢。公司這樣決定是因為私人銀行已經有一位可以講中文的私人銀行家。同她關係很好的區域總裁為了讓她的業務發展得更好,就讓我去開發只有西人客戶的市場。我知道對自己的考驗來了。

雖然公司有這個不合理的規定,但是沒有偶然的事情。可能是讓我繼續提高與主流社會高端客戶打交道的水平,並且增加主流社會的人脈吧!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就儘管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4]。師父教我們,整個社會就是我們的修煉場。我不抱怨,心中堅守善良。我就從頭開始做起:認真準備每一次的演講內容,勤奮的跑遍每一間分配給我的分行,跟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聯繫,建立自己的渠道。漸漸的我收到了商業銀行部門給我介紹的客戶,我贏得了銀行其它部門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覺的我善良誠實。我一步一步的建立了自己渠道。我的客戶,也開始把他們的朋友介紹給我。漸漸的我的客戶群開始起色。在主流社會裏,通常是家庭的交往。我就跟妻子同修配合,跟我的客戶一起參加餐會,配合講真相,效果非常好。到第五年的時候,我的新業務增長量,居然排在了全國首位!我再一次體驗了大法的神奇,再一次感受到了師尊的加持,體會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感謝師父的看護!

我更知道,師父為我安排了這樣的平台,是為了讓我在主流社會更好的證實法,救度更多的有緣人。每年神韻在多倫多的演出,我都會買團體票,帶領很多客戶來看演出,這些人是成功有福報的人,真正的福報是他們能走進劇院,欣賞神韻演出,得到師尊的救度!

幾年前,我為銀行財富管理的一位西人副總裁級別的投資顧問介紹神韻。這是非常成功的一位投資顧問,她的團隊管理著五個億的投資資產。她自己就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她有一次為當地一家醫院捐出了一百萬的捐款!我希望她可以請她的客戶來看演出,我就踏踏實實的做,先請她來看演出。因為當時多倫多的演出已經結束了,我就請她到美國的水牛城看演出。她去了!聽在場的同修講,她乘坐加長的豪華車從多倫多去看神韻,當地人還以為來了影視明星。看完神韻,她接受了採訪。她的反饋非常好。第二年,她就買了四十張票,請她的客戶,來多倫多看演出。她的客戶也非常喜歡。她不只是在另外空間裏建立了自己的了不起的威德,在這之後短短的三年時間,她的生意,她管理的投資資產也翻番到了十個億。成為了加拿大最成功的財富管理顧問之一。

二零一六年的五月,我轉換到了現在的工作,也成了這家銀行財富管理部門的投資顧問。對新人來說,這是一份非常有挑戰的工作。由於自己已經建立起來的人脈和私人銀行的多年專業背景,我很快就把自己的工作做得風生水起。轉眼又到了神韻推廣的關鍵時刻。以前我只是銀行的職員,邀請銀行的客戶來看演出。我今年嘗試著為我自己的客戶,合作伙伴,搞一場貴賓招待會,並且邀請他們欣賞神韻。在四季劇院的活動取得了成功。我和同修配合,邀請了五十位客戶,買了二樓包廂最好的票,並且在演出前舉行了客戶招待會。我既答謝了我的客戶們,他們又有機會欣賞到世界第一秀,也可以得到師尊的救度。神韻過後,我跟其中的一個客戶見面了。我跟太太曾經三次勸他們退黨,他們總是不退,藉口是他們在中國還有生意。這一次他們非常高興的退出了黨團隊組織,還非常感謝我,我可以深切的感受到生命得到大法救度後從他們內心深處發出的喜悅。

在我的工作中,也體驗到自己修煉環境中的挑戰:我所服務的客戶,他們的平均淨資產都是幾千萬的生意人。這樣的環境讓我時不時的會升起名利心。因為自己的工作不像全職做項目的同修,每天都在大法弟子的環境中共同提高。我就保證自己每天的學法,時時提醒自己。我的工作,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機會。我很珍惜這個機會,因為我從法中明白,修煉沒有榜樣,我也需要走出一條自己的修煉路來。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