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提高都是來自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叫Sonja,今年十三歲。我出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自然就是大法小弟子了。我已經修煉十三個年頭了。下面向師尊和各位同修彙報一下我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好好學法煉功後的變化

八、九歲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突然發現我的腳趾上長了一個硬硬的小包,摸上去像一塊小骨頭,嚇了我一跳。趕快找媽媽去,問是怎麼回事。媽媽看了一眼說,我小時候就長過這個骨頭似的小包,不過是長在手上。那時她心裏好著急,因為我才一個月大,去醫院檢查,醫生也不知道是甚麼,要再觀察一下。後來媽媽決定把心放下,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不再管這個小包了,堅持給我聽法。不知道甚麼時候,小包就不見了。所以媽媽讓我不要怕,還說上次是考驗她,這次是來考驗我的。如果我想讓自己過關,那就得自己主動的好好學法煉功了。

心裏明白,但就是不能做好。它不痛不癢,過了一段時間,我就忘了。學法煉功也不積極了,又懶惰起來。有一天,這個小包把我弄疼了,我一看,它長大了點,所以會硌著我。這一下,我真著急了,我得好好修煉了。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堅持每天自己學法煉功。那時候,我雙盤打坐還有些痛苦,基本上是邊坐邊哭,但是我還是堅持下來了。就這樣堅持著,直到有一天,媽媽突然問我你的小包好了沒呀?我一看真沒了。真的太神奇了!好好學法煉功這塊業力,師父就幫我消了。

謝謝師父,弟子有一點點進步,您就幫我消掉好多業力。謝謝!

玩電子遊戲的危害

我們這個年齡的小孩子,幾乎從小就接觸電子產品如:手機、電視、電腦、電子遊戲等等。小的時候在家,和哥哥一起偷偷玩電子遊戲,上學老師也讓我們上電腦玩。後來,放學回家後寫完作業,我一有機會就會跑到電腦上去玩遊戲;朋友到我家來或者我去朋友家玩,都是玩遊戲;如果家裏請客,父母顧不上我們,就會玩好幾個小時。玩的可上勁了,有時都會激動的跳起來。我記得有一次,我和朋友在電視上玩超級馬利,激動的在沙發上亂蹦亂跳,兩個人差點撞翻了。

這樣玩的越來越多,媽媽開始限制我了,說我玩遊戲玩的太多了,給我和哥哥講了一大堆道理,不准玩了。如果再玩,就會被罰。每天得抄寫「守信用,不玩電子遊戲」一百遍。我答應不玩了。可是沒過了幾天又開始玩了,結果被媽媽抓到了。我和哥哥每天得寫一百遍「守信用,不玩電子遊戲」了。可是我玩遊戲玩上了癮,守不住信用了,邊寫著要守信用,邊玩著遊戲和不守信用。為了玩遊戲還學會了撒謊,不說真話,騙父母。我一點「真」都沒做到,完全都是假的。那一段時間我像被遊戲後面的壞東西控制了似的,被它指使著做了好多壞事。就是玩這個電子遊戲,眼睛也近視了,還撒了謊,浪費了好多時間。

直到有一天阿姨告訴我們,同修通過天目看到玩電子遊戲的人身後都有外星人。我才真的被嚇到了,決心不玩了。但是我的狀態時好時壞,總是斷不了這個東西。真是很難,一不小心還會玩。

後來,師父講,「我剛才講了,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1]

媽媽專門和我學了幾遍這段講法,並讓我背下來。這以後我的狀態好了許多。這個過程,讓我明白:電子遊戲是外星人的技術,魔讓人喜歡它,然後控制你,你就會越來不像人樣。有些小孩就是因為玩遊戲,被父母罵「不像人樣」。一旦玩了遊戲,人真的很難戒掉。所以一定要堅持學法,在法中才能精進,才能不受這些魔干擾。

向內找 修心性

因為我從小就開始修煉,所以一直認為自己的名利心和爭鬥心很淡,能放的下。小朋友得了第一名,我也無所謂,還是很開心。我不太關心別人的成績,也不關心自己的成績,不過我的成績一直都過得去,每天都很開心。還稀裏糊塗的考上了天才班。

上了初中,同學間會互相問考試的成績,慢慢的我也參與其中。考試成績一出來我就到處問,你考了多少分啊?如果同學考的沒我分高,我心裏就很舒服,美滋滋的,很滿足。還會帶一點瞧不起人家,有時情不自禁的會說出來:「哈哈,我比你考的高呀!」如果別人比我考的好,我心裏就有點不舒服了,甚至會妒嫉人家。有同學告訴我說,他得了一百分,我也會替他高興,但不是發自內心的,心裏想著打了一百分怎麼樣啦,不就是個分數嗎?

這不就是《轉法輪》中描述的妒嫉心的表現嘛!我有這麼強的妒嫉心,卻渾然不覺,好像一切都挺自然。這兩年最明顯的是,考試前使勁複習,想考個好成績,有時就沒時間煉功了。考試過後,會一直記掛著成績有沒有在網上發布。後來,媽媽發現我總在查考試成績,不解的問我:「為甚麼老要上網查成績呀?你平時學會了,自然不會考差,有甚麼好查的,不要在這上面浪費時間,多去學法,煉功,跳舞。」

後來,我也覺得狀態不對了,我好好的向內找找自己。這兩年的確很在意分數的高低,上學不是為了學習,考試不是為了檢查自己掌握的知識的多少,而是為了比分數。比分數的時候表現出爭鬥心;成績好了表現出顯示心,瞧不起人的心;成績不如人時表現出妒嫉心。找到這些心,我知道我得提高心性了。

首先從行為上約束自己,不經常去網上查成績了,不再到處問同學的分數了,不是等到考試前使勁複習,平時就好好學。現在我在學校開始真正學習了,這四個執著心也正在去。由於歸正了學習態度,心性提高了,成績也自然的提高了。

在推神韻中提高心性

從我來到美國,就和推神韻分不開了。小的時候和父母出去掛門把,發神韻資料,貼海報,貼郵票寄信等,我都做的很開心。

去年暑假期間,媽媽還得去購物中心裏推神韻交響樂的票。我雖然和媽媽差不多高了,可是還不到十三歲,不能單獨在家,媽媽就把我帶去mall裏。開始的幾天媽媽在那兒推票,我就在旁邊休息區學法,做作業,幹自己的事。因為早上有段時間就是媽媽一人,如果媽媽需要去洗手間,就會讓我去站一會兒。有幾次媽媽回來後,誇獎我說:「做得不錯。」

其實我心裏很害怕。推廣神韻是多麼神聖的事,我知道,可我就是不願意和陌生人說話。剛開始的幾次,我心裏想著:別過來,不要和我說話;媽媽快點回來;我不要站在這兒。我緊緊的貼著桌子,想藏在它後面。這樣幾次後,我好了很多,沒有那麼怕了,也敢站在那兒了。

後來,媽媽居然讓我和她一起站,跟我講:「你喜歡跳舞,就得大方些不能那麼害羞,現在就是去怕心的好機會,而且英語又好推神韻正好需要。」我慢悠悠的走到電視機旁,拿起了資料,心裏不禁有幾分慌張。然後我筆直的站在哪兒,怯生生的,小聲的說著:「Hello, this is 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 playing at Carnegie Hall on October 15.」人家卻從我身邊走過,去接媽媽手中的資料。讓我很不理解,近的不拿,卻拿遠的。這次還真是沒人理會我,我一張資料也沒發出去。沒人過來的時候,媽媽問我:你喜歡和甚麼樣的人打交道?一個是很熱情,滿面笑容,有禮貌的,還是面無表情,像個小木頭的人呀 !當然是前者。

這個道理我是懂的,可是怎麼辦得到呢?第二天,我努力的微笑,結果站在一旁的媽媽看著我笑了起來,說我是皮笑肉不笑,鼓勵我說:不過比昨天好了很多。讓我想想自己跳舞時候情景,那個高興勁兒,讓我把自己忘了,只想發出去一張資料就可能多一些有緣人會去看交響樂,多一些人得救,哪裏還有怕,哪裏還有不好意思。

是的,我們是眾生的希望。這個「膽小的我」就讓她消失吧!我不斷的在心裏鼓勵著自己,不斷嘗試的做的好一些。這個怕心就慢慢的消失了。後來我可以自然的走動,並大聲說:「Hello, this is 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 playing at Carnegie Hall on October 15。」

再後來,有人接了資料後,我還能主動的為他多介紹幾句。我真的很高興自己也能大大方方的給人介紹神韻了。現在我主動的跟媽媽說,有時間我要和她一起去推神韻。

我知道自己的每一個提高,都是來自大法的威力。

最後,我們一起來學習師父的一段講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