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經歷中的三個階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

我叫丹尼爾﹒裏奧斯,來自於委內瑞拉,現在密西沙加市已經居住了六年了。

我今天要交流的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所學到的和經歷的一些最重要的事情,包括我是怎樣發現並面對我的許多執著心的,以及在修煉歷程上我對法的一些理解。

我的修煉歷程分為三個階段:

我修煉的第一階段要追溯到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一年間,當時我在委內瑞拉得法,然後我搬到了一個叫做烏拉圭的小國,在那裏我一個人修煉,但是有其他的外國同修們支持,同修們鼓勵我經常學法並跟修煉整體保持聯繫。

第二階段是從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四年,期間我登陸到加拿大,開始到密西沙加煉功點處煉功,並參與到當地的講真相活動中。

第三階段是從二零一五年到現在,在這個階段我一直在英文大紀元報社加拿大版做全職工作。

下面我將給大家分享我的三個階段的修煉經歷以及我現在的修煉狀況。

第一部份 得法

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大法是在二零零五年,那一年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到紐約市去拜訪她的父母,她的父母當時住在紐約。

那時,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唐人街給我和我太太講迫害真相,我能夠記著的是這個學員遞給我一些真相傳單和一個真相光盤。至於這是一個甚麼功法我記不得太多了,但我知道這個迫害是真實的,它影響著成千上萬的人,而且這種迫害完全是罪惡,是由毫無人性的、邪惡的人所發起的。我當時說:「這怎麼可能發生呢?人們只是打打坐和煉煉功怎麼就會被拷打折磨呢?」我真的很受觸動。

旅行結束後,我回到了委內瑞拉,從此再也沒有聽說過這個功法。直到二零零七年底,一個朋友給我介紹這個功法並推薦我參加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個煉功點煉功。當時我正充滿強烈的好奇心,可能是由於我當時正在經歷一個嚴酷的魔難,我想尋求人生中超自然問題的答案。

我學煉了五套功法並第一次快速閱讀了《轉法輪》。從第一次閱讀《轉法輪》,我就覺得這正是我要尋找的。這本書寫得這麼清楚,這麼有邏輯性。沒有人強迫我修煉,學員們都願意分享自己對功法的理解和精神層面的認識。我非常喜歡這些,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個靈性的、但不熱衷於宗教的人。

幾個月後,就是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我結婚了並搬到了南美洲的另一個國家烏拉圭,那裏沒有正式的集體修煉環境。

但是因為我在離開委內瑞拉之前修煉得很精進,所以我聯繫了離烏拉圭很近的阿根廷法輪功學員。他們邀請我通過一個網絡平台來學法。就這樣,我定期地和他們學了幾年的法。

這一階段我的主要心得如下:

學法能夠使我真正地快速提高自己,因為學法是修煉的基礎。讀法時我開始初步理解修煉是甚麼,更重要的是,我開始理解學法和將法理應用到我實際生活中的關係。

我發現我生活中和行為中做的不對的很多事情,以及所有我要去掉的執著心,比如色慾心、愛面子心、驕傲心、安逸心、利益心、被人認可心等等人心。

就像一個隊列似的,這些執著心一個接一個的顯露出來,儘管我覺得有這些執著心很不好,但這其實是好事,因為我已經意識到它們的存在,它們扎根在我的思想內,但我知道最終我得修去這些執著心。

我說「最終」是因為我開始並不想真正的去掉這些執著心,但是我開始感到這些執著心是錯誤的。開始我不想做出犧牲、魔煉自控、魔煉我們功法中的支柱之一──忍讓,但是至少我生平第一次認識到了這些執著心是完全錯誤的,我需要去掉它們。

這就是修煉的開始,我意識到我的執著,面對它,然後我會逐漸地提高。

我由衷地感謝師父在這個階段對我那麼耐心,感謝師父指導我走過這個修煉過程。我也非常感謝委內瑞拉、西班牙和阿根廷的學員,感謝他們總是鼓勵我經常學法和煉功。

第一階段中我的第二個心得

通過因特網跟我一起學法的學法組經常學習《轉法輪》以外的講法和交流會講法,這些講法包括迫害發生前和發生後的所有講法。我從這些講法中學到了甚麼呢?我當然是學到了很多好東西,但這些講法對我修煉的主要影響是他給了我信心、信念、對法理解的深度、修煉是甚麼,以及我們來這裏真的是來修煉和得法的這些好東西。這些講法重申了我們來這裏是來修煉的。

師父說修煉中所需要的一切都在《轉法輪》一書中,肯定是的。師父說:「各地講法,甚麼都是在解《轉法輪》。」[1]所以,對我自己來說,其他的講法和《轉法輪》都同樣重要,提醒我修煉要勇猛精進。

第二部份 移居加拿大

二零一一年五月,我搬到加拿大,就開始參加密西沙加煉功點上的煉功。

我以前學過有關常到煉功點上煉功和集體學法的重要性的講法。我知道,一個面對面的集體學法要比網上的集體學法好得多。而且,我也開始理解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修煉不僅僅是我的個人修煉,還有助師講清真相和助師救度眾生。因此,我一到加拿大,就參加到神韻的推廣活動中,幫助賣票,搭建推廣攤位,以及參與任何被叫去幫忙的事情。總之,我感到我的修煉在繼續提高、我的修煉狀態比以前好很多,但是我仍然還有師父在《轉法輪》書中明確提到的一些典型的執著。這裏我交流一下去色慾心及戒酒的問題。

有關喝酒的問題,我不得不承認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有點難處理,可能是因為我來自於一個有喝酒文化背景的國家。實際上那裏有很多喝酒的社會壓力。

我說服自己停止喝酒,我要說的是,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內我做的很好,但有些時候我還是通不過考驗,還會喝一點兒。

通過向內找,我認識到我喝酒實際上並不是執著於喝酒,而是執著於情。因為喝酒是家庭慶祝活動或家庭團聚的一個自然而然的組成部份,所以在一些場合如聖誕節(我家信奉天主教)或感恩節,我還是會喝點酒。

最近,我已經調整了自己,做的不錯,但是我還是能夠感覺到這個執著的存在。我試著讓自己保持警惕以面對下一次考驗。

對於另一個執著心,即色慾心,在有些時候我也會做錯。我做的比修煉前好多了,但是對於一個真修弟子的標準而言,我還是差得很多。

我認為在色慾心方面犯錯的主要原因是由於學法和煉功跟不上,再加上成人內容隨處可見,尤其在網上。當過不去色關時,如果我能向內找的話,我會發現在我沒有警惕時是很難過色關的,因此,我已經學會留意我的想法並讓自己盡可能多的站在法上。

每次當我向內找並回顧我的修煉歷程時,尤其是當我過不去關時,我發現都是因為我修煉不精進造成的。就我的經歷而言,修煉不精進與過不了色關和許多其它的關高度相關。所以,要認識到這一點。要站在法上,因為偏離法的時候,就容易過不了關。

比如,有一天我沒有通過色慾考驗,於是我就向內找並思考當時的情況。我開始學法,特別是學《轉法輪》第二講。

在這一講中,我讀到了一部份講法:從表面上看可能跟色慾沒有關係,但是我卻有特別的理解。在那一講中,師父解釋了在修煉過程中可能出現的一些最常見的特異功能。師父解釋了宿命通功能。在那一節中,師父說:「咱們不是講物質不滅嗎?在一個特定的空間當中,人們做完這個事情,就是人一揮手幹甚麼事情,都是物質存在的,做甚麼事情都會留下一個影像和信息。在另外空間裏,它是不滅的,永遠會存在那裏」[2]。我想,如果我理解的對的話,這意味著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將被記錄下來並永遠留在那一空間當中。它會被師父和其他的神所看見甚至是將來都能被看到,所以每次過不了關時我怎麼能掉以輕心呢?從那以後,我真的是開始注意這個問題。我希望能夠達到一個真修弟子的標準。

我要說的是在所有的執著心中,這是我下大功夫來克服的一個執著心。

第三部份 加入英文大紀元

二零一四年年底,我加入了多倫多英文大紀元報社,開始做全職員工。

在加入報社之前,我對這個項目貢獻的首次嘗試是為La Gran Epoca即大紀元的西班牙文版本的站點幫忙將文章從英文翻譯成西班牙文。我做的不好,因為我沒有實現我的承諾。幾個月後,我離開了。

離開的原因可能是我對「救人」的含義理解有限。雖然我遵從師父的教導試著做講真相項目,可是「救人」這個想法對我來說很抽象,即使到現在還是有點這樣。儘管如此,我還是信師信法地繼續去幫忙做其它任何事,我試著參加到報紙當地版本的工作中。最終我跟一些人員談了話,那些談話讓我拿到了一個全職工作。

我很高興,我真的想幫忙為大紀元做事,被雇用後馬上出現的第一個大大的考驗就是利益心。

在這個重要的階段,在媒體或講真相項目中工作對一個修煉人來說是個很珍貴的修煉和助師正法的機會。從修煉角度上來看的話,沒有任何其它的常人機會可與之相比。

但是在媒體項目中工作,也意味著會掙比常人常規工作較低的薪水。有很多原因,一個原因可能是此行業的複雜性以及我們項目的發展狀態使得資金總是很緊,同時它也涉及到我們自己的修煉問題,看我們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是否能堅持並繼續。

所以,當有著一定專業背景並在事業上取得了一些成績後,有我自己的期望和專業目標,而且與一個很優秀但不修煉的配偶共同生活,因此對我來說,基於我的專業背景、期望和生活標準,不能滿足我生活習慣的支付不是我所想要的。

因此,在那段時間,錢的問題一直是我的一個糾結。這個糾結有時影響到了我的動力,但是與此同時我每次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我知道這個問題與我相關,而與項目無關。這是一個與我修煉狀態、我做的怎樣以及我怎樣處理和平衡作為一個修煉人和過常人生活相關的問題。我的理解是我有責任創造條件將我的時間奉獻給媒體項目工作。因此,當我覺得不對勁時,我就向內找,審視當時的情況,試著相應地調整自己。我對這種情況的主要領悟是,如果我真正按標準修煉的話,我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師父會保護我,師父會給我安排修煉的路。

比如,當我接下聘書加入大紀元時,我家的經濟情況不太好。我們正處在做生意失敗回家待業到試圖從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過渡之中。作為家庭的一個主要養家者,我自然擔心錢的問題。我擔心沒有足夠的錢,我擔心我的太太會抱怨我沒有去找一個常人的較好的工作等等。我們正處於過渡階段,形勢很複雜,我的太太也在找專業工作。

我們仍然要付帳單,財務預算非常緊張,我不知道我還能維持那種狀態多久。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開始更好更精進地修煉。沒幾週過後,一個奇蹟發生了。

我太太找到了一個好的常人專業工作。當我是個移民而且正在提高溝通技能的時候通常很難找到那樣的工作,但她找到了。那是一個入門級的工作,但卻有著體面的薪水和福利,所以我們可以更好地平衡我們的預算。這使我們穩定了財務,我的太太支持我在媒體的工作,在過去的兩年半時間內我們一直穩定在那個狀態。

我真心感謝師父在此歷程中對我的幫助。

我也感謝我的太太,她不修煉但她支持了我在媒體的工作,沒太逼迫我去找或是去做一份常人工作。

做到這些不容易,但是我現在已經能夠合適地處理事情。我知道那些我們面對的考驗是來使我們提高並提升我們的標準來的。我也在處理著其它的常人事情和常人慾望。例如,證實自己和追求成功、愛面子和情,但這些我願意以後在另外的場合去討論。在那個階段還有其它的美妙經歷,我也願意以後再交流。

但是在結束我的交流前,我願意再分享兩個基本的對法的理解,這兩個基本的理解讓我對法理解的更好並讓我專心於我的修煉。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我們已經得到了修到高層次中的法。就心性修煉而言,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師父專門提到了心性修煉:「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2]注意師父用了「方方面面」,而不是「我要提高的方面」。所以,我的理解是我們必須提高我們心性的所有方面,意味著我們要在生活的每個方面都要嚴格要求自己。

第二個領悟與修煉的真正意義和「達到圓滿」的含義相關。師父說:「修煉只有自己想要修煉,想要達到圓滿這樣的願望,同時又有修煉的行為,這才叫修煉。」[3]這些話對我的影響很深刻。我真的意識到圓滿和圓滿的含義嗎?我們真的有修煉的行為嗎?或是我們只是讀法或煉功但是卻沒有遵循真正修煉人應該有的行為呢?

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努力時刻記著師父講過的這段話、做著三件事,但同時也在同化法並將法溶於我的生活中,這是保證我們能夠達到圓滿並完成我們使命的途徑。

感謝師父,感謝各位同修,以上交流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