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與多倫多神韻推廣中修煉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於二零零九年得法,一直在參與神韻推廣,從半職到全職,現在全力投入到神韻推廣中。去年夏天,推廣團隊成員有些變化,協調的同修突然派我負責網絡推廣。下面我交流在網絡推廣神韻修煉昇華的體會。

了解市場,網絡推廣神韻

協調的同修剛剛讓我負責網絡推廣的時候,我自己不太願意調去負責網絡這塊;一方面,我以前是負責報紙、戶外廣告的,已經積累了經驗和人脈,做起來駕輕就熟。要我轉向,我還得把之前積累的東西教給另外的同修,花時間,而網絡推廣沒人教,還得自己慢慢摸索,感覺特別累。

我這個人,從來都是喜歡跟人打交道的,談判啊、演說啊,都覺得比較在行,突然讓我不用出門,跟機器打交道,我特別難受。推廣的前幾個月,做的我感覺就是兩個字──憋屈。以前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門,跟人講神韻,現在徹底的宅在家裏,天天跟計算機打交道。跟人打交道是我的長項,通過對話,眼神,肢體動作都可以了解對方的反應。跟機器打交道,我還真有點懵,每天對著大串的數字報表去琢磨神韻的觀眾群到底是哪些人,為甚麼做法A比做法B的點擊率高,為甚麼這樣做比那樣做成本低,投放甚麼樣的廣告、甚麼時間投放廣告看的人才多。每當我看著數據報表頭昏眼花,抱怨的心就開始起:你看我以前做自己那攤挺好,幹嘛今年調我做網絡,老闆用人不是應該看不同人的特長來用的嗎?不是得揚長避短的嗎?我這倒好,長處壓根不讓我發揮了。

當然,抱怨著、抱怨著,就發現不對,是修煉人哪,這樣不對啊。師父的法也時常會打到心裏,師父在講法中提到:「大家知道去年賣票吃力的原因,還有一部份學員集體發正念。發正念當然清理阻礙救人的邪惡,其實邪惡已經沒有那麼多了,清理邪惡當然是好事,那麼多人發正念不起作用嗎?起作用。可是我們有的人發正念發的是甚麼呀,坐那手立掌思想卻不是正念:今年為甚麼這麼做?我去年賣票賣的很好,啊,為甚麼叫我在這發正念、不讓我去賣票?為甚麼非得做主流社會?這個票這麼貴,人家能買嗎?!(眾笑)你們現在聽著覺的很可笑,可是卻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你們知道嗎?發出的這些在全球形成了粘糊糊的東西,很少的邪惡就能干擾了你們,可是你們卻清理不了,直接擋著大法弟子推票、真正發正念的大法弟子,清理不了。」[1]

哎呀,我這是在放黏糊糊的東西呀,另外空間不乾淨,出票也會受影響,趕緊清理了,抑制自己的抱怨心。既然這樣安排了,就配合吧,無條件的配合。

為了更好的了解市場,我找了幾個同修,花了些時間到富人小區了解主流人士的生活習性及信息獲取渠道。我發現越來越多人使用網絡,而且平台各種各樣。發現神韻的推廣影片有很強的震懾力。超過一半的受訪者看完神韻的推廣影片大為讚歎。網絡推廣放映神韻影片是個優勢。不但三十秒的宣傳,更多的觀眾反饋也會增強說服力。如果觀眾定位的準,成本也會比常規媒體的成本低。

我知道網絡推廣是個趨勢,但是網上也亂的很,甚麼東西都有,怎樣在這麼個魔窟裏撈師父要救的人呢?我雖然之前接觸過一些網絡廣告推廣,但是全面的用網絡廣告推廣神韻賣票還真沒甚麼經驗。怎麼辦呢?我告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被安排做這塊,一定有原因,相信師父的安排,一定能做好。甚麼都順順當當的了,哪裏還有自己修的。別想了,安排我做就做吧。

我們的小團隊根據市場調研的數據開始,慢慢摸索門道,從小量投放廣告不斷測試不同廣告的效果,淘汰次的,留用好的,漸漸的也開始慢慢上手,有點感覺了。但是網絡推廣跟我之前參與的太不同了。每天睜眼,就琢磨今天的推廣怎麼調整,閉眼,腦袋裏都還是那些數據。因為是第一年做,經驗都不足,有些做法為甚麼沒有效果,一直搞不明白。

距離聖誕節還有二至三週的時候,我運行的一個五十五歲以上老人的興趣組,在大量點擊下,不出票,我覺得自己快崩潰了。五十五歲以上的老人通常是本地神韻觀眾的主體,這個人群照理是最好開發也最應該出成效的。這個組我花了好多時間研究,可是為甚麼不出成效呢?眼睜睜的看著每天花出去的錢不出票,我的心在煎熬。我知道花出去的每一分錢都是大法的資源,得出票,得救人。我問自己,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心,擋了救人的路。當天下午,很久沒有跟我聯繫的協調票點的同修跟我打電話,說是票點的人實在排不開了,讓我無論半個小時也好,一個小時也好,去離我家最近的那個票點去幫下忙。我那時候已經在家裏憋瘋了,想著能出門賣票,時間要求也不長,就立馬答應了。

長期養成的習慣,我要求自己出門賣票前純淨、放空自己,甚麼都不想。在開車去票點的路上,我越來越平靜,突然一個念頭打到我的腦海裏,我在求。是啊,我是在求,求五十五歲以上的那個組能出票,但這是救人,這不對嗎?我問自己,為甚麼出門賣票,我要求純淨自己甚麼都不想,因為那樣人念少,師父給的力量才能發揮出來。那麼網絡賣票呢,因為沒有直接面對顧客,沒有那麼直接的反應,我沒有那麼重視在設置廣告投放中自己的一思一念,會不會我有甚麼念頭擋著救人了?

深挖下去,我發現我在求那個組出票,是因為我覺得他能出票,我、我、我,都是我的想法,可是誰來看演出那位置都是師父定好的,我的想法算啥呀?而且看到不出票,我起了怕心,害怕丟面子。最應該出票的那個群我操作起來沒有出票,大家會怎麼想我啊。執著心一挖,挖出一大堆。趕緊發正念清理自己。

到了票點,就有老人家遠遠的就衝過來,衝著我說,趕快給我張傳單,我要買票。原來老人家看到了我們網絡的廣告,但是計算機上的設置都是兒女給他裝的,他點了半天,不知道點哪裏買票。通過交流,我發現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一定要給他們清晰的買票指示,比如說「買票點擊這裏」,而且這些字眼需要醒目,最好單獨放開。還有就是很多這樣年紀的老人家比起用計算機買票是更喜歡打電話訂票的,應當在廣告上加上電話購票的信息。

短短二個小時在票點,師父就安排一波一波的有緣眾生告訴我怎樣給這些五十五歲以上老人下廣告的經驗,我回家後,馬上把這個年齡群的廣告調整,之後的幾天,發現出票量成倍的增加,謝謝師父。

做神韻的推廣,我認為人中的技能需要學,但不要被它框住了。技能好比是功能,出了那個功能,意念能指揮了它。更重要的是純淨自己,在參與神韻推廣的這麼些年中,我發現很多很好的主意都是在我純淨放空自己的時候冒出來的。那些都是師父給的智慧,謝謝師父。

放下自己,配合團隊

加拿大網絡推廣有個小團隊,除了我,其他同修都有全職的工作,所以平時一起學法交流只能在週末或平時的晚上。因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做網絡的推廣,對網絡市場的把握還沒有那麼多經驗,我們約定每週二次的學法,然後交流各塊的經驗,這樣大家可以互相學習。

初期的時候沒有那麼忙,大家都能夠比較準時的上線一起學法交流,但是到了十二月份,大家都開始忙碌起來,漸漸的上線的時間也開始參差不齊起來,有些忙的好幾次都上不了線。我認為無論是甚麼方式的推廣(網絡的,還是傳統的電視、報紙推廣),都是相輔相成的。即使網絡推廣單看,也是有人打頭陣,有人收口的。團隊之間的溝通非常重要。我被安排協調這個小團隊,我就必須跟大家保持溝通暢通,把團隊協調好。

有人不上線,我就得線下跟沒上來的同修溝通,並重複會議內容。上線的人越少,我線下跟團隊溝通的時間就得增加。我心裏有點委屈,我也很忙的呀,每次會議還得記錄,還得跟進。我的性格其實是屬於喜歡單幹、一個人衝的,比較煩協調團隊,但是想著今年安排我來協調小團隊,一定有原因。我知道自己自我的那個東西比較強,也經常是別人一說,我就炸(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裏炸的慌的那種),團隊的配合就是讓我磨去自我的那個東西的,也就時時提醒著自己。但是平時學法不紮實,要提高的時候真是不觸及心靈不好使。

有一天,那個經常不上線的同修跟我說他實在太忙了,看我是不是可以接手他那塊幫一下。我來設定投放廣告對像,他來製作廣告並安排投放。我想著設定投放我平時也做熟了,我做就我做吧。過了一段時間,那位同修又跟我說,廣告製作那塊,他語言上達不到要求,能不能我來寫,寫完發給他,他來投放。我想了想,神韻的廣告的確是需要做到用英文寫的,針對的也是主流。那位同修來加拿大不久,寫英文廣告的確不是他的長項,配合吧。我又把寫廣告的這塊接受過來了。於是,我設定了廣告發放人群,寫好了廣告詞,又仔細的寫郵件,告訴那位同修我安排了甚麼人群、用甚麼廣告詞、配合用甚麼影片,讓他儘快投放,並觀察廣告效果。

過了二天,那位同修給我打電話,說沒有找到影片,讓我把影片傳給他。我是真生氣啊。影片很早就集中放到一個庫裏了,開會講了很多次,其他團隊成員都用了好久了呀,他怎麼現在還在問。我設了投放人群,我寫了廣告詞,我寫郵件告訴他怎麼做,再去給他傳影片,再解釋,有這功夫,如果我自己做,二倍的活都幹完了。神韻是救人的事情,耽擱不起,不能拖拖拉拉的。但是這位同修也真的是忙,他通常都是晚上十~十一點才能給我打電話做神韻的東西。我鬱悶的不行。好吧,我的時間應該比他多,配合配合吧,我告訴他,我來做前面這幾步,他就負責觀察廣告效果就好。

幾天後,我發現有幾個廣告效果不怎麼好,仔細檢查的時候,發現有壞人在我們的帖子上搗亂留壞評語,二天多沒有人刪,我真是大怒了。我們在網上廣告的投放量大,壞留言放在上面的時間越長,影響越壞。要看演出準備買票的眾生被蠱惑了怎麼辦?救人那麼難,為甚麼我把之前所有步驟都做了,他只要觀察廣告效果,刪除壞帖那麼一點小事他都做不好。我憤怒的不行。

我給那位同修打電話,他不接,發短信發郵件他不回。我告訴自己,行了,接手做吧,他不用心,不用他做了。我怒氣沖沖的把所有的帖子檢查了一遍,刪了該刪了,回了該回的,大半天就過去了。做的過程中,我發現檢查廣告帖居然也不是個容易事,原來也佔用時間啊。

這時候,那位同修給我回電話了,原來他公司派他緊急出差,他過去幾十個小時裏都在路上,沒有電話,也沒有網絡,出門時沒來得及告訴我。我告訴他,我把二天多的壞留言都處理了,他也挺愧疚的告訴我他實在太忙了。

過去幾個小時的忙碌也讓我平靜下來了,同修也真的是不容易,找他做神韻網絡推廣是想到他是做技術的應該行,沒有考慮到他的工作時間和語言能力。有時候看看是一件小事,自己親手做的時候才知道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我對那位同修說,沒有問題,在他忙的這段時間裏,他平時就觀察廣告效果吧,我來做前面的那些個步驟,只要我們溝通好、配合好就行。

在後來的幾個月神韻的推廣中,師父也讓我看到了配合好了的力量。我發現賣票效果好的帖子只要大批量的投放,通常干擾也大,壞留言甚麼的隨之而來。有好一段時間,我一看到效果好的廣告大批量投放我就擔心,害怕又有人搞破壞。學法中師父點化我:「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2]

是啊,我幹嘛害怕呢,我這不是求麻煩來了嗎。我這是堂堂正正做著救人的事情。我開始放平心態上廣告。有壞留言的時候,通常的做法是我們會刪除或者第三方的正面回帖起引導作用。有好幾次大家都很忙的時候,搞破壞的留言在帖子上逗留有幾個小時沒來得及刪除,我發現就會有些看過神韻的觀眾上來,用非常正面的回覆告訴其他人神韻是一場必看的演出。同修與我在法上交流,大陸同修在危險的情況下,可以讓惡人看不見,我們盡力做好我們的,真的太忙來不及的時候,就請師父加持,不要讓該安排得救的眾生看到惡意的留言。我們的心越來越正,網絡廣告的效果也越來越好。

結語

一轉眼,從開始修煉,參與神韻推廣竟然已近八個年頭。回首看來,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時有懈怠,有些地方自己真的是修的太差了,還有太多太多的執著沒有去,很多時候也真的有些迷茫不知道該怎麼修。一路走來,覺得自己也就是秉著「師父為我安排好了最好的一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方法在修。有甚麼高興了,難過了,憤怒了,只要動了心了,就該有東西要修了。時時提醒著自己向內找。新宇宙和舊宇宙最大的區別就是一個是無私的,一個是為私的。在正法的修煉路上,我時時提醒著自己,修去私,把師父要的放在自己要的前面。無論做甚麼,不要忘了基點是救人。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