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參與媒體工作談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在我的修煉生涯中,有十多年在參與大紀元的工作,那就從自己參與大紀元談起吧。

困境中堅持

我二零零二年來到加拿大,定居多倫多,一開始就參與了送報的工作,一邊幹常人工作,一邊在業餘時間送報。後來隨著大紀元的發展,從週報到日報,也有了英文報,也就需要更多的資金投入。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大組學法交流上,社長說,報社運作困難,需要學員支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想,我也沒錢呀,那我就出力吧。

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做銷售吧,能幫報社直接拉錢進來,我工作單位也不太景氣。我就主動辭職,之後就想去大紀元做銷售,聯繫上當時的銷售經理時,人家問我懂粵語嗎?我說不懂。英文怎麼樣?我說,不怎麼樣。之後就沒信了。

後來聽說不想要我。當時我也不知道人家嫌我條件差,不需要,我就自己在他們週一開銷售會議時,主動上門了,因為自己上門,沒人安排,就自己找個位置坐下了。當時大紀元不像現在這麼正規,經常有人做幾天就又走了,沒想到我這一做就是十幾年,直到現在,而且還經常被稱作頂尖銷售。很多認識我的人說,他要能做銷售,誰都能做。確實,我其貌不揚,不懂粵語,英文也不咋的,又沉默寡言,不善言談。

說實在,我當時根本也沒想在大紀元一直做下去,只是想暫時幫忙,完了找常人工作,誰知道一進去就出不來了,就像撲通一聲跳到水裏,卻發現自己不會游泳,但又不能上岸,個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至今,第一次出去跑客戶的情景還歷歷在目。那時我已在大紀元做了幾天,對怎麼介紹大紀元作了簡單了解,也印了自己的名片,開始上路了。第一站選了一個離辦公室近的西人商場,裏面有許多商家,我一想到馬上要見陌生人介紹大紀元,心就開始怦怦直跳,鼓起勇氣進了一個賣服裝的商店,在裏面轉了幾圈,始終沒敢開口,剛好碰見一個認識的人,就抓住他聊了好一會,也沒敢提自己來幹啥來了。人家走了之後,想想還得做自己的事啊,就又鼓起勇氣進了店鋪,結結巴巴的開始用英語介紹大紀元,人家是賣衣服的,沒明白我想幹啥。我就說我想讓你買廣告登在我們的報紙上,人家終於明白了。哦,你想讓我們買廣告,我不管這個事,我給你個電話往我們總部打。我說謝謝,長出了一口氣,出來了,就不那麼緊張了。就順勢又跑了幾個店,結果都需要聯繫總部,我那時還不敢聯繫總部,就想去找中國人的商家吧。一去了之後,說甚麼的都有,態度也不好。最後碰見一個認識的商家,你猜她說啥?「你幹啥不好,年紀輕輕的,非得做這個?」好像我做了見不得人的事似的,我很沮喪的回去了。

即使這樣,我並沒有放棄。也許是師父鼓勵我吧,我在沒有任何經驗也沒有人教的情況下,竟然簽了三個單,金額達到五千多元。就這樣我就在大紀元堅持了幾個月,也簽了一些單。但畢竟我體會到銷售不容易,我本來也沒打算長呆,只是臨時幫忙,我還是要找常人工作養家糊口。可是想走也沒那麼簡單,我一說想走,社長破天荒第一次找我談話,希望我能留下來,雖然我只能給報社一個月拉幾千元的廣告,但對當時的報社來說確實能起到一些作用,少了那幾千塊,報社可能就得到處去籌集這筆錢。還有一個同修找到我說,大紀元困難的時候你不留,將來不困難了還要你幹啥?

當時我自己也很困難,孩子還小,太太上班也很費勁,好在太太也是修煉人,也理解支持我,我們儘量降低生活開銷,這樣我在大紀元收入少一些,也能維持生活往前走。

我考慮再三,最後決定留下來。

以後還是動搖過好多次,畢竟銷售這條路並不平坦,各種心在這其中也反映的非常強烈,業績好時產生的歡喜心,業績不好時的垂頭喪氣,看到別人做的好時的妒嫉心,客戶和別人撞到一起時的爭鬥心、利益之心,和別人工作發生矛盾時產生的怨恨之心,還有受到客戶冷落、奚落時的心灰意冷。

有一次客戶欠款不還,去催帳,被客戶把包給扔了出來,而且嘴裏罵罵咧咧,心裏真不是滋味,氣的夠嗆,真想跟他幹起來。但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真的幹起來會給大法弟子抹黑,守住了底線。也就硬嚥下去了這口氣。

還有幾次感覺自己走投無路,自己該做的都做盡了,客戶該找的也找了,就是沒有突破,業績也在不斷往下掉,可是最後總是會出現一些轉機,使我又堅持了下來。

互相配合突飛猛進

真正出現轉機是在二零零九年師父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之後,我們報社的銷售突飛猛進。

我個人的銷售也出現了一些變化,報社來了許多新的銷售員,其中有一個可能跟我比較有緣,非要與我合作,我當然不情願了。你想啊,我怎麼著也做了幾年了,多少有一些經驗,你一個新手想做我的搭檔?可他很有辦法,有客戶總是拉著我,一來二去,我們成了搭檔了。他有一些主意,也願與人配合,我們倆取長補短,成了形影不離的搭檔。我們選擇車行這個領域,做過這個領域的人都知道,很難做。我以前也嘗試過,太難,放棄了。

我們剛開始做時,車行大都在我們的競爭對手(兩家常人報紙)上做,那兩家報上有五十多家車行的廣告,而我們只有一家。根本沒把我們當回事,經過了幾年時間,現在我們有四十多家車行的廣告,曾是我們對手的一家報紙現有有十幾家車行廣告,另外一家報紙只剩一兩家車行廣告了。剛開始時,它們價格是我們兩倍,現在為了與我們競爭把價格降到我們的一半,有的甚至免費送。而我們的價格卻在攀升。

回首這一段過程,也是一段放下自我、相互配合的過程。

以前我都是一個人見客戶,現在身邊多了一個人,他雖然不說話,卻一直在聽,見完客戶之後經常一頓斥責,你為甚麼不這樣講,為甚麼不那樣講,為甚麼漏了這個?

雖然很多時我嘴上不吭,但心裏嘀咕上了,我怎麼著也是個老銷售,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再說你說的也不一定對呀。讓你主講,還不一定勝我呢。於是回應,當時是這個情況,不是那個情況。再說了,你看我說的不合適,你也可以當時彌補呀。心裏嘀咕:「老是馬後炮。」

這樣一來,再見客戶時,就會更緊張。總覺得旁邊有個人在監視似的,表現有時會更不好。如果再碰到他之後嘮叨,氣就不打一處來,有時忍不住就跟他幹了起來,過後又後悔,覺得沒把握好。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發現他怎麼不老說了,他也發現自己說話方式有點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我這顆不能被說的心也越來越淡。

隨著我們倆配合的越來越好,簽單越來越多。讚揚聲也多起來,這時,不知不覺中自我開始膨脹,覺得自己了不起。一次兩個禮拜之內掉了七個單,掉單的理由五花八門。搞得我們焦頭爛額,最後冷靜下來反思,發現了這個問題,其實就是自我膨脹的問題。就像師父講的;「在這個班上現在就有人感覺自己不錯呢,那個說話態度都不一樣。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諱這個東西。」[1]

在背法中提高

大概一年前,由於受明慧網一個同修交流背法的體會激勵,也產生了背法的念頭,從背《精進要旨》開始背,背法時大法的法理不斷展現,自己也在背法中昇華,同時被法清洗和震撼著。

一次在背到《淺說善》一文中:「曰:如果人們都學大法,都講善,那麼外來侵略,發動戰爭打我們怎麼辦?其實我在《轉法輪》中已經講了,人類社會的發展是天象的演化所帶動下出現的,那麼人類的戰爭是偶然存在的嗎?業力大的地區,人心變壞的地區就是不安定。如果一個民族是真正善良的,業力一定會小,也絕不會有戰爭的出現,因為大法的原則不允許,宇宙的特性在制約一切。人也用不著擔心善良的民族會被侵略,宇宙的特性──大法是遍布整個天體從洪觀至微觀無處不在的。」[2]

我突然明白了一層內涵,是在背完這段法看明慧交流文章時突然明白的。同修交流中說:她出了車禍,被車撞了,她按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沒去醫院,也沒去問別人要錢,回去幾天後,別人也沒去看看她,她心裏有點不平衡。剛才師父的那段話一下出現在腦海裏,突然明白:哪有偶然的事情呀,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原因,哪能被撞呀?「因為大法的原則不允許,宇宙的特性在制約一切」[2],根本就不怨那個撞他的人。為甚麼要心裏不平衡呢?

同時我明白了師父講的:「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3]因為是我們自己的原因才造成了事情的發生,為甚麼要氣恨別人呢?同時明白了「向內找」的一層內涵。同時明白了作為一個銷售我為甚麼要擔心客戶這樣,擔心客戶那樣呢,不該發生的是發生不了的,反倒是我的擔心會使事情惡化。

大概《精進要旨》背到一多半時,整個人經常進入一種祥和慈悲的狀態,再也不擔憂客戶這樣客戶那樣。再看客戶也變了,好像他們是我的眾生一樣,我不再絞盡腦汁去簽單,那只是一個過程,有一個客戶以前跟蹤了很久也沒落定,這次只發了一個電郵,他就同意了,銷售過程突然變得簡單。

也體會到了師父講的:「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有一次一個人說了我一句難聽話,我明顯感覺那句話經過了緩衝傳達到我,變得很飄渺了。

有一次我背到《轉法輪》裏的這一段:「那麼為甚麼就可以給修煉的人做呢?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甚麼意思呢?要叫我講,因為我在高層次上傳功,涉及到高層次中的理,涉及的問題很大。在這個宇宙中,我們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會中產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因為這宇宙中有許許多多製造生命的各種物質,這些物質在相互運動下可以產生生命,也就是說,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的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1]

每一個字都在我空間場中震盪,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一個理,一股強大的能量由內而外衝擊著我的身體,人的這面變得飄渺而不真實,我放聲大哭,好像今天我剛明白了我為甚麼修煉。明白了舊宇宙的生命在私的作用下只能無奈的在「成,住,壞,滅」中走向毀滅,舊宇宙的生命是沒有未來的,我們只有得法、修煉、返本歸真,這才是我們來在世上的唯一目的。

但是,由於背法明白了一點法理,也有跟別的同修交流,讚揚聲也不絕於耳,不知不覺中又沾沾自喜,產生了歡喜心和顯示心。有一段時間再也看不到法理,學法時總是有一顆骯髒的有求之心,潛意識中想看到更高的法理,從而想向別人顯示自己修的好,悟的高,再往下找,其實是一顆求名的心,寫到這我想起師父講的:「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4]後果嚴重。

背法中修去色慾心

在背法中看到了自己的色慾心,修煉這麼多年,自己在色慾方面始終保持在師父要求的最低標準,拖泥帶水,時好時壞,總是自欺欺人,帶著僥倖心理,想著三件事都在做,留一點到最後再去,特別是看了明慧《修心斷慾》小冊子,對自己震動很大,我連看了兩遍,使自己痛下決心要修去色慾之心,當天晚上就做了一個夢,三條像我身體一樣長的像蚯蚓一樣的東西從身體裏出去,而且帶著糞便,骯髒無比,以後腦中又出現幾次色慾念頭,就能控制住了,能感到它越來越弱,我在這裏曝光這顆骯髒的心,不給它留生存空間。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淺說善〉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4]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