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心生魔造成過巨大損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都在努力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但常常不知不覺就陷進了舊勢力的圈套,甚至深陷而不知如何自拔。否定中帶有認同,有著不得不承認「現實」的成份。網上一些理性的交流文章,個別也有這類問題。在此與大家交流,悟性所限,不對之處請大家指正。

1.毀於自心生魔

天目開的好,毀於自心生魔的大法弟子太多了,各地都有慘重的教訓。一些天目開的很好的同修,因為自幼形成的觀念多,由隨心而化導致嚴重的自心生魔,長期不能自拔,有的已經放棄了修煉。那些一毀到底的,都是一點點自我膨脹,不對照大法,一次次過不去,卻一次次自以為是的,最終從反面證實了大法的警告。

2.大法導航才得不惑

魔難和考驗面前,一念念拖泥帶水,勢必造成困境艱危;只請大法指路,才能正念不迷。

這裏有個例子不妨借用。一篇交流文章中寫道(大意):某些高層舊勢力想借助作者,作者被帶動,它們就不斷蠱惑。直到作者開始否定:我本身就是漸悟狀態,不需要你再去做了啊。但因為不是徹底擺脫它們的糾纏,還是在動念跟著它們所說的跑,所以它們又說:現在大法修煉者其實對大法法理並不是很明白,天上也急,我們可以讓大家整體提升對法理的理解,自然對今天正法的事有促進作用。這時作者還在猶豫,其間忽然想起師父講的「正法者」,立刻回答:「你們並不是正法者,憑甚麼要去這麼安排那麼安排?!你只能是聽從正法者安排,而不是自己覺著怎麼好就要去如何如何。」隨著此話一落,漫天金光瀰漫,師父法身從舊勢力身後展現出來。舊勢力無奈退去,干擾也盡皆煙消雲散。

這個過程是很險惡的,所幸作者同修最後走了過來。比學比修,我們學到了甚麼呢?

對照師父講的:「你用天目去看,不動念靜靜的看是真實的,只要稍一動念,看到的都是假的,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隨心而化。」[1]我們認識到,前兩次考驗,作者不斷在動念,陷入了對舊勢力提問的思考中,甚至被舊勢力的蠱惑到了心裏去。所幸師父把相關講法打到他腦子裏,他猛醒,沒有繼續接受干擾。在師父點化下醒悟雖然過了關,但畢竟很危險,是一個經歷曲折後險勝的例子。

其它一些交流文章中的例子,可能更正面。比如有的同修在漸悟中,定中或夢境中看到舊勢力的迫害襲來,當時就反應過來,同化大法的正念一出,瞬間否定,干擾瞬間化掉。發正念時何嘗不是這樣?舊勢力襲來,甭管幻化成甚麼面目,瞬間否定,同化法則生,對抗法則滅。當時在交手啊,哪容你走神去分析邪惡的作戰計劃?全面鏟除就完了。

前文以病業為例談到:深入理解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魔難來時的第一念很重要,一念之差,後果截然不同。第一念如果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就是認可、承認,承認中反迫害,自己加大了難度。

就像我們前文講的面對突來的病業,有同修第一念是「習慣性分析」:是干擾還是腿偶然扭筋了,這已經是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了,這第一念不符合正法要求。例文作者跟舊勢力對話,原理也是如此。沒有修出符合正法要求的徹底否定迫害的第一念,其實已經很危險了。這點我們大家必須嚴肅對待,不能掉以輕心。

舊勢力被正法徹底否定,它們的安排不應該存在。去看、去辨析舊勢力的安排,這樣做本身就會受到舊勢力的影響。

師父講過:「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為任何東西在另外空間中它都可以分體的,看的時間越長進的越多。」「人腦子裏、身體裏裝這些不好的東西裝多了,你的行為就受它控制。你講話,你的思維方式,你認識事物的態度,都會受其影響。」[2]

看就是接受,個人理解,例文中作者最後接受的「上天法理培訓」只是「最後一根稻草」,其實開始就偏離了,不斷往自己腦子裏灌舊勢力的東西,這也是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倒的原因。

3.面對幻化考驗,純正的第一念

夢中、定中,或者天目看到舊勢力的幻化干擾,怎樣才能正悟、做到符合大法在不同層次中的正念正行呢?

很多同修的修煉實踐表明:面對另外空間的干擾,不動心、不動念,魔會自然退去。也有的同修,認為當今正法階段不同於個人修煉,面對舊勢力的幻化干擾,第一念可以定住它們,然後布下天網:同化法可生,干擾法必滅,現場抉擇,就地正法。法這麼大,法中還有很多正面的做法,有待於我們繼續理悟和證實。

有的同修認為幻象干擾不是實質的迫害。其實在漸悟狀態中,這幻化干擾的本身就是現實的迫害,把大法弟子往自心生魔的死路上推,在漸悟中沒有比這更大的迫害了,你呆著不動它們就把你一生的修行徹底毀了。放過這些舊勢力,它們又同樣去害別人。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就講過:「我必須得快。原來差距非常的大、不可思議的遙遠,現在我能夠在一件事情一出現的時候我一下就已經抓到它一部份了。比如這個東西有一百份,一出現我馬上就能夠抓住它了,然後瞬間就解決了。」[3]

筆者理解,我們碰到舊勢力,也應該瞬間抓住解決。絕不放過它們,讓它們同化法也是消除,不同化就鏟除,徹底反迫害,是正法弟子的威德。

4.其它自心生魔的因素

回到前文的問題:為甚麼該文作者天目宏觀全局,看到在經濟領域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全部陷入舊勢力的迫害?要麼有點錢就偏離法,要麼苦苦掙扎?而作者掙扎十年才初步解脫困境?為甚麼不讓他看到做的更好的?筆者認為,因為那是舊勢力演化的幻象,這個假相在傳遞一個可怕的信息:你做的已經最好,沒有再比你好的。這是拐彎的誇讚。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自心生魔問題時講:「那魔還會誇獎你,說你有多高呀,說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認為你了不起,這全是假的。真正往高層次上修煉的人,你的各種心都得放下,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大家一定要警惕!」

露骨的誇,你能分清是假,拐彎誇,就接受了?誰以假為真,誰就受它干擾。

還有其它潛在問題。自心生魔的人,心裏都有不敬師、不敬法的因素。比如引用師父講法。師父講法含義高深,憑字面意思截取,組成自己的語句,顯然不行。很多同修寫文章引用師父講法,往往是都是單成一段,至少也得單成一句話,不能混進你的句子裏去。如此等等,這不是表面採取甚麼形式,而是內心是否懂得時刻敬重的反映。我們看到,前文提到例文的作者,他是受到了舊勢力隨心而化的魔干擾。只有當事人徹底認識到,徹底排斥和清除舊勢力給他滲入的一字一句、一思一念,師父才能給他徹底清理,那時才能還原純淨。

5.經濟迫害,同樣可能是假相

現在同修基本都知道:病業迫害是一種假相,包括索命來的生死大關,都不是天定不變的。正念徹底否定鏟除,同化大法,找自己修煉的漏洞,都能迅速改變,決不能像世間小道一樣在苦熬中為還業而還業。

那麼經濟迫害呢?同樣是一種直指人心的假相,找到自己的問題,理性昇華上來,正念正行,同樣能徹底否定迫害,情況同樣會轉變,恢復純正的良性循環──關鍵是很多大法弟子不信,陷入常人的經濟困境,怎麼看也沒有出路,大法能挽回常人的錯誤?

我知道一個同修,誰都說他是窮命,做生意不會,擺地攤一次掙不來十元,好像自長大就沒掙過甚麼錢;偏要借錢做大,玩命苦幹,三件事放一邊,結果滯銷、被騙,先後損失近百萬元,陷入絕境。後來歸正,為證實大法付出更多,一年就清債,兩年就富裕了。

我們體悟到,真正同化大法,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只要在大法中修正自己,信師信法,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做大生意的同修也一樣,也是因為偏離法,才被舊勢力迫害的更大,同樣不要覺得自己特殊,只要你歸正,師父給安排的一定是良性循環。

師父講過:「像修煉人一樣對待你眼前的那一切,就甚麼都能走過來了。(鼓掌)你就想如果一個神面對這樣的問題他怎麼對待?當你過不去的時候你就這樣想,你就那樣去過、那樣去對待看看。」[4]

其實,家庭迫害、其它迫害,也都是直指人心的假相,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都能破除。但是,對師父講法有一點懷疑,大法就無法展現全部威力。

6.心如浮萍,反覆招惹干擾

現在有不少地方的同修,反覆學習某個學員的某篇交流文章,甚至有的學法小組都在學,還有的不念法了,念文章對照自己,看自己哪沒做好,探討如何借鑑文章的經驗……

這些同修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長期學法沒理性認識,好奇心也不去。好奇心是一種強烈的執著,永無滿足,想讓好奇心滿足一兩次,就讓它隱去不再搗亂了,不可能,它本身就是慾望,會越來越膨脹,只有把它修掉。

師父講:「在另外空間裏,哪都是琳瑯滿目,非常漂亮的,非常好的,甚麼都可能動了心的。一動心你可能就受到干擾,你那個功就亂套了,往往就是這樣的。」[1]

好奇心、好事心不去,「拓寬視野」的常人觀念被加強,真要過自心生魔關的時候,面對另外空間「壯麗絢爛」的幻化干擾,那就慘了。

師父告訴我們:「心不在焉 與世無爭 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 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 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 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5]。大家都會背,但是關鍵時候,法理被好奇心全面掩蓋。學法不對照自己去執著,是當前太多太多的同修學法的普遍習慣和誤區。

師父在講自心生魔這個問題時講:「不管修煉了多高,一出現這個問題就會一落到底,一毀到底。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不像其它方面,心性考驗這次沒過去,摔個跟頭爬起來,還可以接著修。而出現自心生魔這個問題就不行,他這一輩子就毀了。」[1]

這個大關太嚴肅了!不管修了多久,徹底被毀、沒有挽回的機會。

7.跌倒能奮起,干擾變好事

師父講過:「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4]。

雖然很多同修沒到漸悟、沒到那關,可是對照大法置身其中,就好像自己也在那個考驗中沒過去一樣。在即將進入漸悟前預演,看到了差距,法理得到昇華,不是大好事麼?

只要我們把師父的相關講法背熟,牢記,洗掉常人觀念、同化大法的要求,闖過這個漸悟中隨心而化的大關,並不難。當然,也不要有心理負擔,摔個跟頭趕緊爬起來,在大法中洗淨自己,從新開始做好。只要能歸正,教訓同樣可以變成威德。

師父講過:「這樣在風風雨雨中我們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給後人留下有可說的,有可講的,才有他的經受不同魔難走過來的教訓,經驗留給後人。他才具備威德」[6]

沒有前人的教訓,不知多少後人要重複教訓。有了前面的經驗,後人才有了寶貴的借鑑。

以上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