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修煉意志的思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舊勢力對大法弟子一切干擾破壞的目地,都是在動搖他們的意志。很多人直到今天還沒能正悟甚麼是大法弟子的堅定意志,這也造成了某些陷於舊勢力安排中的種種亂象。如果不能夠在深入學法和實修中修出無漏的金剛不動的堅定意志,就會難以精進,陷於消沉,甚至墜向毀滅的邊緣。

堅定學法的意志

舊宇宙生命對修煉的理解和大法有根本的不同,它們不知道宇宙中存在著根本大法,它們固守著舊宇宙的理,甚至對師父的告誡也根本不聽,最邪惡的就是以考驗之名干擾破壞學法,甚至不讓它們看不上的生命得法。就在這一點上,不能夠深入學法的人的做法和舊勢力想要達成的結果不謀而合。而師父雖然把大法講給了我們,但我們如果不學好法,不去實修,就談不上得法,也就談不上真正意義上的正法修煉,實際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堅定學法的意志,儘量做到每天花時間學法,學法入心,學有所獲,持之以恆,是大法修煉中對我們的長期考驗。一旦鬆懈,就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放大加強執著,直至越來越削弱學法的意志,偏離大法。而在實際的學法中,不管是背誦、抄寫、通讀,是個人學還是集體學,只有一個標準,就是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都存在一個長期突破的過程,能夠穩定的堅持下來,就把握住了最好的增強修煉意志的機會。

堅定向內找

向內找體現在修煉的意志中不可或缺,遇到矛盾向內找,有了問題向內找,在遇到的一切人和事中向內找。做錯的時候向內找,有理的時候也向內找。困境中向內找,順境中不忘向內找。第一念先向內找,再難也要向內找,就是堅定向內找。非如此,不足以在舊勢力破壞性的所謂考驗中闖過來,也就談不上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向內找,也是從生命的本質上去改變自己,當然人是做不來的,也都是師父在為我們做,體現在修煉人身上,就是人心與修煉意志的較量,就是生命從舊宇宙中脫胎而出的過程。

堅定正念

忍耐能力和吃苦能力,對人來講,都有一個極限,魔難中大法修煉者能夠超越這一切,是因為大法的威力,而堅定的正念,是在長期學法實修中打下的基礎。人心滋生、泛濫,就會動搖正念,修煉的意志就在消磨,而任何一絲人心都可能毀人於一旦,所以能時時保持一個好的修煉狀態,時刻警醒,就能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人心,從而堅定正念;在魔難闖關中,也能增強正念;而正念方能調動神通,神的一面才能復活。

堅定精進的意志

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能精進,可能就是一洩千里,甚至一蹶不振。很多人可能都有過這樣的經歷,一段時間感覺修煉狀態都挺好或者辛苦忙碌了一陣,突然間就冒出一念,可以歇一會兒,或者休息休息的念頭,而這一歇一休息可不是一會兒,很可能就是個大消沉。也有的時候明知不對也去做了,做過之後又後悔,都是在天人交戰中,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滋長了人心。

所長有所短

大法賦予了修煉者不同的能力,是為了助師正法而用,有的能力是生生世世就在奠定,而到用的時候,達不到標準還不行。這是安排中正的一面。那負的一面則是某方面能力越強,其問題可能也越大,難以認識和不易去掉,更需要在這方面從大法中歸正和回升。我們不能夠在做的好的方面生任何心,同時也要有法理明悟的警醒,現在看起來做的好,可能在更微觀中還不夠純正,有些觀念已經非常的變異、頑固成為習慣,有些心需要反覆體悟才能發現。正法修煉中充實佛性的過程,也是在消弱和去掉魔性與負面的東西,也因此而能真正的發揮出正法所需要的能力來,修煉的意志,金剛不動的意志則貫穿始終。實踐中我們留下了很多遺憾、很多事也沒能達到應有的狀態。

摔跟頭的問題

舉闖色慾這一大關來說,明慧網上也刊載了很多同修在這方面的體會。本來越大的問題,越重的人心,甚至摔了個大跟頭,就需要時刻警醒,總結教訓,堅定意志,怎麼就又犯了錯呢?師父說,「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但也有這樣的,第一次沒過去,醒來後懊喪的了不得,可能你這種心理、這種狀態,也會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問題,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夠過的去了。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保證是這樣。」[1]可就算一時過好了,也不能掉以輕心,人心是層層在去,要求也是越來越高,本來這方面就不夠好,是需要保持足夠的清醒。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中,就會時不時來干擾一下,沒過好,不僅是一關的問題,可能就動搖了修煉的意志。怎麼還過不去呢?做的不夠好的方面,舊勢力會利用來打擊我們;而做的好的方面,舊勢力也同樣會來搞破壞。為了破壞修煉者的意志,它們無所不用其極。而堅定修煉的意志,也是站在更大更高更全面更立體的角度去包容善待生命。不管怎樣,摔跟頭就爬起來接著修,沒修好就直到從新修好,就是要一修到底,就是要意志堅定的走大法弟子的路。

超越寂寞

在過去的修煉中,常用耐的住寂寞來衡量修煉人的意志,而人心才感受寂寞,精進中,人心就沒有了著力點。寂寞有多種表現,有時是覺的甚麼都沒有意思,那到底還修不修?三件事還做不做?有時是覺的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卻提不起勁頭來,越感受也越消沉,也想不起師父「蕩盡妄念」[2]的告誡。而在正法修煉中,是凡還能時不時感受到寂寞的心境,那就是意志在被干擾動搖中了,而寂寞的感受也和自我、求安逸、執著於時間的心相輔相成。知道抓緊,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其它的心儘量不動,根本不動,那是大法修煉者金剛不動意志的體現。

以下謹恭錄部份師父在講法中有關修煉意志的論述,與同修共勉。在最後的時間中,堅定修煉的意志,精進實修,真正成就正法與師父的所要。

師父說:「怕也是一個執著,那是你自己的意志強不強的問題,應該去克服的。」[3]

「那意志你自己不去修嗎?要加強自己的意志,克制它就是加強意志,也是修。」[4]

「大家都知道吃苦,那麼你沒有想到你的昏睡它也是在魔你、不讓你修啊!這不也是你的意志應該起作用的時候嗎?我就不信你睜著眼睛非得睡?!不行就睜著眼睛煉,還非得過去這一關。」[5]

「如果一個修的很好的大法弟子,能理性的認識大法是甚麼,那一定會下力去做的,一定不會在這方面懈怠的。反過來講,不精進的也在學法,也知道法是很好,但是不在法上,正念也不足,認識自然不高,就是不能真正理解法的珍貴,所以鼓不起勁來。」[6]

「我說那是大忍之心的體現,那是意志堅強的體現,只有煉功人才能有這樣大忍之心。」[1]「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1]

「實際上對實修中正念正行的標準要求是很嚴的,就看你對法實修真修的意志。」[7]

「就是看你能不能夠意志堅定,能不能從本質上認識這個法。」[8]

「多看書,逐漸的堅定你修煉的意志,其它的就能克服了。沒有捷徑,修煉就是這樣修。」[9]

「要說真有參照的路,在這些方面先前覺者們所經歷的與今天的邪惡,不是同樣出現了嗎?雖然在具體表現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將正法修煉者意志毀掉。」[10]

「所以在正法中,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魔難,碰到甚麼樣的衝擊,都改變不了我的意志,都改變不了我要做的。」[1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9]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