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師尊新經文 再次鼓起精進意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今天上網學習師尊新講法,好像句句都針對我的執著心。這段時間,自從周圍幾個同修去世後,我修煉很停滯,雖然悟到是自己重情,抱著「情也是善」的想法不放。因為情重,怕讓父母擔心,想自己掙錢過自己的小日子。雖然事與願違,總是出狀況,因為太溺愛兒子,兒子不適應學校生活,浪費幾萬塊培訓費,還差點精神崩潰;丈夫和我兩地分居,打牌輸錢欠高利貸,在外打工不敢回家;自己老是被排擠失去工作,學法煉功也頭暈腦脹,想睡覺,舊勢力瘋狂干擾迫害,竟然晚上失眠,白天打不起精神。

我想和同修學法煉功,可是不能如願,因為執著奔自己生活,要面子,一言難盡。在壓力下,我放棄修煉,沉迷手機遊戲,有時候還看小說,飲鴆止渴,想忘記煩惱。我就是這樣放任自己淪陷為一個自暴自棄的普通人。我帶修不修,講真相也做,功也煉,法也學,遊戲照樣玩。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一直狀態不好也知道,還是帶修不修。

今天看見師尊講法:「那神的眼睛是立體的看世界」[1]。我就有點想哭,我知道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我就是這樣容易放棄自己,而且各方面的執著和壓力,自己業力,讓師父操很多心,安排很多,竟然立體看我,不看我的虛偽和執著。還是認為我是大法弟子。我覺的自己一直不配做大法弟子,我都自我放棄啦,我與那高高在上的覺者差太遠,我不敢奢求,大不了做個好人,做個小仙子。可是師父那麼愛護弟子,肯定弟子。

我也在法中看到自己的執著:「甚麼是大法弟子哪?歷史上有許多宗教,大家知道,修行中不帶有使命,它只是求得自身圓滿──我修好了去天堂,我修好了修成菩薩羅漢。可是「救度眾生」這句話說出來容易,誰敢做哪?你一個人修都修的這麼難,你還要帶著別人修。你帶著一個人修,就等於是那一個人的一切你都得負責,像你一樣的你去把他修好。你自己都修的不好、修的很難,你怎麼修好他?而且你救度眾生並不是救一個人,你要救的是很多人,你怎麼為他們負責?所以有些人說「我救度眾生」,我真的是從心底笑話他。救度眾生,誰敢救度眾生?你試試看?別說救度眾生,把他身體哪一份的病業加到你的身上你就死了,沒等你救他你就死了。」[1]

師父這段話讓我看見自己不過是力求做一個常人中的好人,只是想求得自己圓滿,對救人信心不足。可是師父下一段話,我今天才感知到:「這個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歷史上奠定的那個基礎,和你們責任本身的重大,你才能做了這件事情。這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也是開天闢地沒有過的。宇宙大法成就著大法弟子。哪個生命配修宇宙大法?過去沒有啊。釋迦牟尼也不是修宇宙大法修出來的,是不是?都知道他是正悟了自己符合了宇宙那一層的法修出來的。用宇宙大法直接來度人,你想沒想過,作為一個生命來講,你應該怎麼做?責任是甚麼?當然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風風雨雨的走過了這麼多年,我一直在說,能夠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走過來的就了不起,神已經非常的珍惜你了;所以作為弟子自己來講,也得珍惜自己,自己走過的路,去其糟粕。那就是你未來正悟的道,那就是你成就的東西、威德,也決定了每個人所在的層次。 」[1]

師父這段話讓我明白了自己的方向。我一直覺的世上的人業力大,無可救要,對救人信心不足,而自己沒意識到責任,大法弟子講真相能救人,真正救人的是師父。師尊一直在奠定我們大法弟子的思維,大法弟子在歷史上就奠定了思維的正確性、得法的基礎。大法弟子實實在在的修自己,用自己的言論和行為證實大法,就能講真相中發揮奇效、幫助師父救人……

我一直覺的自己講真相破除無神論是關鍵,學了新講法之後,我認識到以後還是要讓人們明白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讓人們能夠分辨善惡,雖然它做了一些事拉攏人心,也要揭露它殺人的邪惡、騙人的伎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