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與毀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隨著時間的延續,修煉大法的隊伍中,有能跟上正法進程的,也就有跟不上的,溜號的、懈怠的、掉隊的、逃跑的,都會有,這也是正常的。因為時間就是檢驗,時間可以成就人,也可以淘汰人。

可惜的是,有的人在高壓與暴力下,堅定的修煉大法,走過來了,卻在環境寬鬆時期,止步不前、背道而馳了。他們離大法修煉漸行漸遠,也就離天國的家園越遠,離自己的誓約越遠,離師父的導航越遠,離神位越遠。在神的眼裏看,如果長此下去,回天幾乎無望了。因此,警惕安逸心毀滅修煉人,也是每個大法修煉人必須要重視的問題。

在世間的表現是,有的同修當年去北京證實大法時,能看見車窗外神佛相隨,現在已成為了兒孫的專職保姆,買菜、做飯、看孩子是每日三件事,身體不好。有的曾經手不釋卷的學法,現在熱衷於徒步、養花、旅遊了。有的曾經堅持起早貪黑的煉功,現在學法困,煉功睡,早睡晚起,滿頭白發了。有的曾經天天組織大家煉功,後來自己不學不煉了,眼睛快失明了。

在宇宙正法的關鍵時刻,在眾生危亡的非常時期,正法弟子因為自身的不精進,有的失去了肉體,也永遠失去了與師父一同正法、一起回家的機會。有的不修了,他的天國也無法在正法中更新。這些人對自己的作為都能振振有詞的自圓其說,得符合常人狀態啊,不能繃太緊啊,佛是為富的啊。

而實質上,不精進就是毀神,毀眾生、毀世界。

一、為甚麼放鬆

目標不清晰,前行動力小。「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1]大法弟子一個人沒修好,毀的是一個世界,一方眾生。只有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才能知道做甚麼,才能做好甚麼。所以千萬要清楚一毀皆毀,一榮皆榮的責任啊。

將信將疑,漸行漸遠。修煉的截止日期是哪天,修煉的結果能成佛嗎?這些都是未知數。因為摸不著、看不見修煉成績,有人就將信將疑、半信半疑,不信不修了。其實越不學,就越不理解、跟不上正法進程,怎麼能信呢?很多同修橫下一條心,信下去,修下去,堅持二十年不懷疑、不回頭、不放棄,自己感受到佛法的洪恩,再怎麼攆,他也不會走了,因為他由衷的信了。修煉以信為起點,用信去檢驗,以信為終點。不斷的否定、排斥、清理懷疑的觀念,因為猜忌、不信、不想修也是安逸心作祟,轉變將信將疑為堅信不疑,才能修下去。

態度不嚴肅,要求不嚴格。人是越吃越饞、越睡越懶,越舒服越想舒服的。「可是越寬鬆壓力就減小了,減小了壓力就容易產生一種安逸心哪,想舒適一點啊,想放鬆一點啊,想緩解緩解。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2]修煉人的態度、舉止、言行都要嚴格要求自己,一放鬆就混同於常人了,長期下去也就不是修煉人了。要牢記「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呀!否則不是我弟子。」[3]

二、安逸與毀滅

色慾是死關,安逸毀滅人。唐朝的辯機和尚,少懷高蹈之節,氣宇不凡,十五歲出家。在玄奘法師的譯經助手中,他高才博識、譯業豐富,因助玄奘撰《大唐西域記》曾名噪一時。有記載,後來他因為私藏高陽公主贈送的皇家御枕而敗露,唐太宗懷疑高陽公主與和尚不軌,震怒下旨賜死辯機,辯機被腰斬於市。

玄奘曾經寄予厚望的衣缽傳人,因為情色毀於一旦,這個教訓在警示萬古:色是頭上一把刀啊。辯機私藏御枕被腰斬,而現在有人仍然在男女關係上屢犯不斷,該當何罪,何去何從,好自為之吧。

對於修道人來說,學識、能力、功德都沒有守戒重要,守戒是第一要務,破戒就是自毀。修煉人也有人的一面,也有慾望,如果不抑制慾望,就可能被慾望操控,做出禽獸不如,傷天害理之事。

修煉人應該是常人的道德楷模,自己不正,談何救度眾生呢?犯色戒,在古代是有可能被處以極刑的。能不能在欲海裏心如淨蓮,也是對每個修煉者的終極考驗。「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4]

驕傲懈怠,半途而廢。我們都讀過《龜兔賽跑》的童話故事,兔子和烏龜同時起跑,兔子嘲笑烏龜爬的太慢了,就自以為睡一覺後照樣能追趕上,也會輕鬆取勝。而當它醒來時,比賽已經結束了,一切都為時已晚。人在取得一定成績、在得到一些讚許、在寬鬆的環境下,驕傲、放縱、懶散等魔性會加倍的滋長。如果不遏制,繼續膨脹,就面臨危險。

有的同修在聽聞演講亂法後,就認為自己成佛了,也不用修了。從此不再學法、發正念與講真相。這樣的同修與《龜兔賽跑》中的兔子是否相似呢?

「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5]傲慢、僥倖、懶散、放縱等等都是不正,都可能導致自心生魔,出軌、脫軌、一毀到底。記住:修道最大的敵人從來不是外鬼,而永遠是自己的心魔。

放鬆懶散,漸行漸遠。有個同修在天安門打橫幅堂堂正正,做真相資料毫無怕心。也是這個同修,後來成了專職保姆,放鬆了精進,再後來保健品、西藥、中藥吃上了,現在掉進藥堆裏了,張嘴閉嘴都是藥。種地、看病、管孩子、玩手機、看電視這些日常瑣事,分散著人的體力、精力,消磨著人的信念、意志,在人無察覺中,在不經意間,能輕而易舉把神拖回到人。

曾經的她人心少、正念強、狀態好,現在的她學法少,正念弱,病怏怏。她曾經夢到過金榜題名,自己的名字排在前列,那可能是她的果位。可惜的是,她鬆懈的狀態已經十年了,一生能有幾個十年呢?這樣的同修在我們身邊不是寥寥無幾,而是比比皆是。我們有責任去喚醒他們,和他們一同學法、交流,與他們攜手精進。還有的同修天壽已到,卻不抓緊修煉,打遊戲上癮,幾年後,肝腹水死了;有的一直忙於生意,得癌症去世了;有的脾氣長期暴躁不改正,罵人不斷,得絕症走了。

三、珍惜與精進

首先,要珍惜修煉機緣難得。師父多次講過機緣難得的法理。一個人走進修煉,可能是自己在前世發了無數次的願望,經過了無數世的敬奉,通過無數次的考驗,才有機會促成今世的得大法。跟著我們一起下世的,有護法更有邪魔。邪魔隨時都在虎視眈眈,欲乘虛而入,想毀我們於瞬間。所以要時時想著機緣難得,要珍惜自己、珍惜時間、珍惜修煉。

其次,分清佛性與魔性。有的同修整天抱著書看,但是始終分不清佛性與魔性,搞不懂正念與人心,不知道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修的很稀裏糊塗。其根本原因還是學法問題。「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6]法理寫的清清楚楚,說的明明白白,希望同修能背下《佛性與魔性》的經文,對照法理修去魔性。

還有,堅定的抑制魔性。分清楚正邪了,接著就要清除魔性。要有殺伐決斷的果敢,片甲不留的無情,不能拖泥帶水。在想放鬆、想安逸的觀念一露頭時,就堅決清除──排斥它、否定它,不正的觀念出現一個清除一個,漸漸的就會清除安逸心。師父說:「求甚麼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7]如果我們不制服它,就等於認同魔性、接受魔性操縱,就會放鬆精進,隨之而來的是身體差、矛盾多、信心失的不正確狀態。

還有,要自覺自律。要在起心動念上下功夫。常常給自己定小目標、小計劃。比如,一天必須保證三個小時的靜心學法,不達標要及時補上。想上網的時候,問問自己──今天學法了嗎?煉功了嗎?沒學法沒煉功,不能休息、消遣。再比如,怨恨心出來了,多學學相關法理,再找些交流文章看,堅持每天清除怨恨心,直到徹底清除怨。做的不好時,要及時糾錯,不能姑息遷就。如果每一關都嚴肅對待、每一天都嚴格要求,形成精進的習慣,就不會鬆懈了。

最後,主意識學法。同修都會說,我天天學啊,我能背下來了。那麼,問問自己,煉功不長功的原因是甚麼?一毀到底因為甚麼?主意識得功的前提?老師教了,我們學了,不等於我們聽懂了、入心了,掌握了。學法之後,並不清楚法理,其實就是主意識不清醒。如果主意識很清醒,那麼主意識是會記住、聽懂、理解師父的法理,也自然能歸正思想與行為。學完法後,合上書,考考自己,這也是要求自己主意識清醒。有的人屢犯色戒、做傳銷迷途不返,也可能是主意識一直沒得法,他們始終是人,掉下去也是遲早的事。

結語

在人成佛的路上,能堅持下來的人越來越少。病業過不去的走的,重情而放棄學佛的,為掙財而荒廢修煉的,因為安逸而疏懶的,怕吃苦而不修的,在壓力下妥協的,由於驕傲而自心生魔的。一批一批的人在被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而自己往往渾然不知。

人在沒有修成之前,隨時可能半途而廢、自心生魔、一毀到底,也可能成為謗佛毀法的魔子魔孫,還可能成為破壞道德的人中敗類。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一文中反覆說「不能放鬆」 [8]。可見師父對我們的期許,就是不忘初心,精進始終。

師父說:「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9]

當整點的鐘聲響起,當大家集體煉功時,當眾生沉迷不醒時,我們在做甚麼?只有從起心動念到一言一行,嚴格要求自己達到法的標準,才能走正路,不走偏、不出軌。

現在還有時間修煉,就還有機會彌補,還有機會悔改,還有機會精進。讓我們一同珍惜這萬古機緣,徹底清除安逸心、懈怠心,時刻把大法修煉擺在第一位,清醒與精進吧。請牢記師父說的:「我不希望一個學員掉下去,但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10]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出家弟子的原則〉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