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去人殼走向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原來對師父說的「修煉如初」[1]認識不清,認為當年修煉也很模糊,只覺的法好,想學想煉。法理認識也不清,好像現在比以前強多了,怎麼算「修煉如初」呢?

改變觀念堅持實修

在我最近一段時間的實修中,感悟很多。對「修煉如初」的法理有了新的認識。在我下決心要修好自己的同時,在我多學法的同時,在我增強時間多煉功的同時,我的內在外在都起著變化。對學法我是越學越想學,對煉功我是越煉越想煉。我彷彿明白了這就是「修煉如初」。

找回了當初得法的喜悅,學法的抓緊,煉功的認真,洪法的責任。時常顧不上吃飯就參加每項活動,精力充沛,同修們「比學比修」[2],快樂極了。現在不同的是對法從以前的感性認識,上升為理性認識了。

打坐的美妙

當我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時,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天至少能學三講法,也不打瞌睡了,三點起床,從未覺的缺覺,我真真體悟到:師父告訴我們:「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3]。以前在明慧上看同修的體會,有同修只睡二、三個小時的覺,我怎麼都覺的不可思議,現在我明白了。

而且主意識也能做主了,煉功也能入靜了,還能感受能量流的走向,感受業力一塊塊消的殊勝。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現象。美妙極了。

師父鼓勵我,讓我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廣闊的大地,滿山的樹林,還有的樹主幹上開滿了粉色的花朵,但樹枝頭上是枯萎的,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枝枝節節修的很差,要我努力。看到滿山遍野的樹枝上發滿了小芽,這是我第一次在天上往下看。

第二天回老家,從遠處望去,我父親前後山上和我在定中看到的景色一模一樣,剛發出的嫩芽帶點黃色,在農村長大的我,六十多年了從沒發現過此景色,師父讓我在定中用遙視功能看到了。我知道師父為我急啊!在鼓勵我,我再也不敢鬆懈了。

救人的緊迫

師父說:「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4]。看到同修們在講真相救人上都做的很好,我也要趕上。原來定的三點起床,我覺的還可以延長打坐的時間,不能耽誤白天救人,我又提前十五分鐘起床。煉完功,發好正念,敬請師父加持弟子,給弟子開啟智慧,救更多的世人。

師父看我有這顆救人的心,師父就給有緣人安排的井井有條,講完這個,趕快分道而行,前面就是目標,追上去很自然的和她們打招呼,都能水到渠成,有時看到後面有目標就放慢腳步,眾生也很自然得救。現在我發現早上送孩子上學的很多,誇孩子幾句也很容易勸退,我悟到只要我們勤開口,師父真的給我們都鋪墊好了。只要我們心性到位,一切都那麼順。

修煉的嚴肅

在我精進實修的幾天中,另外空間的邪惡開始干擾了,剛睡下邪魔亂鬼就來和我打,我念發正念口訣,求師父,它也不怕,最後打跑了,我還在罵它,醒來後我馬上發正念,向內找,是我爭鬥之心不去招來的,於是我在這方面下功夫。可一連幾天都這樣,我想是我甚麼心促成的呢?我還覺的這段時間精進了,應該低靈亂鬼搆不著我了,怎麼還這樣呢?但我絲毫沒懷疑師父不管我。

我認為沒有偶然的事,這是師父要我怎麼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是要弟子修出自己的威德,是在成就弟子的果位,要自己悟出來,我又找是我讀法太快了?對師對法不敬?我發出一念就是弟子沒做好與舊勢力也沒有任何關係,我會在法中歸正。後來我認為不是這麼回事。雖說讀的快,可是思維能溶在法中,是沒錯的。繼續向內找,是否起了「歡喜心」,但我平時一直告訴自己別歡喜,別顯示。原來發正念也沒重視,我就加強發正念的次數,只要在家每個整點幾乎都發。

最後一次它干擾的我頭很不舒服,一個意念打過來「這樣你會瘋的」,我馬上起來,抓住它發出強大的正念,正告邪魔亂鬼舊勢力,你們不配來所謂的考驗主佛的弟子,你不配來嚇唬我,我決不相信你們邪惡的一套,我看穿了你們,我有李洪志師父在保護,有天龍八部護法,你動不了我,你們本身就是要淘汰的生命,你們干擾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必須立刻銷毀。用師父賦予我們的神通法力滅盡邪惡。發了很長很長時間的正念,定住邪惡,入靜到微觀,師父說:「層層粒子就是層層天,粒子越細膩它的威力越大。學物理的人講說越細膩、粒子越微觀放射性越大,力量越大,能量越大」[5]。把邪惡層層滅盡,銷毀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一切邪惡的因素解體了,它再也沒有能力來干擾我了,因為我識破了它,就是破除了它,它再來干擾師父也不允許了。

後來我悟到,邪惡舊勢力怕我提高了,搆不著我了,它千方百計干擾迫害,我正告我空間場上的生命,必須同化大法,聽師父的話,因為師父告訴我們,誰的債都不要了,知道的有罪,不知道的也有罪。(大概意思)所以如果我以前欠了誰的債,我現在修大法了,你不干擾我修煉,我修好了會給你們福報的,那是甚麼都比不了的,如果我沒有能力,我師父甚麼都做的了。邪惡還不甘心,還想垂死掙扎,我看淡了它,理都不想理它,它真覺的沒趣了,自取滅亡了,一切煙消雲散了。

結語

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我每天能按時起床,我都要感謝師父的加持,煉靜功能入靜,不打瞌睡,我也感謝是師父在加持。救人多一點我知道都是師父在做,我絲毫不敢有貪天之功,我時刻向內找,一次我買了一個餅,想和老闆講真相,我誇他生意一直很好,他說:「是的不能驕傲」,我說:「是的再接再厲」。我們都笑了。後來我悟到:沒有偶然的事,是師父用世人的嘴在點化我,謹防顯示心、歡喜心害人。我覺的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弟子。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多操心了,唯有修好自己,多救人來報師恩。

我也還有很多人心沒修去,還有和我一樣的同修們:讓我們一起努力精進吧,跑步趕上前面的同修,達到法的標準,不要用任何藉口來搪塞修煉路上的不足。

這是我最近修煉的一點體會,唉!真慚愧,修了快二十年了,只能算個鋪墊,彷彿沒修,好像現在才走進修煉的大門。同修們:我們該神起來了,不要讓我們的遺憾成為永遠的遺憾。只要我們能破除人的殼,真的是另一番景象。謝謝偉大的師父!

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同修們,大家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