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晨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我也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早晨不能堅持晨煉是我一直不能突破的,說起來真是慚愧。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晨起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的時候簡直屈指可數。直到前段時間師父點化我,在夢裏夢見了物理學中的加速度,我意識到自己應該加快速度精進了。

向內找,為甚麼不能早起晨煉,發現有這樣幾個原因:

一是懶惰。 早晨就是不愛起來,恨不得一直睡到十點,而且越睡越睏,越睡越不想起來,也知道這樣不對,就是突破不了。

二是執著看韓劇美劇、看淘寶、看手機。早晨鬧鈴響的時候腦袋昏昏沉沉的,殊不知是前一天頭腦裏灌進了太多不好的東西。

師父說:「人說眼睛看甚麼沒關係,不願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為任何東西在另外空間中它都可以分體的,看的時間越長進的越多。看電視、看電腦,反正是不管甚麼東西你看了就進。」[1]

白天上班或休息時間,總是忍不住看看韓劇,或者美劇,手機淘寶app也是每天必看的,滿腦袋都是執著的東西,每個月都買大量的東西,買完了天天看物流更新,不買東西,感覺空虛,如果不寫出來,我自己都沒發覺事情的嚴重性。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時間是寶貴的,即使不能把空閒的時間都用來學法,也不能浪費在看這些東西上。上班時間就是應該好好工作的,做好本職工作,也是修煉人應該做到的。我常常買起東西來當月都赤字,欠了錢,刷信用卡,下月再還。也知道不對,可是總是忍不住,看好了不買就難受。其實浪費的都是大法的資源,我一定要改,通過寫出來暴露出這些執著心,將它們連根拔起。

一度我曾覺得早起晨煉對我來說太難了,像大山一樣爬不過去。一天晚上,我為那些身在獄中受苦的大法弟子發正念,發完就睡了,第二天早晨三點四十分鬧鐘響起時,我一下就起來了,一點都不痛苦,頭腦清醒,原來晨起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還有一次,因為工作的事情,特別鬧心,晚上煉功也很鬧心,但是很想堅持,就想:再堅持一會兒,再堅持一會兒。「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過了一會兒,突然就一點都不鬧心了,感覺心裏讓我鬧心的那個物質就像一堵牆坍塌了的感覺,非常真實。

很多時候是觀念在阻擋我們,是我們把那些難看大了,把自己看的太小了。真像師父說的那樣:「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3]

不看那些不該看的東西,多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會很有用。

原以為早晨起不來晚上補上就行了,我有幾個月的時間幾乎都是晚上煉功,打坐腿疼的厲害,只能坐半個小時,白天遇到心性關,依然過不去,之後後悔、懊惱。前幾天,堅持晨起煉功,打坐能堅持一個小時,不到一個星期,白天遇事馬上就會向內找,遇到心性關坦然就過去,根本不生氣,找到了久違的修煉如初的精進的感覺,希望和我一樣不能早起煉功的同修能儘快突破,找到修煉如初的感覺,共同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