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感受到了「修煉如初」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日】師尊說:「修煉如初,必成。」[1]在修煉與助師正法的路上,幾乎所有人都希望尋回自己修煉如初的狀態,我也一樣。

可是越到最後,越覺的只要短暫的鬆懈就會滑得很遠。在消沉中一度覺的「時間過得太慢」、「沒辦法」、「太難熬了」等等。在消沉中的煎熬讓人看不到希望,明白自己必須修煉,但每天的三件事都像是程序一樣在履行。不精進,三件事就無法發揮威力,時而振作卻也反反復復,再沒感受過從前得法時的喜悅和輕鬆。這種痛苦才更讓人難以忍受。

很久以來,我看《轉法輪》都出現這樣的狀態:看書走神,思想全在想常人的事,但讀法卻能字句不差。實際上,學法的已不是自己的主元神。無論怎麼克制自己,一會還是會走神。反反復復,十分懊惱。一天晚上看書時,又是這樣。我終於受不了了,手裏捧著書,心裏卻痛苦的喊道:「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就這樣了嗎?真我啊,你在哪啊?!你究竟在哪裏啊?!」一時間,一個念頭打入腦中:「我就在這啊,我一直在你跟前。」

頓時,我想到了師父,想到了自己不到十歲就得了法,我想到當時幼小的自己在讀法時字字句句的踏實感,我想到了當初的自己為了修煉是何等的努力和不畏艱險。如今,二十年已過,浮浮沉沉,作為一個老學員我無顏面對師尊和等待救度的眾生。內心翻江倒海五味雜陳。

一時間我生出那麼一個念頭:我想從新開始。我想徹底的決裂從前,放下自己是個老弟子的負擔;放下從前自認為是老弟子的驕傲和自滿;放下了「老弟子」給自己後天造成的一切觀念。

我把書擺正,在心裏一字一頓的說:「我叫某某,從今天開始,信仰法輪佛法,我要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真」就是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善」就是要有一顆善良的心……」一邊在心裏念著,一面眼淚忍不住的往外湧。我彷彿看到了得法時的自己──我是新學員,要敬師敬法、甚至連讀書的姿勢都要糾正,要盤腿,手端著書去看。按時煉功,我要更快的溶入到救人當中。一時間,我像重獲新生,一切都是煥然一新的,包括自己提高的機會。

我再端起《轉法輪》,繼續讀我剛才沒讀完的法,卻一句都無法再念下去。只是那麼短短一句啊,我哽咽得無法繼續。因為我真實感受到了從前剛得法時,讀書的感受。就像上一次讀這句話時是在二十多年前得法時那樣。這短短一句,就像是師尊在許久之前對自己說的話,又被自己記起了一樣。我終於淚如決堤。「師父啊,我對不起您!」我內心嚎啕大哭的對師尊說。我似乎看到了二十年來自己虛度過的光陰,似乎感到《轉法輪》中的法是在自己當年得法時師尊平心靜氣的苦度和勸說。

到了地區發正念時間,我放下從前對功能和天目的執著,安定的發出正念。每一句口訣都走心,每一個解體邪惡的念頭都認真的發出。我感到身體內的細胞都在震動,發出的正念是一團團的耀眼光芒。我明白那在另外空間一定是無比壯觀和震撼。

原來,阻礙我們修煉如初的因素有很多。就我個人而言,當我們在修煉的路上走遠時,隨著人間「時間」的推移自然會變成「老學員」。但這並不是甚麼榮耀和資本。師父說:「甚麼一期學員、二期學員,你光煉這個動作就是我們弟子了?你得真正按我們這個心性標準去修煉,才能達到健康的身體,才能達到真正的往高層次上走的。」[2]大法弟子是在證實大法,而非自己。每一個生命在浩瀚的佛法當中,都是渺小的,但人的觀念卻能矇蔽了我們那雙找尋起點的雙眼。所以無論在修煉的路上曾經經歷過甚麼,挫折苦難或是光環與勝利,都不要迷失了自己,那是偉大的佛法給予我們的,是偉大的師尊給予我們的。

佛法博大精深,讓我感受到了「修煉如初」[3]。我,再也不是老弟子,我願意放下自己所有的從前,榮耀與過錯,不去回憶和比較、也不去懺悔和告別,因為已沒有「從前」。一切都從現在開始,知時短、知精進,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拋棄自己的所有,讓那個對大法崇敬、對眾生憐憫、對破壞大法的邪惡絕不姑息的本質完全顯露出來,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