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長途別忘了真目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正法走到今天,師尊已經多次明確告訴我們已近尾聲,但時間還在延續著,除了還有為數眾多的生命沒有得救,有相當的因素是我們自身還未達到法對我們的要求。

下面就將近期思考的一些問題拿來和大家分享交流,願同修們都能夠在最後的時間裏達到師尊對我們的期許:「越最後越精進」[1],真正實修提高上來。

修煉不是工作,工作中卻處處是修煉

目前對修煉人來說,最重要也是最嚴峻的事情就是「救人」了,然而,在「救人急」的當下,可能有些修煉人因為急於當下事,而忽視了一個問題,就是沒有把修煉和工作區分開來。

我們都知道,師尊在多次講法中都講到過這個問題:「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工作中去。」[2]除了常人的工作,修煉人還面臨著許多證實法、救眾生的工作,這些實實在在的具體事務的本身,並不是修煉。比如做一個媒體,我們都知道我們自己的主流媒體除了明慧,就是大紀元、新唐人,明慧有自身的特殊性,和其它媒體還不太一樣。大紀元、新唐人是大眾媒體,那麼就會有林林總總的崗位,就需要我們修煉人在各個崗位上去從事相關的工作,這些工作本身不是修煉。但每一個身處其中的修煉人,卻都能夠在這些工作環境中去實修自己,能夠得到提高,能夠在法中圓容、同化,這又是我們修煉的部份了。而有些時候我們因為沒有分清工作和修煉的關係,就可能會給實際工作帶來困擾和麻煩。

好比之前聽說過一種說法,大意是「大家都是修煉人,做甚麼事情用法來衡量,修自己就完了,而不必要求大家都一樣。」表面上看似乎這話挺在理,深想之下,其實是不對的,因為做工作,就是多人合作共同完成一項任務,這裏面必然就涉及到管理和被管理的事情。那麼總得有人去做這個協調,雖說「我們每個人其實也是協調人」這種說法也不錯,因為畢竟都是修煉的人,但實際上往往是大家容易在事情當中各執己見,更願意「協調」別人,而不願意自己「被協調」,一旦觀點有分歧時,便採用上面的類似說法來迂迴,其實是變相為自己開脫。

其實往往就是我們做事的時候沒有把做事和修煉分開。例如要建立一個電視台,就要有台長、副台長、編導、記者、剪輯,外勤、內務等等各種職務,每一個人都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才能把事情做成,才有條不紊。如果每個人都想,「反正都是修煉人在做自己要做的事,大家用法來衡量,各自對照就好了」,那很可能一件事情就做不成。例如:都想做採訪,採回的新聞就沒有人整理編輯;都想做現場,後台就無人管理;都想當台長,這位置只需要一個人……也就是在不同的位置我們確實都可以修自己,但實際事務中卻是需要多方面協調配合的,角色自然有主有次,幹活自然有輕有重,但正是因為大家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件事情才能夠得以完成甚至做到很好。

實際工作中,具體事務上,非常明確的,有領導就有被領導,有管理就有被管理。我們能在做事的時候時刻警醒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能夠不忘記經常用修煉人的標準對照自己,那麼在做事情過程中也就在修了。如果每一個修煉人都能夠這樣要求自己,那麼一件事情就會比較容易做成,進而做好。

做事情除了需要熱心,也需要專業

這裏說的專業當然不是強調必須「科班」出身,因為我們很多修煉人現在做的事情都不是自己的專業,但卻都能夠做的很好。與此同時,規範化、標準化、職業化,這樣才能夠有更大的吸引力和說服力,也才能夠更大的發揮各個項目在救人中的效力。

很多時候,大家比較積極的投身到各個項目中,本來是件好事,但有時候做事情全憑想像,認為只要有熱心一頓猛幹就可以,其實還真不可以。

比如做網頁,不僅需要會使用相關軟件,懂得相關代碼,還需要一定的排版設計知識來支撐。簡單說就是做出的頁面能夠賞心悅目,令人見之則喜,這就不是單純憑激情和熱心就能夠完成的。比如做新聞,不僅需要會寫文章會說國語,還要有一定的時事評析能力,還要有相關的組織引導能力,甚至包括職業道德和素養等多個方面,簡單說就是做出的新聞能不能夠起到吸引大家關注並產生互動的正面效應,從而達到傳播真相揭露迫害的目地。

每一個行業都有每一個行業的規範和標準,否則也不會有「隔行如隔山」這句俗話了。但由於修煉人的智慧和能力都是從法中來的,都是師尊賜予的,如果真是在某個領域有特別強烈的願望和持之以恆的決心,從「外行」做到「專業」也並非難以企及的事,但是這裏面對修煉人自身的要求也就高了,那是在真正實修中境界昇華以後才會展現的能力,並不是停留在嘴上說的「用法各自對照就完了」的事。

警惕一些潛藏的變異人心的侵擾

說到人心,修煉人都知道向內找,但「人心」有時候也很狡猾,它知道它一旦被察覺就要被消去,所以它會躲藏,有時候藉著一顆心包藏另一顆心。

比如把修煉和實際具體工作混為一談的時候,往往很可能是我們自己哪顆心被戳到了,憋在那兒了,擰住勁了。不想面對自己人心的時候,就容易找個藉口,這樣做事情也容易帶著情緒,很可能最終做事的效果就不好。

再比如對名利心,大家可能都比較清醒容易認識,尤其是對常人社會上的功名利益比較容易認清。但在修煉人當中,有一種變異了的「榮譽心」,其實本質上也是名利心在起作用。「榮譽」在常人社會好像是一種積極的東西,英文中「honor」一詞也是一樣,包括日韓語系裏的「自尊心」,這些東西原本是神留給人的,規範和激勵人類正面行為的價值觀。但今天人類社會道德的普遍大滑坡,使這些原本正的東西也走向了衰敗、沒落,甚至發生了嚴重的變異。作為修煉人,我們更不應該以這些東西為行為導向的標準,我們只有大法。

因為發現有時候,修煉人在做事做到一定的時候,容易有意無意的「攀比」起來,比誰做的事情救人多,力度大,效果好。乍一看,以為這沒錯呀,好像還是在「比學比修」[3],但稍微靜下心來,就發現這種現象後面其實有不少人心作用。

因為一比,就存在勝負,就追求結果,就涉及到誰做事多少,就會暗中比較,甚至較勁,有時需要共同協調配合的事情,反而暗地裏較上勁了,不希望別人超過自己。似乎大家都在爭救人的「功勞」,甚至潛在的好像有一種「等到正法結束了可以論資排輩顯耀一番」的心理。

我們應該記住,我們現在做的所有的事情,本質上的難度都是師尊在做。我們能夠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本身在宇宙中就光耀無比了,還需要去爭求甚麼其它的「榮譽」呢?其它的也無法和此相提並論呀。

而當我們在各自不同的事情或項目中,真的視自己為法中一粒子的時候,主動去圓容,把事情做好,這本身不就是在榮耀當中嗎?到底誰做的更多,誰做的更大,誰救了多少人,爭這些東西又有何意義呢?

這裏面摻雜著爭強的心、幹事心、虛榮心、好面子心、名利心、妒嫉心,以及「黨文化」的一些東西,而這些人心在表面上被「為救人做證實法的事情」這樣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擋住了。

還有一些協調人,由於「怕麻煩」,或者不想面對「複雜的人際關係」,在做協調工作的時候容易用消極迴避的方式處理,只要不耽誤自己做事,其他人怎麼樣反正有法呢。用消極的心態來做協調工作,時間長了容易產生問題。

其實作為每一個修煉人,我們如果沒有真正心懷眾生的博大胸襟,就容易在實際事情當中帶入「自我」,其實也就是「私」,而「私」也是各種人心的根源。

說到修去「私」,大家都會覺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麼我們平時就多用法來對照自己,師尊早就告訴我們了:「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4]

正法走到今天,其實師尊已經在不斷的告訴我們,甚麼都是給我們最好的,最榮耀的,最殊勝的,關鍵是我們自己能否達到那樣的標準和境界。

二十四年,在人間並不漫長,也不算一瞬,一路走來,我們真的能堅守住「修煉如初」[5]的心,也是真的不容易。然而,不論走了多遠、多久,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修煉的初心,莫隨時間的流逝而忘卻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