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營救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四月十一日,當我知道A同修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遭到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時,我立刻通知同修發正念。

第二天,聽說A同修又被綁架到市拘留所,我和四位同修早晨七點鐘趕緊開車到拘留所附近發正念,我們趕到時,看到已有三輛車在拘留所門前停著,同修們已經開始發正念了。我們五位同修也馬上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坐在車裏立掌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請師父加持我們全市同修,並把我們的正念、功能加持給A同修,讓A同修正念強大起來,解體迫害,今天拘留所必須無條件放人,A同修必須回家。

就這樣,我們連發了三個多小時的正念,將近十一時,我們到拘留所門前去看同修出來了沒有,剛好一輛黑車從拘留所快速開出來,我們以為是同修被放出來了,可是跟隨車出來的同修告訴我們說,是警察拉著同修去醫院檢查身體,想進一步迫害。我們一聽,趕緊開車追上去,一路上我們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另外空間妄圖繼續迫害A同修的一切共產邪靈和黑手亂鬼,清除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讓同修回家。

在醫院外面我們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就進去找A同修,結果發現A同修躺在地上痛苦的滾來滾去。這時已經有二十多個同修來到這裏了,他們有的圍在同修的身邊關心的說著甚麼,有的同修給警察講真相,還有的同修和我們一樣站在一邊默默的發正念。

聽B同修說:「檢查的結果是A同修身體合格,邪惡想繼續迫害。」我們不為所動繼續發正念:清除操控警察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共產邪靈,全部解體滅盡。期間有兩位同修陪著A同修的兒子,給警察講真相要人,要求立即釋放A同修。

在同修的正念下,所長臉色難看,嘴唇抖得不能正常說話。同修B對警察說:「人都抽搐的不行了,快放人吧,萬一出現生命危險,你們能負起這個責任嗎?」所長語無倫次,他說他不敢放人,自己說了不算。他不敢跟同修對話,就慌慌張張的把同修的兒子拉到一邊協商,想把A同修留在醫院治療,變相迫害同修。沒有經驗的兒子同意了這種做法。回來把這事跟我們一說,我們馬上對同修的兒子說:「不行,不能聽他們的話,這是他們的花招,我們今天一定要把你媽媽接回家。」A同修的兒子害怕,不敢找警察。這時B和C同修,就主動的站出來找警察講真相進行交涉,最後警察同意我們把同修接回家。可是他們提出的條件是跟著同修回去,看看情況。

在去同修家的路上,我們二十多位同修又坐車緊跟在後面發正念,不給邪惡喘息的機會。

下車後,有三位同修繼續給警察講真相,一直講了三個來小時,最後所長同意了放人,但要辦理手續走過程,還要帶同修回醫院。我們不同意,擔心警察耍花招。B同修說:「不要緊,剛才我們給警察講真相,他們都明白真相了,並做了三退,同意放人了,不迫害同修了,只是個手續問題。」聽後我們並沒有放鬆,繼續發正念:「進一步清理A同修的空間場,清除警察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條件釋放A同修。」整個過程A同修始終不配合邪惡,正念很強。就這樣一場正邪大戰,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配合下,A同修平安無事了。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了整體配合的力量,感受到了同修們的無私,更被沒有怕心、放下自己、面對面給警察講真相的同修感動了,她們是那麼慈祥、理性;正念正行;突顯了大法弟子那種不卑不亢的風貌。我找到了差距,看到了不足,在這過程中我的正念更強了,怕心也去掉了很多,身心得到了昇華。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沒有師父的加持,我們甚麼也做不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給我這麼一個昇華的機會,給我去掉很多不好的物質。

叩謝師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