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安逸心 抓緊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去年因外孫上了一年級,我結束了七年的南漂生活,回到了原籍山東。思想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歇歇」的念頭,感覺在外這幾年帶小孩做家務,學法煉功,整天忙忙碌碌,現在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以前,凌晨三點多我就起來煉功直到六點多,發完正念就開始忙家務。回到老家後,凌晨就不想起床煉功了,直到五點五十分才起來發正念煉功,學法也推到了下午,晚上還看點電視,有空就走親串友逛商場,給自己徹底放了一個長假。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去參加高考,思想感到自己學習不錯,可是拿到外語試卷時,一看題全是似是而非的,看到別人在順利的答題,我急了一身汗,心想這可壞了,這些題怎麼都好像沒學過?當我急醒了時,才知道原來是個夢,覺的有些好笑,七十多歲的人怎麼還去考試?沒當個事就又睡了。

第二天我去理髮回來,看到公交車剛剛開過來,就急匆匆的跑了過去,剛到車門口,感到腿一下打曲疼了一下,就急忙上車了,一坐下,腿就開始痛,我一邊按腿一邊看著站牌,突然發現我坐錯了車,只好在下一站下了車往回返,一瘸一拐的好不容易又回到了原站換上車。下車時,腿痛的幾乎不敢走了,只好拖著腿忍痛回了家。

由於腿痛,無法出門,我就在床上學法,但因當時自己狀態不好,學法也不入心,還時不時的犯睏,發正念時精力也集中不起來,還時常倒掌,自己還認為這是累的。

令人奇怪的是,連續三天我都做夢參加升學考試,並且外語總是沒有完全會的一道題,特別是第三天,晚上夢中還在問自己,以前我的外語不是很好嗎?為甚麼現在甚麼也不會了?仔細一想,馬上明白了,這學期上外語我單詞一課也沒背,怎麼能會呢?以前我怎麼把這事忘了?得趕快補一補,否則下次還考不上,並下決心趕快補上。這個想法在我醒後,記憶特別清楚,連續三天,竟是同樣的夢,並且記憶特別清楚。使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師尊在點化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反覆思考著外語、外語,我明白了:外,是讓我走出去,語是讓講真相救人。

正在這時,師父的新經文《提醒》傳來了,我反覆讀著:「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對照自己,我認識到了助師正法就要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我的腿為甚麼會突然出現問題?這是自己修煉中有漏,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自己的安逸心,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忘記了自己助師正法的使命。

師父還說:「大法弟子越到比較寬鬆的環境的時候,越要注意自己的修煉,因為它越容易表現出你察覺不到的那些執著、越容易增強執著。千萬注意。到甚麼情況下,都要注意修自己。從始到終都能保持著如初的那種心」[1]。我渾身一震,剛得法時的情景歷歷在目。

一九九八年我剛得法不到半年,師父就把折磨我多年的心臟病、腎炎、胸膜炎、間質性肺炎等多種頑疾治癒。使我從一個藥罐子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成了家中的主要勞動力,師尊的救命之恩,我無以言表。為了報答師尊的大恩大德,我下決心永遠跟師父好好修煉。

就在我剛得法一年多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頭利用手中的權力,指揮邪惡勢力對法輪功進行瘋狂的迫害,隨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一個個不同名目的「學習班」對大法修煉者進行洗腦、監禁、酷刑。儘管邪惡利用造謠、欺騙、謊言等卑劣的手段,對大法對師尊進行污衊、攻擊……但是廣大法輪功修煉者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法輪大法和師父是正的,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此讓我寫檢查,我就寫得法受益的事實,證明大法修煉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以我是幹部身份逼我寫不修煉保證書時,我就質問他們在我生病住院時你們誰給我送過一次飯?陪過一次床?那時你們誰想到我是幹部了?並告訴他們我現在甚麼都可以不要,就想要一個好的身體,當他們說要去組織部處理我時,我告訴他們:我任職期間沒吃過外邊一粒米,身正不怕影子斜,請你們好自為之,不要引火燒身。我奮力抗爭,他們只好放棄了對我的一次不正當的要求。從此,單位涉及到法輪功的大會、小會都不再要求我參加。

後來為了講清真相,為法輪功洗清冤案,爭取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我積極參加了發傳單、講真相。記的那時我這個五十多歲的人外出發傳單從來不覺的累,騎自行車出去就像有人推著,跑的特別快。發完真相資料,回家煉功、學法、做家務有用不完的勁兒。後來因家庭需要我去外地女兒家看小孩,也從未間斷煉功學法,自己寫真相幣去買菜,利用聊天讓朋友記住,並常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可是隨著正法的快速推進,邪惡清除的越來越少了,我卻生起了安逸心。回到原籍,不是按照師父要求的抓緊時間救人,而是以「歇歇」為藉口,想舒舒服服的過常人生活,所以一直沒有走出來,以至出現病業狀態,學法犯睏,發正念倒掌,自己還不醒悟。師尊才對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再的點化。我捫心自問,當初剛得法時的激情哪裏去了?助師正法的決心哪裏去了?在邪惡迫害最嚴重的時候,為了感恩大法,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放下生死維護大法的勇氣哪裏去了?

我反覆背誦:「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晚上我開始長時間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干擾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第二天我忍著痛發著正念,幾十份材料很快就送到了有緣人的手中。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這個差點掉隊的弟子,在為我鋪好了路,我只有加倍努力來報答師恩!現在我已經堅持半年了,我的腿在不知不覺中也好了!

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只有真正做到修煉如初做好三件事走好助師正法的每一步才是對師尊最好的報答。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