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安逸心的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我的安逸心表現出來各式各樣,例如:不想追公車,哪怕是只要跑兩、三步,也不想;只幹表面活兒,我家後陽台的紗窗、地板、置物櫃常常布滿灰塵,心想我事情太多,這裏有空再擦再整理吧,反正也沒人看到……

但是,我今天想交流的是,我為甚麼不想天天煉功、為甚麼動不動就喊累的安逸心。

一、為甚麼不想天天煉功

十六年前,我煉功是為了治病。那時候還沒坐完月子,我就咳嗽,咳了十一個月,西醫看不好找中醫,中醫也治不好了,才試試煉法輪功

我去煉功點每天要四點半起床,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困難,因為我一心就想趕快煉功把身體的毛病治好。過了一個月左右,有一天,我先生突然說:「你現在晚上好像不咳了。」我才發現煉法輪功還真有效,不知不覺中我就不咳嗽了。可是,後來我的痰又變多了,常常在咳痰。經過學法加上聽同修的交流,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所以煉功就更帶勁,不敢偷懶。

就算每次煉功兩條手臂被蚊蟲叮咬的都是小紅豆似的包包,盤腿疼到呼吸不過來,出門還要抬著娃娃車從二樓慢慢走下樓梯,把剛滿一歲的小孩帶去公園煉功,無論颳風下雨,我每天照常去公園。因為我一心只想要有個健康的身體,能夠好好照顧小孩,我不希望他像我一樣,才三歲,媽媽就生病走了,我更不希望他比我還慘,不到三歲就再也看不到媽媽。

但是小孩上幼稚園、小學之後,我每天煉功的堅持就開始動搖。先是週六週日要跟家人出遊,我煉功就自動改成五天,後來每天送小孩上學,我變成自己一個人在公園煉功,愛煉幾套就煉幾套。再後來只有身體出現病業狀態,我才勤煉功。

我也知道自己長期以來煉功的心態不正確,卻從不想改變。這幾天,針對煉功問題,我決定問自己幾個問題,再聽聽自己怎麼回答:你為甚麼要煉功?為了治咳嗽。現在咳嗽治好了嗎?治好了。那就沒心事了?就不用煉了嗎?還想煉,希望這個身體永遠沒有病,也希望心裏永遠不要有人與人之間心性上的折磨,大家都你好我也好,多好啊!可能嗎?你學法時應該認識到啦,生生世世你殺過生,欠了誰,傷害過誰,欺負過誰,就想煉功把這些債還清,沒事了嗎?就算你想靠煉功吃苦來還債,你一個禮拜煉幾天啊?靜功都煉一小時了嗎?常常只煉半小時,那能吃甚麼苦啊?

本來以為通過自問自答,找到了自己沒有在法上去真正認識和嚴肅對待煉功問題,是在內心深處還有一個頑固的、叫某某(編者註﹕作者名字)的人沒有真正聽師父的話,所以才會出現煉功鬆懈的心理。其實不是,是因為煉功的出發點是自私的,還沒跳出舊勢力的安排,還在舊宇宙中徘徊,還是舊宇宙的生命為私的心理。因為我只想這個我暫時借住的人殼,煉功後可以變的一身輕,變的年輕,周圍的人都會誇我你看起來不像五十幾歲的人,你越來越年輕。

真正明白的我被後天觀念給矇蔽了,忘了我為甚麼要層層下走,忘了我對天國世界眾生許下的承諾,忘了答應師父助師正法的誓約。

二、為甚麼動不動就喊累

說出來大家也許不相信,我連疊個被子,心裏面也會喊累。這幾天,我突然意識到,我好像動不動就會覺得累,為甚麼我的安逸心這麼強烈?我從小也不是被伺候的大小姐啊!一個棉被能有多重呀!

冷靜看自己,我看到自己的安逸心中其實夾雜著其它人心,像爭鬥心、妒嫉心、攀比心,這幾個人心是在心裏認為不公平。例如,每天清晨出門煉功,週一到週五煉完功回家,先生要上班去,散亂的棉被、床單我來收拾理所當然,因為我沒有上班。可是放假,他起床晚了,也照樣不收拾,我也就不想收拾。

我心裏想,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事,假日你可以休息了,放假了,我反而更累,不但平常家裏各種活兒照樣做,還多出中午一餐要弄。更讓我心裏不平衡的是,父子倆看DVD,邊吃著零食邊看,吃了飯,飯碗往那一放,就等著我收拾善後。

每每想到先生婚前一個樣,婚後又一個樣,真的是心裏很不平衡。所以,能賴的家事,我就儘量賴,還找各種理由讓自己心安理得。就像鋪床單,我會抱怨先生買的床墊那麼重,一個人硬搬弄不好,閃到腰怎麼辦?疊棉被輕而易舉的事,他不疊,我幹嘛要疊?

為了讓我去這個不平衡的心,學法時,師父就點化我:「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

讀到這裏,我還沒有太大感覺,直到讀到同一段講法後段,師父說:「我們在失的過程當中,我們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種不好的東西。」[1]我想那是甚麼不好的東西呢?我突然清醒了,師父要去我那顆和丈夫爭鬥的心,不情願疊棉被,看上去是懶惰,懶的去疊,實際上不只是安逸心作祟,還有一顆爭鬥心,再深挖,其實還有對丈夫的情沒放下,和心中深藏的對先生的怨恨心。怎麼婚前對我那麼好,甚麼都可以幫忙做,到我家吃飯,還會幫我一起洗碗,現在起床,連個被子也不願意疊好。

我察覺到,我這個人心不改變,那個物質就會一直存在。每天學法幹甚麼呢,不就是為修掉各種人心嗎?各種人心讓我看了先生會心煩,看了床上的被子會心煩,去景點看到搖頭擺手的陸客會懶的開口,面對要洗的碗盤會感覺身心俱疲。這些不好的思想,不好的東西,要怎麼去掉呢?其實師父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1]

怎麼扭轉過來呢?我自己覺得,是要把自己那個一直想停留在安逸狀態的心扭轉過來,而且師父說:「你對自己要有個嚴格要求」[1]。我卻常常不想去做花幾分鐘就可以完成的事,不想再跨出去一步多講幾句真相,還找各種藉口「收拾床鋪多浪費時間!」「他們急著上車,下次再跟他們說吧!」

再想想自己修煉的心態:修煉是你個人的選擇,你要早起,你要去景點,你要上平台值班等等,你覺得你要聽師父的話你要救人,你覺得很神聖。但是這個物質身體會累,所以你想求得家人幫你點忙,他們不如你願沒幫你的忙,你就心裏不平衡,你就做家事馬馬虎虎,這樣有達到修煉人的高標準嗎?你不高標準要求自己,卻在心裏面嘀咕未修煉的家人,因為你沒有把那顆維護個人安逸的心放下,你只想自己值班累了,應該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卻要面對做不完的家事,因而在心裏產生了不平衡。

我記得我把自己累的感受談出來時,有同修說,不能喊累,你一這麼想,你就會更累。還有同修說他感到疲累時,他會盤腿打坐煉靜功發正念。每當聽到同修的修煉體悟,我不只看到自己還停於半天的狀態,更是感激師父的慈悲安排,借同修的口點化我。

三、結語

在查找自己的安逸心時,我認識到:安逸心其實是舊勢力鑽了我放縱的思想空子,阻擋我向上修煉,我自己被迫害,而人的這面觀念還很認同,等於是把自己關進了觀念的牢籠裏。既然認識到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實際用行動去改變。

師父說:「有些人為甚麼他那個思想業力長期就消不掉呢?就是不去分清哪個是自己。為甚麼叫你修呢?首先你得把不好的思想修掉它,你能夠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是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所以才能把它消掉。其實,它真的不是你,它是你後天做事形成的各種觀念,甚至構成的業力,就這些東西。」「人想要甚麼,那是他自己說了算,只有你不想要這東西才能給你去掉。」[2]

以上交流是最近自己修煉上的一點心得,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