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吃肉看對享受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前一陣子我突然又吃不了肉了,算起來這種狀態在我的修煉中已經重複發生過幾次了。

在不能吃肉的日子裏,一到吃飯的時間,腦子想著吃甚麼的時候,反映出來全是帶肉的飯菜。那時候才發現自己吃肉的執著心又被帶動起來了,而且是不知不覺產生的。

為甚麼這顆心去了又有,有了又去,總是去不乾淨?我這幾天一直很困惑,正好我學到《轉法輪》〈第七講〉「吃肉問題」,看到師父講:「所以歷代高僧也看到了人在吃肉這個問題上不是甚麼關鍵問題,關鍵問題是那個心能不能放下,沒有執著心吃甚麼填飽肚子都是可以的。」[1]「填飽肚子」這幾個字凸顯了出來,我開始領悟到當我放下執著時,吃飯對我來說只剩下填飽肚子的作用而已。但是我的那個執著心僅僅是吃肉嗎?

在現在物慾橫流的社會中,常人在吃喝上肆意的追求著新鮮刺激感和滿足感,美其名曰所謂的享受生活。我雖從小修煉大法,一直抵觸著這種誘人的「吃喝」,但是在進入社會這幾年還是深陷其中而不自知。如公司聚餐、同學聚會、喜宴等,甚至連我平時和同學同事每週去打打牙祭、下館子吃頓好的早已不僅僅是為單一的「填飽肚子」。我的吃飯漸漸成為我享受生活的一部份,在我放縱自己的食慾時,常人中的誘惑將我牢牢的套住,尤其是現在飯店的飯菜為了提高價格,大多數都是帶肉的菜,這無形中讓我這顆吃肉的執著心反反復復的產生。

有時和同修一起在外面吃飯時,我一般都是找個餐廳,要個套餐或炒菜米飯。當看到年長的同修不捨得在外面買飯時,我總是向外看,說她們太節儉,利益心重。並且越發的在她們面前買更多的飲料、甜點之類的,來顯示自己「對利益的不執著」。現在想想那時的自己在享受心的控制下有那麼多可笑的行為,還覺的自己比她們這方面修的好。而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輕同修中,大部份都存在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在一起吃飯時更是毫無顧忌的,根本不覺的不對,選一個優美舒適的餐廳,選自己那天想吃的,吃完後喝個飲料,吃個甜點,這個過程最少要一、兩個小時,因為周圍的常人都是這般,這也就成為我們正常生活的一部份。

這個享受心漸漸侵蝕著我生活中的其它部份。在電子產品上,一個台式電腦不夠,還要個筆記本,還不夠,還要個平板,還不夠,還要兩、三個手機。為甚麼要這麼多,因為我累了躺床上時,想上網,可以用筆記本;想聽歌或看視頻可以用平板;想上微信、QQ、聊天打電話可以用手機;為甚麼要那麼多手機,因為我要最快的系統。這些又加深了我的懶惰心,而且讓我更加深陷網絡中不可自拔,讓時間在我玩這些時迅速的溜走。

同時在物質上的享受還體現在買東西買好的,看到甚麼感興趣的東西即使沒甚麼太大用處也想買回來,無論是衣服、家居用品等等,雖然沒有達到常人的那種追求名牌的程度,但還是會在我經濟允許的範圍內買最好的。而這些的理由往往是甚麼貴的東西用的時間長、質量好之類的,這就促使我沒事去淘寶上看兩眼、去商場逛兩下。前幾天看同修寫的文章《霧霾中國與灰埋龐貝》,看到龐貝古城中的人在吃穿用玩上面的極度享受造成了他們的迅速覆滅,更是為自己沒發現這顆享受心感到後怕。

師父在法中講:「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1]作為一個修煉人,要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不能像常人一樣追求享受,因為它會消磨我修煉的意志,同時增強我的懶惰心、安逸心、怕吃苦心。也希望和我有同樣執著心的同修能重視起來,不要放縱自己生活中的每件事,那都會形成修煉中的大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