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闖過身體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於二零一二年因講真相被邪黨非法判刑三年。在三年的冤獄中,監獄邪黨人員為了「轉化」我,想盡了辦法,用盡了招術,但仍未達到目地。

當然這過程中也暴露了自己修煉中的很多不足,也走了一些彎路,包括這次遭遇的三年冤獄也是自己的修煉中有了漏,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有些表現看似堅定,但卻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大法,沒完全在法上去否定迫害,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都是自己在今後修煉中要歸正的,在此就不細述了。

三年的冤獄期間,為抵制迫害我曾多次絕食,由此也多次遭遇野蠻灌食,加上獄中對我身體和精神的非人折磨,使得我的身體非常虛弱。大約是在二零一四年的上半年吧(具體時間記不清了),那時邪黨監獄對我的所謂「轉化」徹底失敗後,便罰我每晚站到深夜十二點後才能上床睡覺。清晰記得就在那時的一個晚上,我站到十二點後上床睡覺時,儘管身體非常疲倦,但卻怎麼也睡不著,就在我怎麼也睡不著時,突然一個非常強的意念打入我的腦中:「現在制不了你,等你出獄後把你的身體拖走」。當時我全身心都震驚了一下,立即意識到這是邪惡舊勢力打到我腦子中的,是舊勢力的安排,邪惡還沒有放過我,心中隱隱有些怕。就在我的怕心剛一出來時,又一個意念打入我的腦中:「有師在有法在,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誰也動不了你」。這一瞬間,只感覺是師父把這一法理打入了我的腦中,怕心頓時消失。於是我躺在床上,心裏反覆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

二零一五年,我帶著一個非常虛弱的身體出了監獄,回到家裏。果然,舊勢力開始對我下毒手。出獄的第二天起,我全身無力,胃很難受不能吃東西。接下來一天比一天難受,胃脹痛,不吃東西都脹的很難受,全身許多部位都有不同程度的脹痛,晚上不能睡,白天不能吃,全身無力。面對這種狀態,我知道這全是假相,是舊勢力想用這種方法拖走我的肉身。獄中那個難忘的夜晚師父給我的鼓勵我牢記在心,從法理上我也非常清楚我的身體早就沒有病了,一切都是舊勢力演化的假相,我如果承認了它,就會走到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去,就會非常危險,不但不能證實法,還會給證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絕不能承認這一切的,必須堅定的否定這一切安排。

只是法理上明白了還不行,關鍵是在行為上要做到,要用行動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講過:「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2]只有大法才能賦予我正念正行的力量,加上三年的冤獄生活沒能系統的學到法,只能背一些簡短的經文和師父的《論語》,所以出獄回家後的頭等大事就是學法。在出獄的第二天,我找來《轉法輪》,開始學法、煉功、發正念,高密度發正念,有時一發就是一、二個小時。然而要做好這些事情就必須得有一定的體力,所以我在一開始身體疼痛、胃脹的很難受的時候,我就不承認它,我無論多麼難受,我都照樣吃東西,哪怕吃一點點,我也必須吃,有時候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很想趟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我必須起來,用正念打起精神,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早晨三點五十分參加晨煉,白天學法,高密度、長時間發正念。到晚上十點五十分便增加一個小時的煉功時間,動功、靜功交替進行。特別是在晚上煉功時,干擾很大,本來我早上打坐一個小時內腿是不痛的。可一到晚上增加煉功時間打坐時,連續三個晚上打坐煉靜功時,腿非常的痛,腿剛一盤上就開始痛,幾乎一分一秒都是咬緊牙關熬過來的,雖然痛的全身直冒汗,但我心裏不停的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因我沒有退卻,仍然堅持早晚煉功,邪惡也就沒招了,晚上煉功就不痛了。

在這段非常艱難、身體非常難受的日子裏,我在家人面前,從不提我身體的各種難受情況,所以家人除了知道我在監獄遭遇嚴重迫害身體還很虛弱外,不知道我身體有任何不適。我也儘量不在家人面前表現出難受的病態。我覺得如果我向家人或親朋好友訴說自己的症狀(假相)時,就等於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承認這種假相,根本就不提它(和同修交流切磋除外),甚至難受的表像我都不去表現它,不把它當回事,不讓家人看到我像個病人似的,就是有同修來看我,我也儘量表現出最好的精神面貌。這也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真正的證實大法。所以在魔難中真的是「心一定要正」[3]。

當我堅定的否定著舊勢力的安排時,師父就在幫我,就在減輕著我的痛苦,我就一天天好起來。大約兩個星期後,我走過了這場舊勢力強加給我的魔難。在此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師父為弟子受苦了!

通過這次經歷,我回憶起了迫害這些年來,我地一些在冤獄中被迫害呈病業假相的同修,他們走過了獄中的魔難,出獄回家後卻沒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相繼被病業拖走肉身,而且為數不少,有的就是在出獄很短時間(一個星期)內就被拖走了肉體;有的時間要長一些,還有一年以後才拖走身體的。舊勢力是邪惡的,但是只要我們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真正的信師信法,從一思一念直至行為上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就會為我們做主,邪惡就無法達到它們的目地。

師父的救度之恩,無以言表,唯有精進報師恩。弟子知道,修煉的路走到今天,弟子還有太多的不足,也有太多的遺憾。留給我們的修煉時間已不多了,弟子將更加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這最後的修煉時間。再一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也謝謝所有幫助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