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迫害中看對舊勢力的部份否定與全面否定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很多同修分不清「舊勢力的干擾,還是師父的安排」,從而進退唯谷;有同修長年陷於病業中,嘴上反迫害,心裏很無奈;還有同修長期處於經濟或家庭困擾,在舊勢力的迫害中苦苦掙扎,好像不認同現狀也不行,只能做到部份否定。

有同修能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但長期學法也沒悟到如何突破,甚至習慣成自然,對舊勢力隱秘的干擾意識不到,以為在否定,實際已認同。在此與大家交流,悟性所限,不對之處請大家指正。

1.徹底否定舊勢力迫害,走最正的路

明慧網交流文章《看見宇宙中的錄像》一文講了個例子:同修A看見一次自己走路,突然感覺一條腿長、一條腿短,瘸了,A當時心裏就否定迫害:「我是大法弟子,誰也不能迫害我,否定舊勢力的存在,滅掉它們。我有師尊在管,誰也不許插手。」A心裏一直在排斥身體出現的狀況,告訴兩條腿:「好好走路,不聽舊勢力的,聽主元神的,腿正常起來。」走著走著聽到「咯登」一響,骨頭復位,腿正常了,從腿瘸到正常,A走了五十多米,心很平靜。錄象顯示:如果A一念不正,就真瘸了。

很多同修很受啟發,認識到同修A過這關時,徹底否定了舊勢力迫害,純淨無雜念,一下就過了一個弄不好要瘸半生的大關。向內看自己,我自己遇到這類事,也會這樣迅速昇華嗎?哪裏需要提高?比學比修看自己,就會看到差距,從同修的交流中受益。

2.第一念,不能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

同修B說:「假如我遇到那個考驗,我第一念總是習慣向內找自己,問自己:這是干擾,還是扭筋了?扭筋了,停下來跺跺腳,還不行,就找心性哪兒出毛病了?怎麼會這樣?我知道這不是病,決不會上醫院。」

同修C說:「要是我遇到,恐怕還得上醫院拍個X光片子,看著腿骨的樣子才放心,再好好從心性上找原因。」

B、C這樣表面向內找符合法,其實已經承認舊勢力的干擾迫害了,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已經不符合正法要求了。

《轉法輪》第四講中說老太太被車撞:「那個學員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說:沒事兒,你們走吧。撲了撲土,拉著老伴就走了。」

我們悟到這裏有徹底否定迫害的一層內涵,病業襲來,法徒第一念,應該打心底裏認為自己沒事,迫害與自己無關,舊勢力不配這樣干擾,從而做到徹底的否定,關就徹底過去了。這樣的第一念才符合大法要求。

面對車禍等索命大關,法徒如果第一念是:我咋這樣了?咋遇到索命的關了?我得看看這索命的舊勢力是咋安排的,它們這麼安排不符合法啊,跟它們溝通一下,善解不成再反迫害……如果這樣肯定趴地上起不來了,第一念不對,先承認了迫害,癱瘓多久得看何時在法理上能歸正了。

而B、C上面的思想,實質就是這樣,第一念不是否定迫害,而是陷入迫害中,問:我咋這樣了?咋遇到這事了?從常人的「腿扭筋」開始找原因,都是陷入其中、承認迫害的症狀。承認的成份越多,陷的越深,越難過關。拖延很長時間,等於自找苦吃去修煉,不是正法大道。

3.陷入迫害去分析、總結,不是正念

有不少同修說:病業來了,如果是師父安排的消業,我就承受,如果是舊勢力安排的干擾,我就否定。關鍵是分不清。

師父講過:「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1]

筆者理解,師父沒讓弟子去分辨,迷在那個層次中永遠分辨不清,師父的安排你能看到麼?永遠看不到。分辨本身就是常人心,一分辨就偏離法,陷入其中,鑽到裏邊出不來了。

同修B、C,第一念是陷入其中去分析,就是攪在具體事裏不能自拔了,還去區分是干擾還是扭筋?越是小道講究越多,都是需要去掉的觀念。不是徹底否定迫害,帶有不同程度的承認,這樣的結果,就是陷入不同程度的病業,偏離了師父的安排。陷入其中再否定,怎能徹底?還耽誤了救人的使命。

師父還講過:「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2]

對照這段講法,大家悟到:同修A遇到的難,不是師父安排的,是舊勢力強加的,只不過師父將計就計給弟子樹立威德的機會。A做的正,第一念徹底否定。根本不去分析:舊勢力根本就不該存在,還分析它們的安排幹啥?

同修A迅速闖過強加的腿瘸病業關,他分析、總結了麼?無需分析,闖關經驗瞬間總結完成,就是徹底的否定舊勢力。

正法時間越來越緊,救人急,精進的大法弟子每分鐘都溶於法中在助師正法,怎麼還有閒情去分析舊勢力的迫害安排?它們根本不應該存在、不配大法弟子去分析。對它們就是徹底的否定和鏟除。如果能做到這一點,舊勢力對你聞風喪膽──為甚麼只能在發正念時能做到這一點,平時就沒有這個正念呢?沒有這個正念,舊勢力殘餘在你身邊來去自由,施加迫害,那就是認可迫害了。

4.第一念不同,病業結果不同

《轉法輪》第四講中:「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對這段法悟不透,導致實修中出了不少問題。

(1)同修D,往常四、五天消完的病業,十五分鐘解決。

同修D一次病業突然襲來,重感冒症狀,頭劇痛,流鼻涕,身子散架了一樣,往常這樣的病業就躺倒了,要消個四、五天,可是悟到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病業干擾,當時第一念就是我沒事,盤坐發正念,十五分鐘後,病業症狀全無,繼續做證實大法的事。

(2)同修E,病業一來,馬上休息去學法,證實大法的事歇幾天再說。

經常是大法需要配合的工作來了,同修E也來病業假相了。她第一念常常是:我不行了,證實大法的工作歇幾天吧。這本身就是對舊勢力迫害的認同。有時第一反應是猶豫,看自己這次行不?行就幹,不行就算,這樣第二天就不行了,又休息去了,這也是對強加病業的承認。

(3)同修F,絕不耽誤大法工作,頂著病業幹。

有時病業假相也同時壓向同修F,但是F一直堅定:絕不能耽誤大法的工作,一邊為法付出一邊消業,雖然病業不耽誤事,但是畢竟沒徹底否定病業假相,大法工作多少也會受影響。

(4)同修G,遭遇病業,躺倒消業。

《漸悟狀態中看到的長期病業(十二)》提到一種較為普遍的情況:「承受基本相近的病業,別的同修不當回事,堅挺著照樣學法煉功,三兩天就過去了,而她得在床上歪著、躺著,看不了書只能聽法(不停的走神),得十天半個月,最後是熬過去的……這種苦熬過關,不提高心性的做法,好像過去世間小道,不是直指人心的大法修煉。而她這種不能吃苦的心,還不如世間小道呢,對法的理解也無法深入,長期停留在感性認識。」

同修G就是這樣的典型,病業壓下來,G心裏念「全面否定舊勢力安排」,沒用。因為G在病業中所有的表現:不煉功、躺倒、不願意看書只能聽講法、不時打瞌睡、時不時就念叨「我難受」……沒有一處正念正行。

這裏的同修B、C、D、E、F、G,都是一九九七年以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G三年來每月一兩次,一來病業就倒下,三、四天消完業又跟沒事人一樣。還以為自己特殊,沒準是師父給這麼安排的。沒有正念正行,被邪惡抓住了迫害的把柄──要把她的正念迫害出來。當然舊勢力這麼做是犯罪,但是,被它們抓住理了,這時候再發正念否定迫害也不起大作用,為甚麼?

5.任何情況下,舊勢力都不配插手

舊勢力按舊宇宙的理在行事,它們配管大法弟子麼?不配。大法弟子有漏、修的不好,它們也不配插手,有師父在管。是舊勢力不聽師父的話,非要插手迫害,所以,大法對它們的否定、鏟除,是無條件的。

可是有很多同修模糊的認為:只要我們有漏,舊勢力就得來插手,無奈的認可了它們的插手,這不符合法。師父永遠不認可它們,法徒如果在思想上,能對它們有一絲的認可,哪怕是無奈的認可,也不行。

6.否定迫害與向內找

向內找是正法修煉一直要保持的心態,但是,迫害襲來、病業壓來的第一念應該「我沒事」、全面否定,發正念鏟除,而不是此時向內找。就像遭遇車禍,你第一念如果不是「我沒事」,而是「我咋遇這事了?我得好好找找我自己」,保證趴地上起不來,加重了索命的迫害,因為你第一念承認了迫害。

同理,迫害襲來、病業壓來,跟發正念時一樣,都是舊勢力殘部來了,此時的第一念,應是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絕對沒事,你的迫害與我無關,我聽師父的,不聽你們的,全面鏟除。

但是,如果全面否定和發正念沒能徹底鏟除干擾,就一定要停下來好好找找自己了,這是自己心性上的問題被舊勢力抓住作為迫害的把柄了。自己的執著,心性問題,都對應著沒有同化法理的人心。

我看到一種情況:你的執著心也是物質存在,舊勢力呆在你執著心散發出的那個場裏迫害你,發正念的功打不著它,因為你在保護那些執著心不放啊。或者它抓著你的執著迫害你,短處在人家手裏攥著,你要護短啊,怎麼鏟除呢?不能只在發正念前清理自己的執著,平時也得修心去執著,那也是在清理自己,不能護短。

執著心不斷被抑制、消減的很小的話,黑手爛鬼也藏不住了,發正念完全可以鏟除它們。

7. 陷入迫害後,正確總結教訓

如果同修沒把握好,陷入迫害中了,就得好好向內找,認真總結教訓。總結錯了不達標,如果把舊勢力的迫害,總結成師父的安排也不行,悟不到第一念的重要也不行,達不到純淨(同修A那樣純淨的沒有舊勢力強加的任何觀念,值得借鑑),病業就會拖長,或者陷入其它迫害出不來。

(未完,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