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各種慾望執著的迫害看對舊勢力的部份否定與全面否定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每一個執著不放的慾望,都是對舊勢力的認同,因為它們都被舊勢力放大了。

1、色慾死關的迫害

實修中大家也看到了,犯色戒的同修舊勢力是絕不放過的,很快會陷入牢獄之災,除非他們脫離了正法走邪道,成為舊勢力禍亂大法的一顆棋子。沒犯色戒、但是色慾心重的,也是麻煩不斷,特別是各種病業,這都是被舊勢力修理的把柄。執著慾望的本身,違背大法的要求,就在承認舊勢力,如何否定它們?

2、向內找,清除自身上的不正的因素

師父講:「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1]。

我體悟,大法弟子有不好的觀念,包括不好的色慾、權欲、利慾、妒嫉、顯示等等,但都不強,在大法中應該很快能去掉。但是在末法時期,舊勢力的低層滲入大法弟子體內,不斷強化那些不正的念頭。如果我們的主意識不能正念清除這些觀念和執著,身體就會被後天觀念和邪惡因素控制,拖拽著甚至控制著學員栽跟頭、犯大錯。怎麼徹底否定?就是遵循師尊的教導,無條件的向內找,絕不放縱或忽視這些不正的念頭。嚴肅的去掉後,黑手爛鬼還能利用甚麼呢?就在這點上真正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

3、權力慾,損害整體

權力慾是常人一種強烈的慾望,很多同修意識不到,結果栽了大跟頭。

執著於當大協調人,是不是權力慾?執著於幹大事、轟轟烈烈的顯示自己的調動能力,是不是權力慾?不當協調人了,心裏不平放不下,是不是權力慾?協調人個別時候知道自己錯了,不改,這事我說了算,心裏一句「也許不會有啥損失吧?」就掩蓋過去了,是不是權力慾?都是。對權力的執著,也是在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因為自己的小執著被舊勢力放大了,在招迫害,由此造成過太多的損失,教訓慘重。

在海外,同修在配合中不服從協調,執著於自己安排自己的事,是不是權力慾?也是,是潛在的,總以為自己有權安排自己的工作,跟協調人對著幹。在常人工作中不敢這樣對常人的上級,但是敢頂同修協調人。當然提合理化建議是可以的,但是不被採納就頂個沒完,違背了師父講的:「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2]甚至不符合自己的安排,就不好好幹了,工作中心裏跟別人擰著疙瘩,找藉口就走人,不管會給整體造成啥損失。

4、執著利益,變相隱蔽

同修都知道修煉中執著於利益、錢,一定要栽大跟頭,明知故犯的大有人在,栽了跟頭,也否定不了經濟迫害,因為執著利益的本身,就是對舊勢力的承認。此心不去,怎麼反迫害?

不少同修自以為利益心早去了,自己早就不執著錢了,但是把執著轉移了。他們執著於兒女、父母、親人的利益,維護他們的利益不受損失,損失了就放不下。甚至完全為兒女攢錢、為孩子活著,這樣慣出來的孩子要麼不得法,要麼後來放棄修煉。同修長期執著於親友利益,長期為常人義務奉獻,忘記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和誓約。有的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被迫害早走了。

5、每一個慾望執著,都是舊勢力迫害的把柄

《漸悟狀態中看到的長期病業(十三)》中談到: 老學員的多種慾望長期不去,會成為舊勢力病業迫害的把柄……愛吃好吃的,愛聽好聽的(只能聽順耳的話,聽到逆耳的話就當作干擾),愛看常人中好看的,愛物質享受,愛花錢……生活標準降低一點,在吃的慾望上都受不了。

有同修的慾望在名牌手機,有同修執著微信,都有因此被迫害的。還有同修遇到問題不是對照大法,不挖出內心的執著,而是執著於常人技巧、方法,不管那些符合不符合法,結果陷入常人中疲於應對的漩渦,反而麻煩不斷。人心泛起,給自己招來的對手,是源源不斷的舊勢力殘餘。

師父講過:「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3]

大家想想,按舊勢力的要求做,就是在承認它們,還怎麼否定呢?心裏執著的不行,形成慾望養成癮,執著心就是舊勢力的保護傘,根子在自己心裏。

所以學法不能像佛教念經那樣走過場,那是修副元神、讓副元神悟道,大法修煉修主元神,學法一定要對照自己,挖掉那些執著不放的慾望,主動同化法,這樣舊勢力的迫害在自己心裏就沒有根了,才能根除。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全文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