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七二零」北京上訪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歲月如梭,又一個七二零到了。十八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天早晨,我們正在廣場煉功,輔導員把我叫到一邊,說昨天晚上某某站長和輔導員被警察叫走,一夜未歸,趕緊通知各煉功點負責人商量怎麼辦。

經幾個同修商量後決定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情況。當時我們雇了二輛出租車共九人。我們車上四人,之前A同修給了我們一人一頂帽子戴在頭上,車到了霸州就被警察截住,查看去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倆同修下車說我們是去承德旅遊的,這樣就放我們走了。

到了北京郊區下車後,沒看見另一輛車。我們又坐公交車到了西市,已經晚上六點多鐘了,順便到小吃部吃了飯,就到街上去找信訪辦在甚麼地方。看到滿街的便衣,還有來自各地的法輪功學員。

晚上我們只好找個胡同把報紙鋪在地上休息。第二天,我們找信訪辦的時候,警察把我們拽住,拉上大客車,車裏擠得滿滿的都是大法學員,把劫持的人都拉到豐台體育場。人太多了,在四十度的高溫下暴曬,沒吃沒喝,學員們仍堅持著。警察把來的人歸類,是哪個省的去哪,我看山東的最多。

我們集體背師父的《論語》、《洪吟》,場面感人。警察把所有人包圍住,還有帶槍的士兵。我要求上廁所,警察說:「就你喊的最歡,聲音最大。」不讓去,我只好憋著。我還看見我地一夫妻同修帶著七、八歲的孩子也被抓到這裏。

到了半夜把我們弄到大客車上拉到山東禹城,而後又被送回本地,遭受不同待遇,我被拘禁在單位。

從這天起,中共江澤民集團全面瘋狂迫害法輪功開始了,鋪天蓋地,邪惡至極。這一天永遠映在我的記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