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七二零大上訪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五點多,法輪功學員從四面八方來到衡水市人民公園的假山腳下。幾分鐘,一大片方隊就齊刷刷地排好了。舒緩悠揚的法輪功煉功音樂響起,學員們整齊劃一的手臂緩緩升起、落下。整個煉功場上像往常一樣,洋溢著一片祥和、寧馨兒。

然而,場外氣氛卻大不一樣了,嘈雜的聲音越來越大。一看,原來是警察和便衣們圍了一大圈驅趕煉功的學員們,並且開始吆喝道:「法輪功已被中央定為×教,以後不許再來煉了。」

我們簡直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法輪功叫學員們按著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的心性,做好人。這有甚麼錯?通過修煉,有多少人告別了疾病折磨又從新走了出來服務於社會;通過修煉,有多少人不計名利處處做好人好事帶動了社會的道德回升;通過修煉,多少浪子回頭人心向善穩定了社會!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呀!社會離不開法輪功,我們不能不修煉。這一定是中央有奸佞之人,這一定是政府誤會了。不行,我們一定要用我們的親身體會向中央呈明,法輪功是正法,中國不能沒有法輪功。

回到家後,我們便懷著悲壯的心情抱著「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堅定意念,匆匆的向北京趕去。哪知道,到了北京西站還未出站,就被出站口兩邊站滿了的警察們截住盤問、搜查。我被非法扣留了並被劫持到北京豐台體育館。當時體育館內看台上、看台下坐滿了來自全國各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看到又有一大卡車同修加入就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嘩嘩的掌聲有如洪水出川,氣勢恢弘,直衝九霄,淹沒了一切雜音,令人激昂,令人振奮。我們剛一落座,讀法背法的聲音便轟然響起,轟轟的聲響,直衝太空,震動寰宇。在這轟隆隆的法音中,我覺得自己變得非常高大,偌大的體育館變的那麼微小,那些警察們的雜音完全被淹沒。我覺得他們是那樣渺小,那樣可憐。

突然,嘩、嘩、嘩……的掌聲又有節奏的此起彼伏地響起,人們都滿含著熱淚激動地抬眼望著遼闊的天空,啊,那是滿天飄轉的法輪!五顏六色的彩球……開初,這掌聲驚動了紮堆聊天和走動的警察們。他們茫然地跟著學員們的目光抬眼望高空,但就是甚麼也看不見。到後來他們也就麻木了,你們願看就看吧,背就背吧,拍就拍吧!他們就三五成群的聊天去了。

一車一車的法輪功學員繼續被拉來,體育館裝不下了,要分流了,他們讓一省一省的學員到門外排隊上車。出了門不甘被非法扣留的法輪功學員們,在排在頭裏的學員帶領下向東,東南方向跑去,後面看押的警察急了揮舞著電棍猛追,嘴裏罵罵咧咧著費了好大勁才把跑遠了的法輪功學員們趕到車上,拉往不同的地方。

我們是被拉往廊坊的,天,慢慢的黑下來,滿載法輪功學員的汽車在空曠,安靜的大馬路上向前疾馳。車內一個廊坊的和一個衡水的大法學員交替著向押車的警察講述著大法弘傳給人類帶來的美好,講述著自己的修煉體會,滿車的人們也都不時的插言配合著。這些發自肺腑的真切心聲,感動著司機、感動著警察,也感動著學員們自己。警察也激動地說:「等形勢好點,我也煉!」

廊坊農校的操場上戒備森嚴。四週的警察們像看管犯人一樣,洶洶地盯著修煉真、善、忍的這幫好人們。一會兒吆喝著到這兒排隊,一會兒吆喝著某地的學員到那兒排隊。「你為甚麼不去排隊?!」一聲怒吼,驚動了眾多學員。「我在煉功。」一位女學員斬釘截鐵地回答。幾個警察一擁而上抬起這位正打坐的學員就走。「同修們,我們吃了那麼多的苦為了甚麼呢?」一聲吶喊,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同修們──,我們的位置就應該在這位同修那兒!」一位衡水的學員,喊出了所有學員的心聲。學員們呼──,就像潮水般地湧向打坐的同修那兒。

「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師尊的詩,一遍遍的從每個學員們的心底流出,充滿神聖,響徹了整個夜空!一切嘈雜的聲音,聽不到了,警察們歇斯底里叫喊聲,聽不到了。廊坊農校的一些宿舍樓的窗戶打開了,一些人頭在窗口上攢動。他們在看著,他們在聽著。看吧,看看這是一群甚麼樣的人,聽吧,聽聽這是一些甚麼樣的聲音!

「我是廊坊的大法弟子,修煉前我渾身是病修煉後我無病一身輕……」

「我是…‥」前一個同修剛剛講完,又有幾個同修爭相喊出:我說,我說。人們真誠的,爭先恐後的講述著各自在大法中受益的感受。講述著自己是如何放棄名利努力去做一個好人。幾千人的廣場上,是那樣的祥和,安靜。彷彿天上地下都在默默地傾聽著法輪功學員們的傾訴。

「我是河南的法輪功學員,現任某縣的公安局長……」學員的聲音未落,一個警察吼叫:「你還是公安局長?你別給警察丟臉了!」話音剛落,操場上就出現一陣騷動。周圍的警察們就如臨大敵般,提著警棍殺氣騰騰地衝了過來要抓發言人。學員們唰唰的急速地伸出堅定的雙臂,胳膊挽著胳膊,把正在發言的學員像銅牆鐵壁似的圍了個水泄不通。警察們急了,猛抽猛踹外圍的學員們,但,他們最後也沒有衝進去。警察們雖然狂暴的抽打,學員們卻沒有感到疼,十幾天後我回到家洗澡時親人告訴我,腿上有大半個紫黑色的鞋底子印。

法會在無任何人的組織下,有序的進行著。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大法,我們要堅修到底!

一抹新月正慢慢地向西山下滑去。天空被一層薄薄的雲彩覆蓋著,黑夜籠罩了大地。

夜深了,上告無門的大法學員們也漸漸地躺在了光光的水泥地上,臉上露著堅定,露著安詳,他們睡著了。開了天目的同修說:地上鋪著紫紅色的,厚厚的,毛茸茸的地毯。是的,我們沒有感到硌,沒有感到冷。

七月二十一日的早晨,警察們在學員中竄來竄去,抓走了幾個昨天晚上交流發言的學員。他們被警察們四個人抬一個,叫著號扔到了卡車上。「還有她!」一個警察指著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學員吼叫著。幾個警察迅即衝過去。這位學員拉著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她聲音略微有點顫,但,卻是語速緩緩而又堅定地說:「孩子,咱們走!咱跟師父回家!」那一副視死如歸的堅毅神態,永遠定格在了我的腦海裏。

太陽越來越高,在三伏的季節裏,火辣辣的日光並沒有使待在水泥地上的學員們有甚麼炙烤的感覺。除了被辨識是哪個地區的時間外,人們在回想著師父的法,在思考著出去後如何再去上訪?……

不知是從甚麼時間,也不知是從哪兒走來了幾個小孩,他們用小手抱著太陽傘、冰糖、汽水、麵包等。他們穿行於學員中間,一會兒把東西放到帶小孩的年輕婦女身邊,一會兒又把東西放在老年同修身旁。沒有多少語言,沒有任何姓名。警察們也沒有禁止,他們就這樣忙碌著一趟趟的穿梭在人們中間。汗水順著他們的小臉頰流淌著,他們全然不顧,依然飄行在人群中,那情景令天地為之動容!這是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力支援,這是對江澤民流氓集團的無端鎮壓的有力回應。看吧,聽吧,法輪功會在大地人群中傳頌;真、善、忍會永遠根植於億萬人們的心中!

將近兩天了,同修們沒有吃一口東西,沒有喝一口水,可是沒有人覺得渴,沒有人覺得餓,也沒有任何熱的感覺。

下午,我市警察車來了。我們被非法遣返家鄉。一晃就要十七年了,這次經歷一直在我的腦海裏繚繞,我也懷念那次經歷中的同修們,好想與他們一起回憶那些珍貴的記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