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七二零」 北京學員的上訪遭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中共頭目江澤民操控的對法輪功迫害已經開始。「七二零」前一天,全國範圍的大逮捕已經進行,許多被認為是法輪功「骨乾」的成員都被非法拘禁或帶走問話。此前幾個月,法輪功學員煉功時不斷受到警察與便衣的監視騷擾破壞。

為了幫助政府了解真相,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法輪功學員不得不進行和平上訪。是遭到非法抓捕與破壞在先,上訪在後。北京學員上訪地點主要是西城區府右街與位於西石庫一帶的信訪局。我是去信訪局西門上訪的,幾經周折才找到。

七月二十日那天上午我到時,已有了許多學員,沿著信訪局西牆外形成幾排長列,神色凝重,程序井然。除了有時背誦《論語》外,很安靜。後來,有老學員找到我,說,我們上訪應當有一份書面的材料,讓我起草。主要是先介紹法輪功是甚麼(上乘佛家功法,修煉真、善、忍,有提升精神境界和祛病健身奇效,有益於他人與社會等等),然後三點訴求:一、無條件釋放被非法抓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二、恢復法輪功書籍的出版與銷售;三、有一個正常的煉功環境。(大意)都是最基本的、很簡單的訴求,這個臨時的手寫稿一共只有一頁紙。我寫完後,準備尋找打印店打印。向南走到西四的丁字路口時,看見一輛又一輛空的大型公交車向我們上訪的方向開去,覺的他們可能要抓人了,就放棄打印趕快回到現場。面對那些士兵,我們手無寸鐵,唯一的準備,就是找繩子把鞋子與腳綁在一起,以防脫落。

當士兵開始抓人時,所有學員,不分男女,不分老少,都不約而同手挽著手,後排的人抱著前排人的腰,連接成緊密的整體。對方幾次都無法拉出一個人。過了一會兒,他們改變了手法,幾個彪形大漢集中對一個人下手,打開缺口後再對下一個。就這樣把長列「切」成方塊拆散,很多人都是被粗暴的扔進車裏,天氣炎熱衣服單薄,當時就受了傷。就這樣滿滿裝了幾輛車。

後來,車向南再沿長安街向西疾駛,大家通過車窗向路邊行人高喊,抓好人了!抓好人了!法輪大法好!……中午時分,我們被運到豐台體育場。過了一會,有價格昂貴的礦泉水、麵包等向我們出售。但是大家是來上訪的,很多人沒有帶多少錢,只能互相勻一下。突然,人群中發出歡呼,許多學員看到了天空中太陽旁出現的法輪。大家在烈日下圍坐在一起背誦《論語》,或進行交流。

豐台體育場的公廁在體育場外,有更大範圍的鐵製圍欄將體育場和這些配套設施圍住。我們沿著公廁旁一條路,發現了一個小門可以出去,立即回來告訴大家。但有學員說,我們不走……一定要一個說法。我們覺的有道理,就都沒走。我與一位同修從小門出去,到一個超市買了一些正常價格的礦泉水和食品,收集了一些舊報紙與超市海報,便於大家使用。

到豐台體育場後,我們一直被置之不理。下午,場內開進一輛大型公交車,一些同修被抓到車上。沒有被抓的更多同修都奔跑過去攔那輛車。我當時不小心摔了一跤,被同修一把拉起。偌大的體育場,一輛大車,一群人。大車一再轉向開走,人群一再奔跑攔住。後來車子轉向後快開,就在眼看追不上的時候,突然,車子冒了黑煙開不動了,被抓的同修終於下車回到大家中間。

傍晚時。形勢越來越嚴峻。聽說有同修上廁所時被路邊的車打開車門抓進去。我與一位同修準備去看一下,只離開體育場門短短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再回去時看到一隊一隊的士兵向裏開,試了幾次都進不去了。只好先回去,第二天再上訪。到西單路口,已是街燈初亮。突然迎面走來二人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原來他們是聞訊趕來的外地學員。我們很奇怪他們怎麼知道我們是同修,低頭一看,腳還和鞋子綁在一起。

次日,我安排家人去單位辦公室取回放在那裏的大法書籍與資料,自己繼續去上訪。想不到被單位截回。原來電視台要播那些邪惡的東西,迫害公開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