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校教師的修煉心路歷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盪滌人世間一切邪惡與污垢,歸正一切不正的和變異的,福益社會;他使人身心健康,樂觀向上,善待他人;他約束著人的言行,讓人做個好人,更好的人,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從而促使人類的道德全面回升,給人類帶來光明與希望!這一切,在法輪大法傳世的二十六年的過程中,在每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修煉實踐中和那些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世人中已經形成共識,那些在大法中受益的國家與地區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心聲──法輪大法好!

我把自己在法輪大法修煉的二十一年中親身經歷的一些事講給您聽聽,聽完我講的故事,想必您也與我產生共鳴──法輪大法好!

修大法 身心健康

我是一名高校的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前是個對名利很看重的人,一旦覺得同事或領導在某件事情上對自己不公平,會幾天幾夜睡不好覺,很長時間也過不去。在名利中的掙扎,如此心胸狹窄自然傷害身體,得了很多病:低血糖、心臟病、胃病等等。特別是胃病比較嚴重,不能吃任何生、冷、硬的食物,只要吃一點,後半夜就別想睡覺。當時我們學校的衛生所給我開的胃藥叫作「猴頭菌片」,是一種胃癌早期的預防藥。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日,當時在省內有點名氣的一位氣功愛好者向我推薦法輪功。他說:「其它的氣功都是皮毛,只有法輪功才是真正的高深功法。」也不知為甚麼,當時我一聽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心裏就一震,而且非常興奮,急切的想學。這可能就是佛家說的緣份吧!

那是五月的中旬,我得到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和另外三本法輪功師父著作。我打開《轉法輪》,看到師父的照片就覺得是那樣的熟悉與親切,我開始如飢似渴的讀書,我的整個身心一下子就溶到書中去了,感到自己在被強大的能量圍繞著,來自內心的喜悅與激動無以言表。所有的感受匯成一句話:「我終於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找的!」

不知不覺我就把整本書看完了,一看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放下書,感覺自己還處在一種強大的能量之中。我知道自己今後應該怎樣做人了,今後的路應該怎麼走了,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

修煉了,在日常的工作與生活中自然就會主動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做。每遇到甚麼事,就會有書中的一句話或一段話出現在大腦中,指導我如何去處理,大到分房子,小到一個蘋果,如果某事自己還用修煉前那種自私的方法處理的,事後心裏會非常難受,心裏就會產生一種愧疚感與負罪感。這就是心法的制約力量吧。

那年,學校為了得到部裏的貸款,就把部裏辦公室主任的女兒「搶」到我們學校讀書。我正好教授這個學生一門基礎課。期末考試這個學生的這門課不及格。按照規定下學期開學要補考。這時,學校領導找到我,說明了這個學生的來源,並叫我給這個學生提高一下考試成績,不要讓她補考,說這關係到學校將來能否從部裏申請到貸款,還說這是學校領導的意思!

在這個學生的試卷上弄虛作假,這不僅違背教師職業道德,作為修煉人就更不能這樣做,況且這樣做對這個學生是不負責任的,是在毀這個學生,她會加強她仰仗自己父親的權勢的思想在大學四年的學習中混日子,那她甚麼都學不到,那是真正的在害她啊!我說明了我的想法,拒絕這樣做。後來另一個領導也來找我談話,我也向他說明了我不能這樣做的原因,他很無奈。他突然問我:「你是不是煉了法輪功後才這樣做的?」我說:「是!」

在很多人眼裏我很傻,這樣的好事都不要,還得罪了學校的領導,真是不理解!

不過我發現,在這件事後,領導們對我與法輪功好像有了新的認識,在以後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空前慘烈的迫害時,學校一直在保護我。

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我只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做。工作中兢兢業業,對名利從來不爭,甚至主動放棄。

為了配合高校教學改革,我們系帶頭實行課程體系改革試點,申請了高校教學改革項目。整個過程我都認真主動去做,從項目的籌劃到設計與完成一直到項目驗收,主要是我一個人在做。這個項目要報省裏評獎。我把單位事先擬好的報表報到學校。後來我看到在參與項目的人員排名中,我的名字幾乎是最後一名,有兩個從來沒有參與此事的教師都排在了我的前面。我知道這是我所在單位領導幹的。看到這些我只是淡淡一笑就報給學校領導了。

那個領導看著我的報表,沉思了一會含蓄的說:「你們單位是不是把這個排名順序搞錯了,你拿回去重報!」我說:「沒搞錯,就這樣吧!」他提醒我說,「這個排名順序可是涉及將來評職稱、分房子、長工資等福利待遇,你可要想好了!」我說:「就這樣報吧!」他不解的看著我,因為他非常了解我在這個項目中的投入。

我經常幫助困難學生,因為他們困難到甚至買不起教科書。我自費給學生買。學生因事耽誤了課程,我就利用課餘時間給學生免費補課。現在高校學生受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有的會經常給老師「好處費」,我都以「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的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人」而拒絕。學生都感慨的說:「老師,在當今社會像您這樣的人太少了,您真是出污泥而不染!」此時我會說:「如果你能認真看看法輪功的書,你也能做到的!」

魔難中師父保護

真心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師父會時刻在身邊看護著。這種保護當然是人看不到的,只有親身經歷的真修弟子才能感受與體悟到。

一九九九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剛剛看完師父的書,就感到身體非常不舒服,緊接著我開始發燒,咳嗽,渾身無力,吃飯都很困難,每次只能喝一小碗泡飯。那時,我就在想:「我是師父的弟子,我不會有事的。」家人與單位都來人催我上醫院,我就是堅持不去醫院。兩天後,我開始出汗,出過一場透汗後,我就舒服了,好了。

可第二天,又開始出現了發燒與咳嗽等同樣的症狀,而且比前一天還嚴重。家人還是催我去醫院,我還是堅持不去。眼看症狀越來越嚴重,高燒超過四十度了,伴有不停的乾咳,整夜都無法入睡。這時姐姐從幾百里外趕來,與單位的人一起把我抬到車上拉到醫院。

那天是週日,只有值班的醫生在。給我做透視發現:我的兩個肺葉全部呈黑色。醫生說已經沒有治療的必要了,醫院不收了!家人懇求醫生說:治好治壞我們不怪醫院,就把他死馬當活馬醫吧!

醫生這才勉強收留了我。

我知道自己沒有病,在心裏懇求師父:我知道我這不是病,只要不讓我發燒與咳嗽就行了。第二天,我就奇蹟般的退燒與不咳嗽了。醫生與專家會診,無法找到我的病因,都覺得奇怪,結果就按照肺炎來治療。十幾天後我的兩個肺葉就完全恢復正常。我知道是師父幫助了我。我在病房裏堅持學法和煉功。

按照醫生的說法,我這個年齡得這種病,至少一年才能完全好,而且能否真正治好還很難說。可我僅僅十幾天就好了,還是在沒有找到病因的情況下,只是採取了一些應急的治療。在他們看來這有點不可思議,是個奇蹟!對現代醫學是一個很大的衝擊!

人們當然無法知道更無法理解,在這個過程中師父為他的弟子做了甚麼,師父的付出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

一次母親去衛生間,剛一抬手拉電燈的開關線(一種老式的拉線開關),手一碰到拉線,還沒等用力拉呢,拉線就從上面的拉線盒裏斷了。當時,我正在看書,母親幾次催我把拉線接上,我沒有動,我想看完書之後再去。母親非常生氣,就在這時,突然全家停電了。母親立刻說,現在正好停電,沒有危險,趁這機會你快去把線接上。我當時感到事情很蹊蹺,有點不對頭,心裏還生氣的想:你平時不聽我的,這次一定叫你明白!我來到衛生間,把拉線盒蓋擰開一看,連接拉線的銅片彈到裏邊去了,要想接上拉線,就必須用螺絲刀把銅片撥拉出來。我手攥著螺絲刀的鐵把上去撥拉銅片。這時有個聲音說:「拿著螺絲刀的鐵把,要是突然來電,就電著你了!」我立刻把握住鐵把上的手換到螺絲刀的木柄上,就在這時,突然來電了,只聽一聲巨響,在我胸前不到一尺遠出現一個足球一樣大的金黃色火球。我當時就驚呆了。過一會我明白過來了,因為我看到螺絲刀的鐵把部份被電擊的裂開了。

試想一下:如果我繼續握著螺絲刀鐵把後果會怎樣!是師父保護了我!這時好像有個聲音在耳邊說:「以後可不能再這樣任性了!」

我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每個真修弟子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只是情況因人而異,千變萬化。在無神論者那裏,就會去尋找符合「科學」的牽強解釋了。

了解真相得福報

師父不僅時刻看護大法弟子,對那些支持大法,了解真相的世人也在時刻保護著。

我的姐夫是一個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對中共打壓法輪功非常害怕,不敢接觸法輪功。後來我在與姐夫的接觸中,給他講了很多真相,他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完全不是中共媒體上宣傳的那樣,他聲明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姐夫得到了福報。

一天,姐夫開車外出,到達一個十字交叉路口前準備橫穿過去,剛把車開到交叉路口上,一輛大物流卡車就直奔他的轎車而來。只聽一聲巨響,連人帶車被撞翻,轎車翻了幾個個才停下來。此時的他非常清醒,用腳把車門上的玻璃踹碎,爬了出來,只傷了一點皮膚。他馬上給單位同事打電話,請他們來幫助處理善後事宜。他心裏知道是大法師父救了他命。從那次後,姐夫對大法更加相信了,有時間會讀大法書。

我在妹妹家遇到一個上小學六年級的小女孩。這個孩子每次考試總是班裏的倒數二、三名。為此她的父親經常打罵她。她父親是個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可自己的孩子學習竟然如此之差,很是惱火。

一次期末考試前,我在妹妹那裏又碰到這個孩子。我就給她用她能聽懂的方式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孩子聽的很認真,很感興趣。我又花了一點點時間輔導她的數學,只是給她講了一道數學題該怎麼做。沒想到的是,這個孩子在期末考試的總成績一躍成為全班第二!這是師父給她的!她的父親樂的合不攏嘴,明白了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法,對大法有了一種敬仰的心。

我因為迫害初期依法上訪,去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竟被惡警綁架到勞教所。一年後回到家。學校以此無理解除了我的教職。我來到一直轄市的一所普通高校任教。因為我在工作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主動幫助別人,不爭名利,老師與領導都覺得我與其他的教師不一樣。後來他們知道了我修煉法輪功,才明白原來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法輪功這麼好,根本不是電視中說的那樣。我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按照修煉人標準去做,使他們了解了法輪功真相,也明白了江澤民集團和中共是在栽贓陷害法輪功。領導與教師對我都非常尊敬。我知道他們對我的態度就是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的認可與尊敬!

正是這樣,福報就連連不斷湧向我所在的學院與所任教的繫部。

這個學校是市裏的一所普通高校,招收的學生與師資水平遠遠落後於另外兩所重點大學。可是在全市高校一門基礎課的競賽中,我校學生的成績卻是全市第一名,領先於兩所重點大學。這門基礎課就是我們系部的教師來講授的。這是學校從未有過的榮耀,用那些領導的話講這樣的成績對學校來講「相當於放了一顆衛星」。更讓領導驚訝的是這樣的衛星後來又接連發射出去:

在全市的高校青年教師課堂大獎賽中,我校一舉奪下前一、二名!還是領先那兩所師資力量雄厚的重點大學,而且獲獎的兩位教師都是我們系部的。這是我們為學校發射的第二顆衛星。

在全國組織的大學建模實踐評比中,獲獎人數我校為全國第一!獲獎水平全國第二!這更是學校領導與教師做夢都不敢想的事!一個普通高校的師資與學生素質與那些全國重點大學比起來差距可想而知了,可是奇蹟就這樣發生了!這是這個學校的第三顆衛星。

我知道這三顆衛星的發射是這些領導與教師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善待大法弟子而得到的福報。這一切的發生,強烈衝擊著長期以來操控世人的無神論的思想體系,引領人們思考一個古老而又新興課題──百年來的馬列無神論思想為甚麼出現在我們人類?人從哪裏來?宇宙中有沒有超越人類生命的高級生命?神佛是否存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就是自己毀滅的過程?這一切的答案都在大法師父的著作《轉法輪》裏面,只要你抱著一顆真誠的心去誦讀,您就會找到問題的答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