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直在我身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今年七十五歲。我原來身患多種疾病,學練了五、六種氣功都沒好。修大法不到一個月,我的心臟病、末梢神經炎、十五年的過敏性腸炎、二十多年的關節炎等疾病全好了,現在走路生風,五十斤的一袋麵我能從一樓扛到三樓,身體健康,精神快樂。這是師父和大法給予我的幸福,我每天都在做著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三件事。現在談談我修煉中的點滴體會。

堅持晨煉 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晨煉是我從不間斷的事。

我雖然修煉這麼多年了,可是胃老是感覺不舒服,對它發正念也沒見效。於是我就求師父給我拿掉這個病業。

一天早晨我在煉靜功,不知不覺中就靜下來了。我就覺的師父從我嘴裏掏出一包東西,扔到我眼前,是一個白色塑料袋,裏面裝了一包剩飯似的東西,裏面有粉條及一些紅色的、白色的、綠色的和各種黏糊糊的東西。我一驚:這不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嗎!我睜眼一看,眼前甚麼都沒有。當時我的眼淚就唰唰的流了下來,啊,師父給我拿掉了那個大的病業。從此我的胃再沒有難受的感覺了。

謝謝師父!

兩次車禍 毫髮未損

我經歷了兩次車禍,但都毫髮未損。

那時我還沒退休。一天早晨我騎自行車去上班,在馬路左拐彎處,一輛摩托車從身後把我連車帶人撞翻了,摩托車跑出去五十多米遠才停下來。因是上班時間,維持秩序的交警立刻來了,交警來拉我,我說別動我,我能自己起來。這時撞我的摩托車車主也過來了,說:「大姨撞壞了沒有?到醫院檢查檢查吧!」我說:「沒事,你走吧,上班別晚了。」我自己慢慢的爬起來,撲了撲身上的土,騎上自行車就上班去了。

到單位脫下衣服一看,胳膊腿只擦破了點皮,啥事沒有,師父保護了我。

另一次是我和老伴出門去看望一個病人。剛出大門,碰到老伴單位的司機開車來給老幹部送白菜。司機看見我們後埋怨老伴說:單位給老幹部配的車,您從來不用,今天說甚麼我也要用車送您去辦事。我們說不需要他送,他堅持要送,僵持半天,看來是推脫不了了,沒辦法我們只好坐上了單位的車。

誰知車開到一個馬路拐彎處,後面一輛貨車就把我們的車給撞了。我和老伴坐在車後排,聽到巨大的響聲,還以為是別人的車出事了。下車一看驚呆了。只見大大的玻璃碴子撒了一地,兩個靠背從後窗飛出去了。我和老伴可是坐在後排的,卻安然無恙。我驚呆了,這不是來取命的嗎!?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們!

那時,由於邪黨的打壓,我有很重的怕心,已經都不敢修煉了。可慈悲偉大的師父還在看護和保護著我和我的家人。我心裏真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那天我就下決心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掌握主動 把家庭會變成講真相的會

我的家庭環境至今也沒完全開創出來,只是比以前好轉許多罷了。

在二零一五年六、七月份的訴江大潮中,我也真名實姓向兩高控告了迫害大法的首惡江澤民,通過郵政快遞發出後,第二天就收到兩高的回執。當從看到明慧網陸續報導了有的大法弟子在控告江澤民後被警察騷擾的案例,我的思想壓力變的非常大,因為老伴是公安系統的老幹部,受邪黨的謊言欺騙,至今沒有完整的聽我講過法輪大法的真相。我擔心一旦他知道我控告了江澤民,他會怎樣?這將是我要過的一大關。後來我想,我師父就在我身邊,沒有過不去的坎。我就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各種邪惡的干擾,相信有師在,有法在,一定能闖過這一關。

一天,我聽到敲門聲就去開門。一看是當地派出所的兩名警察。那個高個子的姓李的警察問:你叫某某某?我說是。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現在還煉不煉了?我說煉。他說,在家煉不要出去煉。我說:你們讓出去煉嗎?老伴在屋裏聽到後趕過來說,進屋說吧。我本不想讓他們進屋,因為老伴與警察是同行,他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拒絕。

老伴對他們說我沒出去煉,手指著我的房間說:「你看,給了她一間屋在家煉。」我怕他們進我房間,因我房間敬著師父法像,還有大法真相資料,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他們離開。後來他們又說了一會兒話就走了,根本沒提控告江澤民的事。

事後覺的很遺憾,我沒能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原因就是怕老伴阻擋不讓我給他們講真相,怕他會跟我鬧。

二零一六年過年期間,老伴住院了,一住就是三個月。孩子們上班,加之親家母病危也在醫院搶救,我兩頭跑,每天只能休息兩、三個小時,把我累的夠嗆,真是對我的考驗。煉功和學法只能從睡覺的時間中擠,我知道我必須要抽時間講真相救人。

病房中有個患腎病的女孩,要做透析,又打針吃藥,男朋友來照顧她,不能去上班就沒工資了,生活很苦。我很同情他們,要救他們,可沒有機會。一天早晨,我到餐廳去打飯,看到男孩愁眉苦臉的在餐廳那兒坐著。我忙趕過去坐下和他聊天。看到他們生活這麼苦,又是農村孩子,我就送給他六百元錢做生活補貼,並給他講了真相,退出了他加入過的中共組織。還給了他一個大法護身符,告訴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幫他們的。後來那女孩的母親從鄉下來看她,知道我對他們的資助,很感激,她要走時,我也藉機給她講了真相,勸退了。

我始終找不到機會給患病的女孩講真相,因為我老伴一直在。一天我趁老伴上廁所之機,趕緊給女孩講真相,不巧,就被我女兒進門碰上了。女兒上來把我訓了一頓,還說晚上就召集家人(兒子、媳婦、女婿)給我開家庭會議。

下午我回到家中很生氣。但我很快想起師父的講法:「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1]我決定這回一定要去掉所有的顧慮,要把晚上的家庭會變成講真相的會,不能讓家人對大法犯罪。

晚上他們一進門,我就客氣的說,真是讓他們操心了。我就掌握主動,先講了我修煉的過程,也把我曾經停止修煉的原因講出來,我說,那時我主要是怕影響你們,怕讓你們下崗,怕你爸在單位挨整。我又告訴他們,我曾經患了醫院治不了的病,還曾寫過遺書,也講了修煉後身體的變化,現在無病一身輕的感受等等都講出來了。我一直在講,他們一直在聽,聽了還都認可。

我講完後女兒說,好就在家煉別出去發資料叫人家退黨。我說一個人只有身子,沒有頭腦能是個完整的人嗎?修煉人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知恩不報是罪人。江鬼、周永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貪污腐敗有證有據,不揭露出來你們知道嗎?天安門自焚案件是江氏流氓集團一手編造的,欺騙了多少人你們知道嗎?這個大法我修定了,你們也不用擔心,師父就在我身邊,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師父不但保護我,還保護著你們呢!

最後我說,我還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我用真名實姓控告江澤民了,我死都不怕,我怕誰?他們一聽都驚呆了。就這樣,一場家庭會變成講真相的會了。最後他們都心服口服的走了。

現在我坦坦蕩蕩的做著三件事,在家我還是個賢妻良母。孩子們孝順,也因為明白了大法真相得到了福報,事業有成,孫子輩都是大學生,有的還出國學習去了。這一切的一切都來源於大法和師父。

今後我要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做一個合格弟子,跟師父回家。

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