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一個真正幸福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一九九六年一月的一天,我丈夫下班回來對我說:鄰居家正在放法輪功錄像,今天我來看孩子,你去看吧。

晚上,聽到師父的講法,就覺得特別親切,心想這就是我要找的!回到家後特別激動,拿了支筆想把這個日子記下來當作我的生日,在屋裏轉了一圈也沒找到適合寫的地方,心想還是好好學最好。當時我和婆婆住一個院,我就到她屋跟她說太好了,她第二天晚上就跟我一起去看師父講法錄像。回來後的第二天就發燒拉稀,她覺的很神奇,對我說:我原來甚麼都不信,這個我信了。我說您有緣。她又相繼叫她的倆個好姐妹一起去看,這樣我們一起得法了。

到了週六,我們一起參加中心公園的集體煉功,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我十指鑽心的疼,雙臂有些發抖,輔導員走過來告訴我是好事,我點了點頭,一動不動的保持正確的姿勢。我回來的路上走路一身輕,從此以後坐月子落下的手怕涼水、腳後跟疼的毛病全部消失。我也把法輪功介紹給同事,有好幾個同事也開始煉法輪功,單位一片祥和。

我婆婆家自然的成了學法小組,我家附近又成立了煉功點,我先生自願做了義務輔導員,我娘家爸爸媽媽雖然沒煉,但知道我們煉的挺好,家庭關係更和睦了。

歷經風雨更加成熟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大法以後,我們一家人經歷了風風雨雨,堅持修煉,上訪護法。先生被拘留四次,流離失所一年半,判刑四年;我被非法拘留兩次,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強行「轉化」,但這些都成為了過去,我們更加成熟、對大法更加堅定。現在家裏恢復了小組學法,每週二次,修煉如初。一家人這麼多年一粒藥沒有吃,身體健康,親戚朋友都羨慕我們,對大法有了新的認識,對我們更加理解支持,有的朋友由反對者變成了修煉者,大家都按真、善、忍做人,師父悄然而護,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這十八年的迫害,不但沒有改變大法修煉者的信仰,反而使世人看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把我變成了一個做事考慮別人的真正幸福的人,我的家人、朋友,在跟我承受壓力的同時,得到了身體健康、家庭和睦的福報。

記得二零零一年,中共迫害法輪功編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播出當天,我正好和我姐夫、哥哥在我的爸爸媽媽家看電視,大家的表情都很嚴肅,我很坦然,知道這不是真的,姐夫哭了,哥哥抓住我的手說:「妹妹你不會這樣吧?我可就這一個妹妹。」我當時說了一句話:「八十歲以後咱倆炕頭上說這事。法輪功不讓殺生,自殺是有罪的。」家裏人都沉默了,我們各回各家。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們勸我別煉了,勸不成就說好在家煉,別出去說,怕我被抓,我每次都笑著說:沒事。

回憶起修煉的路也真是神奇,我先生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我被綁架拘留所、洗腦班,家裏、單位、鄰居都覺得我們倆人不錯,就是搞不懂為甚麼,但他們看到我們總是樂觀的樣子,從我們身上看到了一種生命的狀態。

我是一名幼兒教師,由於堅定修煉大法,被迫害失去工作,先生當時還在監獄,我就到批發市場,批發襪子賣,買的人都覺得我不像做生意的,買的多的要個塑料袋我都沒有,他們教我批發一些小塑料袋袋,我謝謝顧客的指點。他們覺得我很親切,就問我原來是幹甚麼的,我說我是老師,因煉法輪功被解聘了。人們都很自然的了解了真相。我先生也是老師,有一次,他們學校的教導主任在街上看到我在賣襪子,一下買了好幾雙。我說不要錢,送給她。她說:我其實不缺襪子,我就是想讓你掙幾塊錢。我特別感動。還有一次,我在街上賣襪子,有一個人過來說:「這襪子就爬了一次山就壞了,給我退了。」我一看是有個洞,就給她退了。她滿意的走了,絲毫也沒影響我身邊的顧客。

我又弄了一些秋衣和襪子到早市賣,有時半天也不開張,就拿襪子換幾個蘋果回來。我每天都特開心,我覺得人都是善良的。我原幼兒園一個班的老師還特意到我家買我的秋衣,告訴我哪種好,哪種不好,下次別進了。

有一次在早市有一個人對我說,我認識你,你就是在街上給退襪子的,那女人也真夠差勁的,爬山自己弄壞的還退,二塊錢的東西至於嗎?我笑了笑說沒事。接下來她說:你的小號秋衣不好賣,我媽媽人瘦不好買,都給我吧。我高興地答應了,有意思的是,我手裏的貨賣完以後沒多長時間,我又被朋友的幼兒園邀請當老師去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巧」。

在師尊的一路保護下走到今天,我快樂的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給我的孩子們的心中播撒著真、善、忍的種子。我的家人看我如此幸福快樂,再也沒有擔憂。

三年前,我媽媽曾因得腦血栓坐在輪椅上二十二天,在醫藥無效的情況下,我鼓勵她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媽媽誠心念後就站了起來。媽媽至今快八十歲了,身體越來越好。姐姐曾經撿到蘋果手機,尋找到失主歸還,高興的告訴我是跟我學的。有一次她被藏獒咬傷,完全沒有想自己,而是擔心別再咬了別人。當狗主人想殺了狗,給姐姐出氣時,姐姐替狗說話,說狗不是故意的,狗被送到遠方的庫房看管,倖免一死。由於她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醫生說不植皮就無法恢復的腿傷恢復完好。

我身邊明真相得福報的例子太多了。有時見到哥哥,我開玩笑說:不用八十以後,現在就明白啦。身邊的同事聊天說:江澤民沒幹過好事;鄰居高興的說:聽你的,退!居委會、片警對我們也更善意,看到我們都祝我們越來越好。他們曾經的過錯我們也不計較,我們全家二零一五年六月向兩高起訴惡首江澤民,這一切罪惡都由它一人承擔。

我願更多的人早日明白真相,有美好的未來!感謝同修們的整體配合!讓我們一起用心實修早日迎接師父回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