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無邊終得法 助師正法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修煉大法已經二十年了。我慶幸自己今生能幸遇大法。師父不但救我出苦海,還一路保護弟子走向返本歸真之路。弟子對師尊無限的感恩!

修煉的感悟很多,一時難以全部說清,現在只把體會較深的幾點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苦海無邊

一九八五年,為了生活,我和丈夫在親朋的幫助下開了一個日用品商店。隨著收入的增多,丈夫開始抽煙喝酒,每天能抽兩、三盒好煙,白酒一天一瓶,還和色酒對在一起喝。喝的自己整天迷迷糊糊,甚麼正經事也不幹了,特別是,一喝多就耍酒瘋,罵人、砸東西,幾年裏家裏僅電視就被他砸爛了三台,那些小家電就更不用說了。

我的婆婆是佛教中的居士,受婆婆的影響,他從小倒是還信佛。九五年丈夫領著孩子到廟裏皈依,見著和尚拽著孩子就跪拜磕頭。又請回三尊銅佛像,還請回幾十本經書,從此家裏香火不斷。還向廟裏捐錢、糧油、衣物等。

皈依佛門後,他的本性根本沒變反而鬧的更兇了。一天晚上十點多又出去喝酒,第二天上午才讓鄰居給送回家來。原來是喝的太多找不到家了,大冬天在外面轉悠一宿,差點凍死在外面。記得有一次在外面喝完酒回來進屋就罵,我說他兩句,他拎起一桶水就往我頭上灌,從頭灌到腳。我的頭髮、棉衣都凍成冰了。還有一次晚上喝完酒倒下睡了,醒來衝著孩子頭撒尿,尿了孩子一頭,弄得孩子半夜起來用涼水洗頭。孩子氣得讓我跟他離婚。

那些年我和孩子每天都擔驚受怕的,每天發愁:這樣的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

幸遇大法 浪子回頭

就在我們這個家即將離散的時候,一天晚上他半夜回家,身上沒有了煙酒味,還非常理智清醒,我感到很奇怪,就問他今天怎麼沒喝酒啊?他說:「煙、酒我都戒了,把家裏的煙都送人吧。」我說真的?他告訴我他修煉法輪功了,從今以後再也不抽、不喝了。十幾年的煙癮酒癮一下都戒掉了,人也變了,真是太神奇了!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從此我們一家三口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們全家人的命運,這麼好的大法應該讓更多的人受益。於是丈夫就在我家店裏掛起了「法輪大法簡介」,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他又請回十箱寶書《轉法輪》,誰得法了,他就送給誰一本,還花二千多元買了一台播放師父講法錄像的播放機,又領著兒子到各林場去洪法。住在旅店裏就給旅店的顧客放師父講法錄像,當場就有人得法。飯店的老闆也來看師父講法。播放到第四講時師父就給他顯現神跡:

那天顧客多,座位不夠用了,他爺倆正吃飯呢,就把座位讓給了顧客,他自己端著碗站一邊吃去了,這讓老闆很感動。老闆急著給客人上菜,在拿刀起罐頭時刀沒拿住,刀刃正好砍在左手手背上,老闆馬上說:「沒事,師父救我!」一看手背啥事沒有,連皮都沒破,只看到有一道刀印。這件事傳開了,幾天之內十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煉。

師父保護小弟子化險為夷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兒子騎上自行車上學去了。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兒子回來了,只見他渾身是泥,胳膊上擦破了點皮,他告訴我說是被後面衝上來的摩托車給撞了。一個賣冰棍的老太太告訴他說,「別起來,就說頭暈。」孩子跟我說:「咱是煉功人不能說謊,訛人。」我告訴孩子做的對。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

數小時後,撞孩子的中年男子脖子和胳膊之間挎個藥布來我店,坐下就開始訴說他的不幸。說他今年出了兩次車禍,上次腰部受傷,這次鎖骨骨折,說著說著就哭了。看他這樣我的善心出來了,就把我店裏賣的藥拿了一些裝了一方便袋送給他,又給他拿了二百元錢,這人感動的泣不成聲,一個勁的感謝我,說這回我可遇上好人了。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要謝就感謝我師父吧!」

這人走後,店員生氣的說:「沒見過你這麼好的人,孩子被人撞了不但不讓人家賠償損失,反倒給撞孩子的人藥和錢,你們煉功都煉傻了吧?」我說,我們師父告訴我們:「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1]我要聽師父的話,也許是我哪輩子欠他的,這次還了。

不負使命救度公檢法眾生

我用郵寄真相信的方式救度公檢法人員至今十多年了。剛開始寫的信,字裏行間都是對他們的指責和怨恨。師父說:「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2]通過大量學法,心性提高了,境界昇華了,容量也放大了。明白了警察是被另外空間邪惡因素操控的,是被江澤民犯罪集團捆綁欺騙的,他們也是受害者。我們應該用最大的慈悲和善心喚醒他們的良知善念,這樣,這些生命才能得救。

法理清晰了,再寫勸善信的時候就覺得這些生命很可憐,如果不去救他們,他們將來就真的會被淘汰。

前些年本地就我一個人做這個項目。一次我地十多位同修遭迫害,我要同時給幾個部門三十多個參與的公檢法人員寫勸善信。那時就是用手寫,想到這些可憐的生命被邪惡操控無知的幹著壞事,心裏很難受,一邊寫一邊流淚。我每天不停的寫,手都寫麻了也捨不得休息,有時要寫一通宵,寫完後我就打車去外地往回寄。現在好了,又有幾位同修參加了這個項目,而且勸善信的內容也豐富了,現在是哪裏發生迫害,勸善信寄到哪裏,起到了第一時間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

向內找很快樂

去年本地一同修一審被非法判重刑七年半,同修上訴到中級法院。為了救度不明真相的世人,我流著淚寫了一封《致家鄉父老鄉親的一封信》。信中寫出了大法弟子們在十七年裏,為了救度家鄉的父老遭到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的殘酷迫害,寫出了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的實例,呼籲家鄉父老站出來共同制止迫害。

稿子打出來後,同修在一起交流時,一同修拿著信說:「二審應該寫‘上訴’,怎麼寫成‘起訴’了呢?太幼稚了吧!」我聽後心裏很不舒服,心想,你就知道在一邊說風涼話,早幹啥去了?心裏不服氣,就頂了同修兩句,同修心性高,也沒吱聲。這事就過去了。

晚上在家學法背法時,頭腦裏都是對同修的怨,根本就靜不下來,壓不掉、排不淨,我就找出律師的辯護詞的法律用語,一看律師寫的是「申訴」,同修說的也不準確呀!心裏更是憤憤不平。心想學法吧,只有在法中才能找到答案。我就隨手拿起書開始學法。師父說:「大法救人項目中人心帶著你的執著,心裏頭總是憤憤不平的。你有甚麼不平的?!你不知道你來幹甚麼來的嗎?!你不知道你的責任有多重大嗎?!你不知道有無數的眾生等著你救,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的願!」[3]

我一看這不是說我嗎?對照師父的講法向內找自己的人心,當時寫完稿,還很欣賞,覺得寫的挺新穎,其實裏面隱藏著歡喜心和顯示心,同修指出不足時產生了爭鬥心、怨心,我發現這些心都來源於名利心、愛面子的虛榮心、證實自我的執著心等等人心。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4]

弟子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讓我找到了這麼多不好的執著心,我要去掉它。想到這,我的心一下就敞亮了,那些不好的物質沒有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看到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幫我拿掉了。感恩師父及時的點悟和提醒的同時,也感謝同修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的正念。同修說的對,我們所做的是面向社會,代表著大法的形像,所以一定要認真對待。同修及時指出我的不足,才使我去掉了這些人心和不足,使得自己在法中及時歸正和提高。

二十年的修煉歷程,經過了風雨的洗禮,在慈悲偉大師尊的保護下,磕磕絆絆的走到了今天,我要感謝師尊賜給弟子這萬古機緣,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更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史前大願!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