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前後判若兩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三歲。我有兩個哥哥,三個弟弟,小時候家裏生活非常貧困。因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兒,父母,尤其父親對我特別寵愛。

驕橫任性的我沒人敢惹

有父母的嬌慣,我自小在家驕橫任性,哥哥弟弟都怕我,誰也不敢惹我,惹我,我就哭鬧起沒完,他們就得挨父母打,所以甚麼事都讓著我。

有次家裏難得改善生活,蒸了一碗蝦醬,哥哥弟弟要吃,我不讓,我就想自己吃,自己捧著捂著,不讓他們吃,母親告訴我蝦醬太鹹,你一個人吃不了,弟弟來要,我不給,我一來氣,就把蝦醬碗摔在地上,說:「讓你們要,我摔了,你們誰也別想吃!」

我的性格像男孩子,想要的東西得不到就搶!記得七、八歲時的清明節那天,和小朋友們去烈士陵園玩耍,看到花圈上的花很漂亮,小朋友們都比我大,都摘,我手慢,怕花都被他們摘沒了,我就扛起花圈踉踉蹌蹌往家跑。心想:「我扛家去,都是我的,你們誰也撈不到!」母親見到了,老遠就喊:「傻丫頭,那是死人的花圈啊,不能往家扛啊!」

爺爺奶奶從農村搬來我家住,他們對我母親不好,總欺負我母親,有時還罵我母親,我看見了就和爺爺奶奶幹仗,和他們大吵大鬧,他們就不敢欺負我母親了。我十四歲時就掌管著父母的錢,父母買甚麼東西都得管我要錢,全家的生活費用都歸我管,家裏大小事情都是我說了算。

那時候單位分福利房子,不用花錢買。父親單位要分房子了,按照父親的工作資歷,也分給了父親一套。後來一個不夠分房條件的人給管分房的段長送了錢,賄賂他,他就把本來給我父親的房子給了行賄的人,房門鑰匙都給了那家。

我知道了,就去父親單位找到領導和管著300多人的段長吵架,說:「如果你敢把該給我父親的房子給別人,我就去告你,我希望你能做個真正的包公,把該給我父親的房子給我父親。否則的話,我就和你沒完!」第二天,段長就找到那家人說:「老李家的姑娘惹不起啊,得把房子還給他,趕緊把門鑰匙給我,我給他們送去吧。」就這樣父親住上了單位分的新房子。家裏的兄、弟都佩服我!

修大法善心常在 替人著想

一九九七年末,偶遇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按照《轉法輪》書中的「真、善、忍」要求自己。

我的孩子十七歲時,丈夫去世。後來我再婚。婚後和後來的丈夫的兒子、兒媳住在一起,全家的生活都是我管,給全家做飯,做家務。我的工作單位解散了,沒了工作,我就四處打工賺錢,也不讓兒子、兒媳拿一分錢生活費,兒媳逢人就說:「我的後老婆婆,比親婆婆還好!」

一年冬天,特別冷,最冷的時候零下三十多度。那時我賣大馇子粥。只要看到賣貨的,凍得哆哆嗦嗦的,我可憐同情他們,就免費送給他們喝熱粥,讓他們能暖暖身子。一天下來,除去送人的和本錢,幾乎賺不到甚麼錢。賣貨的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就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天去親戚家串門,正趕上親戚家因借錢蓋房還不上錢,人家來要債。親戚生活特別困難,拿不出那五千元還人家。我就趕緊回家拿了一萬元錢給他,我對親戚說:「我現在修煉法輪大法了,我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這錢,以後你有了,就給我,沒有就拉倒,我就不要了。」親戚特別感動,千恩萬謝。

有一年我在一個超市打工賣雞蛋。有天超市搞促銷優惠活動,買雞蛋的人排了很長的隊,但每人限購二斤。有個人要多買,我說不行,只能按規定買。那人莫名其妙的罵我,還把我給他稱好的二斤雞蛋都摔在了櫃台上。要是在修煉前,我不但得把雞蛋撿起來摔到他臉上,還得和他沒完沒了,非得討個說法不可。但現在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忍了,沒動氣,心平氣和的和他解釋。那人的無理取鬧把周圍買雞蛋的人都氣得夠嗆,紛紛數落他的不是,超市經理也來安慰我,我說沒事。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有次剛從哈爾濱看望被非法關押的W同修回來十多天,同修又約我去哈爾濱看被非法關押的M同修。我並不認識M同修,是和另一位同修陪著M的十六歲的兒子去看望他的母親。

到哈爾濱是早上六點多。我在走前煮了一些茶蛋,又帶的蛋糕,本來想對付吃一點就行了。初春的早晨特別涼,看到穿著單薄衣服的M的兒子冷得有點哆嗦,我就說:「來,阿姨請你上飯店吃飯!」又自己花錢打車去火車站接孩子的姨媽,然後又打車去了另一地看望另一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所有的錢都是我自己拿的,同去的人看我花錢那麼大方,以為我是大款呢。等回來一打聽我的情況,得知我是個四處打工的,兒子結婚還欠外債一萬多。就對我說:「你是大俠啊!」我笑了,說:「我是大法徒,是師父讓我修成無私無我的好人!」

再婚丈夫離世後,兄弟們就勸我去陪母親住,因為父親也已去世。從我搬到母親家後,每年過年兄弟們都來母親家過年,我自己吃素,但是給大家做豐盛的菜餚,二十多口人的飯菜,都是我自己做,自己收拾衛生,讓大家開開心心過完初二才走。

母親因意外摔傷,走進大法修煉,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十五歲的母親無疾而終,火化後的骨頭如象牙一般白亮。親朋好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母親的後事都是我張羅,過後召集兄弟們商量用錢的事,我說:「咱媽修煉大法十年,沒吃一粒藥,咱媽的工資基本夠用,不夠的我拿,就不用你們拿錢了。」兩個小弟弟分別繼承了父母的兩處房產,所以他們主動說每人出二千五百元。母親的喪葬費共一萬元,扣除費用後,剩餘的錢我又分給送葬出車的外甥女婿和姪子,每人一千元。大哥和二哥每人送去一千元。因為他們以前給母親辦退休每人拿了二千元。二嫂感動地哭了,拉著我的手說:「妹妹啊,你咋變的這麼好啊,不但不用我們出錢,還給我們錢,謝謝你啊!」我說:「是法輪大法師父讓我處事為別人著想,你們要謝就謝我師父吧。」

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來,大法不但讓我身心健康,更讓我道德提升,快樂地走在修煉的路上。我所做的不足掛齒,而師父給我的太多太多,道不盡對師尊的千恩萬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