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送走了我們身邊的一位好同修。從表面看同修修的很精進,學法、煉功、救人從不鬆懈,而且名利情很淡。就是這半年的時間裏,他發正念、煉靜功是經常犯睏迷糊,主意識不強,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拖走了肉身。

同修的離世,像警鐘一樣敲醒了我,使我真正感受到了修煉的嚴肅性,我們修煉的路很窄,我們有執著,有漏,就沒有走好師尊安排好的修煉路,就很危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只有實修自己,才是師尊所要。

反思自己的修煉狀態離師父和法的要求太遠,每天我法沒少學,但是學法和實修脫節。師尊要求我們遇到矛盾向內找,可我向內找的時候少,向外指責向外看的時候多,導致了我和丈夫同修多年來的矛盾和間隔,還有和學法小組一位同修的矛盾和間隔。

我要做師尊的真修弟子,就要實修。在同修離世的當天晚上,我約請和我有間隔的同修交流,我們都發自內心的向內找,化解了我們半年多的矛盾和間隔。

晚上回家後,我放下自我,主動和丈夫同修交流,我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發自內心的要在法中歸正自己,修去不足。我們敞開心扉的交流了一宿,我們的場非常好,真的溶在了佛光普照中,在恩師的加持下,化解了我們十多年的矛盾和間隔,我們都表示要好好修自己,帶好孩子,走師尊安排的路。

一、珍惜夫妻緣

我和丈夫在八十年代相識,他的兩份情書把我們的命運結合在一起,我們的家產就是幾套行李,丈夫借了錢我們旅行結婚。婚後他住男宿舍,我住女宿舍,數月後林場分給了我們房,我們才有了家。

八十年代中期,在親朋的幫助下,二分利抬的錢,我們做起了生意,我們白手起家,艱苦的創業,還清了外債,有了餘錢。可與此同時丈夫學會了抽煙喝酒。他喝酒那是真喝,每天一瓶白酒,兩瓶色酒摻著零喝,晚上下班回家就迷糊了,失去理智時就砸東西。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們有幸修煉大法,丈夫的悟性和根基比較好,當學到《轉法輪》第七講師尊關於抽煙、喝酒的問題後,馬上就戒掉了多年的煙酒癮。看到丈夫的變化,我和孩子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中來。

在中共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們倆曾攜手領著孩子兩次進京證實大法,這是我們史前的誓約,我們有著很大的緣份。

如今我倆都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弟子,在修煉的路上本應該是按照師父要求的:「共同精進相互幫助 走向神指的歸宿」[1],這是師尊所期盼的。然而我沒有做到實修,被後天形成的觀念障礙,一說就炸,性格急躁。和丈夫發生矛盾時向外指責,向外怨,總想爭個是非,用法來衡量他,不修自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加大了我們之間的間隔。我們倆平時沒話說,沒有交流,互相指責看誰都不順眼。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2]幾天來對照師父的法向內找,找出許多人心。為甚麼看丈夫不順眼呢?是因為迫害後我們不做生意了,沒有了經濟來源,這暴露出我的利益之心,由此而產生怨恨心、埋怨心、指責心、爭鬥心、妒嫉心、爭強好勝等人心。這些心根源來自於私,這是後天形成的為私為我的觀念,是舊宇宙的理。師父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3]在師尊的棒喝下,我轉變了觀念,向內修自己,看丈夫的優點和長處,他學法紮實,能背下很多長篇經文。在和同修交流時,他總是鼓勵同修,從來不傷害同修,他的優點正是我的不足之處,是值得我學習的。

我變了,丈夫也在變,現在我們在生活上互相關心,在修煉上互相提醒,在救人的項目中互相配合,在家庭中我們形成小整體,這是師尊期望的。

通過幾天來實修自己,向內找,學法時法理經常給我顯現,這是師尊給我的鼓勵。現在我真正感受到了向內找的美妙和快樂。向內找是師尊賦予我們的法寶,是我們修煉路上精進的源泉。只有實修向內找,才能撥開迷霧,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柳暗花明。

二、珍惜同修緣

因一點小事,和學法小組一位同修發生了矛盾,我們沒有及時交流溝通,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放大了我們之間的間隔,我們倆她看我不順眼,我看她不順眼。同修比我修的好,兩次放下自我和我交流,我表面說我們之間沒甚麼,但心裏還是過不去,還在作梗。

師父說:「你們都是同修,你們是敵人嗎?你們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世上救人,你們應該是最親密的,互相幫助的,你看誰不順眼?他的表面形像、行為,只是人這的,可是你們不都是神來的嗎?神那面會這樣嗎?要從修煉上看哪。」[4]在師尊的點悟下,我主動和同修交流,我倆都向內找,發自內心的要在法中歸正,我們的場非常好,在師尊的加持下,化解了我們之間長達半年多的矛盾間隔。

同修的閃光點很多,在矛盾中我只看她的不足,由此而產生了爭鬥心,爭鬥心長期不去,又產生了妒嫉心、怨恨心等人心。師父說:「這個妒嫉心你可千萬得去啊,這個東西可了不得,它會使你所有的修煉都變的鬆懈,毀了你。不能有妒嫉心哪。」[4]師尊指出了妒嫉心的危害性,妒嫉心是我們在修煉中要修去的東西,我們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都是舊勢力安排好的,我們不能上舊勢力的當,同修間不可能是一團和氣的,有了矛盾及時溝通,消除間隔,形成整體是師尊所盼望的。

其實我和這位同修緣份很大,剛走入修煉時,我們就在一起學法、煉功,我們一直都走的很近。迫害發生後,在她迷茫的時候,我們多次交流,在師尊的加持下,她從新回歸大法。當我在魔難中走不出來的時候,是她和同修們的幫助才使我溶入到整體中來,跟上正法進程。我們倆曾多次配合參與證實法項目,在訴江大潮中我們再一次配合,整理、打印、郵寄訴江狀,使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都參與了訴江。

我們地區有許多同修在迫害最猖獗的時候一起走出來證實法,黑窩中我們互相鼓勵,共同走過那艱難的歲月。我們身邊還有許多老年同修默默無聞,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參與證實法的項目救人。我們能在大法中走到今天,師尊珍惜我們,神珍惜我們,我們同修之間更應該互相珍惜。

同修之間的緣,都是和大法結的聖緣。在歷史的長河中,我們曾經都是天上的主和王,我們放棄了神的光環,一起和師尊簽約,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轉世中,我們有過輝煌,有過失落,歷盡滄桑,今天在大法的感召下,我們再一次相聚在一起,在人間我們就是一個整體。因此我們要珍惜同修之間的緣,珍惜我們與師父與法同在的幸福時光,珍惜師尊為我們延續來的瞬間即逝的寶貴時間,轉變人的觀念,實修自己,在返本歸真回家的路上,互相扶持。互相鼓勵、互相幫助,兌現我們史前的洪願,共同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同一條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