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個瞬間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們有幸成為大法弟子,證實法路上的每個瞬間都彌足珍貴,不錯過救人和向內找的每一個瞬間。

一、救度機緣在偶然相遇的瞬間

我是上班族,每天騎電動車上下班,由於有救人的心,上下班的路上會遇到許多救人的機緣。

(一)一把小白菜

一次下班回家,剛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往南騎行的時候,一個黑黑瘦瘦的中年人迎面走來,手裏舉著一把小白菜,喊著:「小白菜,一元一把」,聲音響亮。當時他跟前只有我和另外一個行人,那個行人沒理他走了,我也騎過去了。

我過去之後,他依然在喊著小白菜,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個有緣人,我不能錯過,我掉轉車頭,他走的挺快,已經離我有一段距離了。我追上他,到了跟前他都沒問我買不買就遞給了我,我放車筐裏,我說我得看看錢包有沒有錢,我印象中可能沒有零錢了,只有百元的,他馬上說,沒錢也沒關係。看出來是真心話,他不介意我給不給他一元錢,我更感到這個人就在等我救他。

我找到一元錢給了他。然後,我問,你聽說過法輪大法好嗎?他說沒聽說過,我告訴他,你記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功信仰真善忍,是讓人做好人的,做人如果都真誠、善良、忍讓多好啊,他說「好!」還點頭回應我。我說你小時候戴過紅領巾?他說戴過,我說少先隊是共產黨的附屬組織,你看共產黨貪污腐敗還迫害好人,甚麼都來假的,村裏選個村幹部還得送二斤肉,這個組織不好,老天爺不會饒它,咱不跟它一夥,退出少先隊,天災人禍來了咱躲開、保平安。

他很肯定的說,退!我說,退得用名字退呀,你姓甚麼,他說姓田,我說我給起個化名還是你告訴我你的名,他說他叫田某某(真名),我又問他是不是團員黨員,他說都不是,就戴過紅領巾。臨走我說記住了就用你的名字幫你退少先隊了,要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嗯」回應。

也許他生命中就在等著這一刻,我卻差點錯過了,回頭再想,那把小白菜真的就像電影中的道具,每個人真的都在劇中。

(二)找公交車的三位老人

還是在下班的路上,我和一個新調到一起的同事一起走,在一個大的賣衣服的商廈附近的紅綠燈處等綠燈時,三位老人正向一位年輕女子問去哪裏坐公交車,人家怎麼說老人們也弄不懂,正好我和同事碰到這一幕,那位年輕女子著急要走的樣子,老人卻還糊塗著。我和同事說,我把她們送過去。

公交站點在馬路對面還得前行一段,年輕女子走了,同事去看衣服也先走了,我先把電動車找好位置放好,然後過來找三位老人,我先領她們過馬路,先等紅燈,因為她們太慢,綠燈剩下的那點時間她們走不過去,會影響交通。到了紅燈,紅燈停了,再到了綠燈,我和三位老人一起過馬路,她們就像幼兒園的孩子聽阿姨的話一樣,很聽話的和我一起走。到了馬路對面,我領她們往公交站點走,過程中三位老人不住的謝我,我告訴她們,我是因為信仰法輪功才這麼做的,要謝就謝我的師父吧,法輪大法是佛法,是讓人做好人的,真善忍多好啊。她們不停的說,可碰見好人了,很認可我告訴她們的法輪大法好。

她們的年齡肯定超七十挺多,因為看上去很老了,從交談中知道她們是來買衣服的,晚輩給買的衣服總不稱心,想自己試著買,老姐仨結著伴就出來了,年歲大,出來了不知哪是哪,不知怎麼回去,領她們到了公交站點,給她們講清楚要乘幾路車,在哪一站下車,然後我離開。當我告訴她們法輪大法好時,三位老人眼中的興奮深深印在我的心中。一大把年紀了,肯定出家門的時候都少,也許很久都沒來過這繁華熱鬧的地段,哪是為買衣服啊,分明就是等著大法弟子救她們啊。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那個和我一起走的新同事(她知道我修煉大法)說,某某(我),你的心就像是金子。真的很小的一件事,同事卻這樣評價。

(三)一籌莫展的大男孩

那是夏天,在我家附近的超市門口,看到一個十六、七歲的渾身上下乾淨俐落的男孩子,推著電動車在超市前面的馬路邊上站著,我很快發現原來他電動車後車轂轤的鏈條裏、車軸等處滿是白色的軟塑料薄膜,肯定是在路上不小心絞進去的,開始沒發現,車已經沒法騎了。

那孩子就那麼在夏天的烈日下站著,他的車看起來連推都推不動,他無法走到一個陰涼的地方去。我就在他不遠處,看到一個個的路人從旁走過,沒有一個人停下來幫他,或者他們根本就沒注意他的存在,因為每個人都行色匆匆。

我甚麼都沒想,過去把電動車放在旁邊,看了看,馬上知道怎麼辦了。我說,姨跟你一塊把它弄好,咱先找到塑料的頭在哪。孩子還是沒有動手,我蹲下去,用手摸了一小會,就找到頭了,然後說咱倆把它繞出來。我們倆配合著,反時針方向一點一點的往下繞,塑料繞出來越來越多,這時男孩主動的自己來繞。

沒用多少時間,全出來了。男孩高興了,我的手也弄髒了。我告訴他:孩子,姨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姨是修煉法輪功的,男孩滿臉的感激,他那麼堅定的說,姨,我記住了。遺憾的是,那天因為一些原因,沒跟那個孩子多講,但我知道,那個孩子,他發自內心的記住了法輪大法好,因為在他困難的時候,是大法弟子幫了他。

二、莫放過改正錯誤的瞬間

(一)

八月底的一天中午午飯後,我去A同修那兒,同修B和C也在,我們決定一起煉靜功。B老覺得熱,一直開著電扇,我說,關了吧,她不想關,我說是心太浮躁才熱的,她說她不浮躁。我又說師父講過關於扇扇子的法,煉功怎麼可以扇電扇,都冬天了還開電扇?我把電扇都收起來了,她很不情願的把電扇關了。電風扇被關掉的一瞬間,我突然覺出來不對勁了,我錯了。我不好意思的說,你熱就打開吧,然後她開到了最低檔。

還好那一瞬間想起來,沒有把錯誤堅持到底。向內找自己,表面上冠冕堂皇,我認為煉功這麼神聖的事,不應開電扇,可是我真的錯了。我把自己的認識強加於同修了,太強勢;同修表現出來真的很熱,我卻一點善心都沒有,沒有善意的理解同修的身體狀況。我說同修的時候語氣也沒有帶著善,沒有真正的為同修好;我顯示自己了:我把電扇收起來了,我比你強,我煉功不吹電扇,我比你能耐熱,我比你身體好,進而我比你修的好,多少執著在裏邊啊;還穿著單衣,孩子們暑假還沒開學呢,我卻誇張成「都冬天了」,明顯的黨文化;還把師父的法搬出來壓同修……

其實,在修煉中同修好多方面比我強,我自己好多方面也並沒有嚴格要求自己;看到同修的不足,去歸正自己,用同修能理解的方式善意的和同修溝通是可以的。因為師父告訴我們:「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1]「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

一個瞬間的小小的舉動,卻暴露出了自己多少執著在裏邊啊!慨嘆自己,修了這麼多年,離大法「真善忍」還是這麼遠。真的要記住這次教訓,實修自己。

(二)

一位清潔工負責我上下班必經地段中醫院那塊的衛生,他經常出現在我的視線裏,是看上去比較有見地的那種人。這天碰的很正,他在路邊馬路牙子上坐著,我就從他旁邊經過,然後我停下來,和他說了很多的法輪大法基本真相,他很認同,過程中不斷的回應我。後來他突然問我是哪個單位的,我愣了,我講真相比較迴避暴露個人信息,不假思索的說了一句很不合適的話「這個免談」,話一出口的瞬間我就意識到錯了,但是已經收不回來了,然後他很生氣,說出了一句很結實的話,「你呀,成不了事,放心吧!」站起來走了。

回去向內找,那一句隨口而出的話,暴露了自己的很多執著,修煉多不紮實啊,怎麼可以往外推眾生呢,那句話絕不是真我說出來的,修煉這麼長時間了,還犯這麼低級的錯誤。主意識都不能真正的掌控自己,那天因為在集市上勸退比較順利也生了歡喜心和顯示心,還對應著怕心,怕暴露自己,怕被迫害的心,不尊重他人的心,分別心,如果社會地位高的人我也許就不這樣了,真的汗顏,我都覺的自己的行為不可思議。

錯了就得改,我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影響眾生得救。再一次看見他,我到他跟前,坦誠的說,還認得我吧,他點頭,我說上次我說的話不太合適了,千萬別因此心裏彆扭,我不告訴你我在哪上班,不是不相信你,我知道你是好人……他說,你還往心裏去了?說著,從兜裏掏出一個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舉著讓我看,以此表示他是相信大法的,表示他的諒解,然後他和我說了一些話,就像家裏的大叔,就真的像自己的一個親人,他是那樣高興和興奮,也許他很少遇到有人主動找他道歉,我走的時候他說了一句我們大法弟子常說的話:「祝你平安!」

放下自我,挽回那瞬間造成的錯誤,解開眾生心中的結,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

(三)

和同修A學法,學的很入心,而且心有靈犀,交流的也是很好,我冒出一句,真是找到「知音」了,沒意識到說的有甚麼不對,一瞬間牙疼了,不是很厲害,但絲絲的疼,能明顯感覺到。向內找,忽然意識到剛才這句話說錯了。

大法弟子之間是聖潔的關係,是大法聯結起來的聖緣,和常人的「知音」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真是亂用詞,不修口。不管是我們的學法、交流,還是一起做證實大法的事,都是在師父的看護之中,離不開師父的加持,我的那句話,把自己和同修降在了人的層面,更抹殺了師尊為我們做的一切。

還感覺話裏帶有不純的東西,比如常人的拉幫結派、搞人際關係的東西。我們本來四個人學法,我有點事來找同修,事說完了兩個人就臨時學那麼一會,如果讓另外兩個同修聽到我的這句話還容易產生間隔。真正感覺到自己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遠,還需多學法,不讓自己「飄」,讓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上。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在集體配合著去邊遠地區發資料、去監獄近距離發正念、掛展板、貼標語等等項目中,更是有許許多多數不清的珍貴的瞬間:走過艱險的瞬間,突破障礙的瞬間,互相幫扶的瞬間,堅冰溶化的瞬間……這無數無數的瞬間,組成了我們的證實法的路,這一路上離不開師尊的呵護和大法的指導,沒有師父和大法,我們真的甚麼都做不成。

珍惜證實法中的每一個機緣,修好自己,救度眾生,不負師恩浩蕩。謝謝師父!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