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花12萬無好轉 聽大法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我是湖北山區的一位農民,今年五十多歲,我把自己死裏逃生的事講出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真正的超常科學。

二零一四年三月份,我有好多天肚子脹痛,大便解不出來,到市醫院做B超、彩超,發現直腸有腫瘤,拳頭大,要做「腸鏡」檢查,但排隊要一個多月,醫生叫我丈夫送我去省裏的有名醫院去確診(後來才知是醫院不想收,怕我們交不起藥費)。七天時間本市住院檢查用藥打針花了兩萬多元,藥完針完卻一點作用不起。

過了十多天,丈夫帶我去省協和醫院檢查,結果是「胰腺癌」(醫生、家人不敢跟我說,聽說是晚期)。丈夫孩子親戚到處借錢,湊了八萬元,做了大手術,兩個拳頭大的瘤子在腸子上,卵巢上還有一個大瘤,都割下來裝了一大盆。醫生在我的腹腔上打個洞,套根兩尺長的管子導尿,又在洞的對邊打個洞,掉個袋子說是裝藥水化療,弄得人動不得,死不了,活受罪。拖到三十五天時,醫院催出院,因八萬元預交費已用完。我們再也交不起錢,更借不到,只有出院。

我瘦得皮包骨,就像棺材裏扯出來的活死人。丈夫愁得成了老頭。

到了十月初,我又一次到協和醫院化療,帶回了幾千元的化療藥水。坐車回來實在受不了,在城裏我大妹開的店裏歇息,碰到一位三十多年未見的遠方親戚。說起來我還是在一、二十歲的時候見過她,論輩份我要叫她嬸嬸。

看到她七十多歲的人了卻紅光滿面,精神飽滿,我便問她:您的身體怎麼這麼好?她笑得合不攏嘴,說道:「我煉法輪功快二十年了,法輪功真好啊!……」

聽她講,我羨慕得不得了,搶著問她:我能煉不?我好想學,但我是文盲,不識字。嬸嬸連忙把我扶到她家(在我大妹店門對面),她打電話叫來一位法輪功學員,她倆商量了好一陣子,主要是看到我的病情,擔心我是危重病人怕有意外,很多顧慮。

我堅定的跟她倆說:你們莫擔心,遇上這好的功法,哪怕活一天也要學,不會連累你們,就是有甚麼,也不怨你們。丈夫也表示,他認得字,他讀書念給我聽。你們把書給我帶回去,教會動作,我在家裏煉就行,不告訴別人。

我在嬸家裏住了一天,學會了煉功動作。嬸嬸因要回她兒子那裏帶孫女,她特地找來另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委託她並安排我過段時間到城裏來和她們一起學法煉功。

就這樣我回了家,丈夫除了到地裏幹活外,回來就念法輪大法書給我聽。我學法煉功,身體出現好轉。因肚子上掛著袋子,牽著管子,煉功不方便,我就把管子扯了。沒幾天,刀口結疤,沒發炎。我聽到師父書中講關於有病的原因,明白了這方面的法理……

兒子和媳婦看到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轉,也非常高興,還經常輪流讀書給我聽。我也可以做一些輕微的家務了。孩子們不要我動手,叫我只管學法煉功。

就這樣個把月後,城裏的法輪功學員把我接到她們家,照顧我,和我一起集體學法煉功,送我師父講法錄音播放器,還幫我丈夫找工作,又幫我租了套平房。我每天下午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

到二零一五年四月底,我早晨能吃兩小碗稀飯,中午一碗乾飯,晚上一碗麵,精神非常好,整個人是脫胎換骨,年輕了許多。

我得胰腺癌花了十二萬元沒見好,一個等死的人,聽大法不到三個月,沒用一分錢死裏逃生。感謝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我代表我全家向世人說:法輪大法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