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我今年四十二歲,出生在一個山村裏,是一個苦命的人,十歲母親就去世了。當時我只上了一年半的學,就不得不輟學回家照看七歲的弟弟和三歲的妹妹,幫著父親做家務、下地幹農活,家裏也很窮,過得很苦、很苦。

二十二歲經人介紹我結了婚,兩個人都打工,我想我的苦日子總算出頭了。沒想到,好日子沒過兩年。我丈夫就是一個混日子的人,也不找工作、成天就是打牌、喝酒、賭輸了錢就找我要,衝我發火,非打即罵。這樣的日子真不想過下去了。這時,我已經有了孩子,我不想讓孩子像我一樣,從小就失去母親,在這個家又苦苦硬撐了十三年。實在過不下去了,我們離婚了。那年我三十五歲。

長年的勞累,年紀輕輕的我身體越來越虛弱。二零一一年我到市裏的大醫院檢查,醫生說我有膽囊炎、膽管結石、胃病、風濕性關節炎。醫生說,先吃半年的藥再說。我買回一大堆中藥,開始天天熬藥、吃藥。後來感覺身體不但沒好轉,人是越來越難受。各種病痛不斷折磨我,感覺活著沒有意思……

就在我對生活失去信心的時候,鄰里阿姨給我送來了大法福音,告訴我大法可以救我,告訴我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祛病健身效果好,是佛家修煉大法。我一下子就聽進去了,開始看起了阿姨借給我的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開始學的時候,好多字都不認識,阿姨和我一起,我邊學法邊識字。

我只看了第一講,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了,腸腸肚肚都在翻動,拉了一天的肚子,拉的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長期吃的各種中西藥的味道,很難聞。從此我一天比一天精神好起來了。我原來有偏頭痛病,有一天在睡覺中,頭劇烈的痛,夢中見有一隻手在我頭痛的地方把一個黑黑的圓東西死死摁住,我就醒了。醒來後用手摸一下頭皮,隱隱感覺頭髮像被扯了一樣,還有一點點痛的感覺。從那以後我的偏頭痛再也沒有犯過了。還有一次在夢中,我吐了一根細細的像豆芽一樣的東西,把它扒拉一下,它動起來了,原來還是一隻螞蟥。後來我腹痛、腹脹的毛病也好了。我的手腕上長了一塊頑固的癬、又癢又難受。總也不好。那一次也是在夢中,在長癬的地方像抽絲一樣抽出一根又粗又長的像黃鱔一樣的東西,後來我手上的癬便消失了,皮膚變的光滑了。

現在我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了,我開始快樂了,生活又充滿了希望。我把所有的藥都扔了,再也沒吃過一顆藥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可以通讀《轉法輪》了。

二零一六年十月,月經來的都是大血塊,四十天也不乾淨,身體也開始消瘦了。但是精神很好,臉色紅潤,不像身體有病的虛弱感,照常天天上班。家裏人可著急了,天天催我上醫院檢查。開始我沒放在心上,說多了心裏也開始不穩了,沒悟到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把它當成病,上醫院檢查去了。第一次去了衛生院各種檢查結果一切指標正常。我不放心,又去了成都市婦幼保健院,各種檢查結果還是一切指標正常。還是不放心,又去了一家華協醫院,所有的指標都正常。我不悟,總認為我這種現象就是不正常,還得繼續檢查,接著又上四川省醫院又是查血、又是照片、又是CT、又是超聲波,所有的檢查完了,還是沒問題。

我很矛盾,好像不檢查出問題就不罷休似的,醫生說那你再到省醫院草堂病區再照個彩超吧。於是我再次做了一個檢查,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告訴我說是宮頸癌,腫瘤是4.7CM X 5.6CM(有雞蛋那麼大)。我腦子「嗡」一下,頓時呆了,心裏感到很害怕,心情很沉重,希望它不是真的。在家人的陪同下開始做放療。看著那些和我一樣的病人,做完化療後的那種痛苦,很難受的樣子,頭髮一個星期就掉光了。有些是今天看到的還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明天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病床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我該怎麼辦?科學的檢查方法,一再證明我沒問題,我還自當是病,怎麼修?怎麼煉?

經過幾次放療後,每次所有不適的感覺都沒有,照樣吃、照樣喝,只是臉色沒有了紅潤,微微有些發黃。我經常感覺法輪在身體周圍發出呼呼的旋轉聲,感到慈悲偉大的師尊還在給我清理身體,我忍不住淚流滿面。師尊給予弟子的太多太多,我很慚愧,我沒有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好好修、好好煉,還把自己混同於一般常人。

住院一個月後我決定不放療了,回家。回到家我堅持學法煉功,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每天都在給我調理身體,我的身體迅速在恢復,體重很快回到了原來狀態,臉色又紅潤起來了。我又開始正常上班了。家人看我恢復這麼快、這麼好。幾次叫我再去做個複查,才放心。今年三月,我去做了檢查,結果一切正常,腫瘤消失。我們全家人、親戚朋友、同事都見證了我在大法中的奇蹟。我很感謝師父讓我重獲新生。

年前,大隊婦聯主任說:我可以辦低保和殘疾證,以便領取補助費。她四月份又打電話,讓我帶上醫院證明,可以領取一萬元的補助。我都予以謝絕,因為我是修大法的,師父讓我們修煉的人要做一個好人,修去所有的不好的心和執著。

我很健康,也很幸福、很幸運。我要聽師父的話,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