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患三癌絕望 如今九旬仍康健(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叫尹玉芝,從小就沒上過學,是學法輪功後才在不知不覺中認了字。

'尹玉芝'
尹玉芝

患三種癌症陷絕境 修大法七天出奇蹟

修煉法輪功之前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矽肺病,在三十八歲時受過工傷,右胳膊粉碎性骨折,裏邊打了鋼板,幾十年胳膊不能用力,而且伸不直,給生活和工作帶來很多不便。

七十三歲時,我又得了肝癌、子宮癌、卵巢癌,經吉林市腫瘤醫院、第三人民醫院和部隊二二二醫院三家會診,僅肝癌一項醫生就告知已經是晚期,只能活三個月,無治療希望。孩子們提出可否手術?醫生講,歲數太大怕下不來手術台。孩子們把我安置在部隊二二二醫院的高間裏,用了所有的好藥以及各種偏方,兩個月下來公費醫療花了兩萬多,個人又花了四萬多元,病情毫無起色。孩子們一籌莫展。

這時我的女兒得到一本法輪功的書,對我說:媽媽,現在只有法輪功能救你,煉煉法輪功吧。孩子講了很多法輪功如何好。我說:好,你們就煉吧,我是來不及了。就在當天晚上就寢後,我在夢中夢到法輪功大師給我清理身體,夢中的我盤腿坐在床上,大師在後背用雙手對著我的後背推。第二天醒來後,因腹水很久不能坐起來的我居然能坐起來,肚子也不那麼鼓脹了!我高興的對陪護我的兒子說:快叫你姐和你妹來,她們的師父都給我清理身體了,我也要學法輪功。

因為當時我還不能下地站立,女兒就先教我學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就這樣我在醫院又住了一個星期,在這期間我每天都聽幾講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煉幾遍「神通加持法」,動作雖然還不夠標準,但是我的身體卻一天天好了起來,肚子裏的腹水消下去了,也能下地行走了,感覺渾身也有勁了。

僅七天的時間,我的身體竟然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本以為我的生命即將終結,我驚訝於這種奇蹟真的在我的身上發生了!內心對大法師父的感激無法用語言表述!不修煉的孩子們以為我這是那種「迴光返照」,但我心裏清楚我是真的得救了。第七天的下午,我被孩子接回了家。回家後,幾個孩子輪流帶我到廬山、青島、蓬萊、嶗山、北戴河、南戴河等地旅遊,孩子們的心思是想在我「迴光返照」期間盡孝。並沒有想到我真的好了起來。事後孩子們說:我們壓根也沒想到被醫院宣布無法救治的人竟然能奇蹟般的好了,更沒想到這法輪功居然這麼神奇!

在以後的幾個月裏,我連續消了幾次大業,便出和淌出的血水能有幾大洗臉盆,不修煉的孩子們以為我要病危了,忙著趕做裝老衣。只有修煉的女兒們明白我是在消業。之後肝癌、卵巢癌、子宮癌都不見了。一年後也是冬天的時候我又消了幾次大業,臉上的汗珠如黃豆粒般大小往下滴,渾身熱的要命,兒子、姑爺們嚇得夠嗆,非要拉我去醫院,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在給我祛病,可是架不住孩子們的勸說也想去看一看,這時幾個修煉的女兒來了,我就問她們:我用不用去醫院?她們說:這得你自己決定,你要覺的這是病你就去醫院治療,你要覺的是師父在給你祛病(消業)你就不去。我想了一會,告訴孩子們說:我不去,我是在消業,你們都回去吧。我怕孩子們不放心我又補充到:你們放心吧,我有師父管著呢,每次消業也就是三、四天。三、四天之後孩子們都來了看到我真的好了,他們才放心的離開。這次是師父把我的心臟病和高血壓治好了。

事隔不久,一次我在夢中夢到師父讓我用放在二樓東北角的小泥壺喝水,我照辦了,一連幾天咳出的都是黃痰,就這樣我年輕時患的矽肺這個職業病就消失了。就這樣我身體所有的頑疾都奇蹟般的好了,連三十八歲時受的工傷──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接好後有一尺多長一寸多深的疤痕也都平滑且不見了痕跡,不能伸直的胳膊也能伸直了,X光拍照鋼板不見了。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兒啊!從此家裏不相信大法的孩子們也開始相信了,在公安局工作的兩個姑爺也轉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後來出現消業的現象時,孩子們沒有一個提出讓我上醫院的,看到孩子們的變化我打心裏為他們高興,為他們能夠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而感到由衷的高興。我也為自己七十多歲的人還能得到身體的康復,我從內心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女兒兩度陷獄 受盡酷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卻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利用手中的權力肆意誹謗大法,誹謗恩師,用各種酷刑折磨修煉人。我的一個女兒在這場迫害中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判刑,而且是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送入勞教所的。勞教所獄警為逼迫我女兒放棄大法,逼我女兒扛一百二十斤重的麻袋上五樓,當看到女兒輕鬆扛起、走了幾個來回後,獄警就改變了迫害的招數,開始逼迫她每天幹十八小時的奴工,女兒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幾年後,女兒因給民眾講法輪功真相,又一次被綁架。吉林市國保大隊對我的女兒進行刑訊逼供:上掛、老虎凳、鐵棍壓腿、搧耳光、電棍電,光辣椒水、芥末油就給我女兒灌了十幾瓶,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肉體上,我的女兒都遭受了極大的摧殘。一次獄警對我女兒說:只要你口頭說不煉了,回家後你偷著煉也沒有人知道,可以嗎?女兒說:做人要堂堂正正,不能口是心非;再說我信仰無罪,做好人無罪。

後來女兒被非法判了五年刑。在監獄裏,她每天承受各種折磨:罰站、蹲、坐,各種姿勢:站時雙手舉過頭頂,在腰部、胳膊上、腿上綁上裝滿涼水的礦泉水瓶子,一站就是十八個小時不許動一點,動就非打即罵;坐時只讓坐小塑料凳的四分之一,而且還在腿上放一大盆水;每天還要逼她灌喝大量的水或食物,一天不許上廁所,而後踢打小腹;為抗議迫害,我女兒不配合,每天就被搧耳光,她們打累了為止。還對她進行暴力洗腦;每天給她灌輸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眼睛不許眨;就寢時每一小時叫醒一次折磨她,不讓睡覺,逼她罵大法、踩師父像片,不照辦就對她大打出手。我女兒每天要承受上百耳光;不僅如此,每天還要承受人格上的侮辱,幾年的迫害使我的女兒身心遭到極大的摧殘。

醫生診斷半身不遂 八旬老人幾天痊癒

那年我已八十六歲,在去市公安局為我女兒討說法回來的路上,身體一度出現昏迷和半癱狀況,被孩子們送進醫院,進行了一系列的拍照和檢查及化驗,醫生說是患了半身不遂和老年痴呆症。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胳膊上還打著吊瓶,孩子告訴我已經在醫院裏躺了十幾個小時。

我告訴孩子:「我要回家!我有師父管我!」我拔掉了吊瓶,起身下了床,孩子無奈只好把我帶回了家。回家後我每天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每天堅持煉五套功法。就這樣幾天的功夫我就痊癒了,失去知覺的身體恢復如初了。這就是大法的威力!慈悲偉大的恩師又一次挽救了我。

我今年已經九十四歲高齡,除了耳背(但能聽見師父的講法)之外,我沒有任何疾病,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這些力所能及的活我都自己做,從不用孩子操心。法輪大法不僅延續了我的生命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和開朗、樂觀的博大胸懷!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好的師父,卻被江澤民集團打壓、迫害,真是天理難容啊!

我經歷了近一個世紀的世態變遷,看透了人間百態,種豆得豆、種瓜得瓜這是不變的天理!家鄉的親人們啊,趕上法輪大法在世上洪傳,趕上恩師親自救度我們於苦海,這是何等的機緣和殊榮!珍惜吧!只要你信大法,大法同樣也會在你的身上展現出超常和神奇,即使是曾經做過壞事的人,只要你能痛改前非、真心懺悔,都會得到我們慈悲、偉大的恩師的救度!因為恩師要救度的是世界上每一個真心悔悟、真心向善的人!機會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就看你能否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這是我這個近百歲的老人發自肺腑的心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