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修煉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大學教師。當有人問我,「你一個大學教授,怎麼會信法輪功呢?」我的回答是:「法輪功好。他叫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他給我祛病,使我活的明白了。」

下面我就談一談自己在修煉過程中受益的情況。

在一九九五年,我五十歲時沒有例假了,這標誌著女人的衰老。當我想到可怕的更年期綜合症時真是很害怕。其實,疾病並不可怕,怕的是因衰老會被丈夫冷落或遺棄。我記得婆婆更年期時,臉燒的紅紅的,大汗淋漓,她說心慌,難受;我的一位朋友說她難受起來時,閉門不見人,煩躁的把衣櫃打開,發瘋似的把裏面衣服全都扒拉出來,才行。而醫生卻說此病無藥可治。當我為無例假害怕、擔心時,丈夫真的離家下海了,體弱、孤獨、苦悶的我大病一場。去晨練時,我卻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大法。那一天是一九九五年八月八日。

淨化身體

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1]「當然,首先得去你身體不好的東西,包括疾病。」[1]

一九九五年八月九日是我學法煉功的第一天,從這一天起,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清晨起來,我突然肚子痛,趕快上廁所,我又驚又喜。多年來,令我痛苦不堪的便秘消失了。

說到疾病,我是疾病不斷,神經衰弱、神經官能症、植物性神經紊亂、美尼爾氏綜合症、腸炎、痢疾、腸結核、胃下垂七指、便秘、腸梗阻、關節炎、腰損傷、貧血、高血壓三百多(難治的神經性高血壓)等。

記得我患癌症前期的婦科病時,朋友們倆倆而來,探望、安慰,更多的是無奈。望著冷冷的死神,想到可憐的孩子們,心中充滿的還是無助,只能掙扎。現在我知道了:要想改變命運,唯有在正法中修煉。因為我走入了大法修煉,注重了心性的修煉,我的各種疾病才不治而癒。

例假來了

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1]「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1]

我學法煉功後,自身發生的改變巨大。因長期吃藥,頭髮掉的少的可憐,而後來頭髮卻多了起來。又黑又瘦、一臉病容、憔悴不堪、像個老太太的我消失了。我再也沒用過化妝品,可皮膚卻變的白淨,皺紋很少很少的。我真的又來了例假。

從此以後,我告別了衰老,告別了更年期。我不再害怕,不再擔心丈夫是否變心。常人難以改變生老病死,但師父和大法卻能改變一切,無所不能。

骨頭變直

我小時因軟骨而長了兩條彎彎的腿,人們都叫它「羅圈腿」。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很難看。自己雖有愛美之心,可心裏苦的是沒有辦法。骨頭怎麼會變直呢?除非砸斷。家裏借錢給姐姐彎彎的腿做了手術,卻再也沒有錢管我。我自己真的是苦惱卻也無奈。學法煉功後,一次煉功盤腿時,我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腿不那麼彎了,兩條腿的膝蓋幾乎能碰上,我的腿幾乎變直了。我心裏一陣狂喜!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師父說:「性命雙修就是除了修煉心性外,同時又修命,也就是說,改變本體。在改變的過程當中,人的細胞逐漸的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會減緩衰老。身體呈現出向年輕人方向退,逐漸的退,逐漸的轉化,最後完全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那麼這個人的身體已經完全轉化成另外一種物質身體了。」[1]

學了師父的講法,我忽然想起以前發生的一件事。那是在我得法才一個多月時,我對第一、二次雙盤腿的感覺,解釋不了。當時是全市同修們在市郵電局大禮堂觀看師父講法錄像,大禮堂坐滿了人,很多同修雙盤著腿,當我把雙腿盤上時,就感覺一股強大的電流猛擊全身,我劇烈的抖動著,痛的我臉上冒出冷汗如水洗的一樣。這種強烈的感覺只此兩次,後來再煉盤腿,只是腿痛,再也沒有電擊的感覺。

當時也不知道為甚麼,現在我明白了,師父說的「我們從這個班上下去,你帶的是真正的功,是高能量物質。」[1]我們在這個空間煉功,動作是緩、慢、圓的,可是功的演化過程是在另外空間,卻是相當複雜,極其玄妙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一切是師父在做。

另外,我想起同修范大姐說的一件事。她因跌傷胳臂,做了透視片子,醫生看著片子,驚訝叫道:「你怎麼六十多歲的人長著三十歲的人的骨頭!」學了師父的講法,我們就不難解釋骨頭為甚麼會變直,人為甚麼會變年輕。能修煉法輪功是多麼幸福啊!

開天目

師父說「只要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天目人人給開。」[1]我得法前,知道人有特異功能,如用耳朵識字等。學法煉功初期,聽到同修們說了許多他們的天目如何開的,令人興奮,但我卻沒有感覺。不久,有一天,我在家裏坐在床邊上,突然感覺兩眉之間的肉一緊,往起聚,往裏頂!這是開天目的感覺。我驚奇,師父就在我身邊,在給我開天目。後來,我也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睡夢中在跑啊、跑,騎馬跑,坐在火車上跑,跑不到頭。

後來不知過了多久,一次,在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我和身旁的楊同修都看到了師父的皮膚是金子顏色的。同修說師父臉的兩側還有兩個法輪在轉呢!真是神跡!師父的皮膚是金子顏色的,我看見過不止一次,而常人的「看不見就不相信」[1]是錯誤的觀念。

因為我是修煉人

一九九五年,我開始修煉的大法。從我學法煉功後,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給了我智慧,超常的能力和無窮的力量。讓我能從一九九五年到二零一五年,二十年如一日的活躍在大學的課堂上,教書育人,結合傳授的知識讓學生學習做一個真誠、善良、能容忍的好人。

記得我退休後,學校仍返聘我,甚麼考研班、補習英語四級班等等,全天候上課(就是上午、下午、晚上,沒有休息日)。年輕的同事講啞了嗓子。而我的聲音還那麼宏亮,沒有誤過一次課,因為我是修煉人。

二十年如一日,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有去過醫院,卻身體健康,我給國家省了大量的醫藥費,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