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國到北疆的奇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二零一三年的夏天,我和母親從南方來到北方邊境的一個小鎮上,母親患了類風濕關節炎,這是第二次來這山上泡溫泉治療。因南北氣候差異,南方現在是炎炎夏日,這裏卻還是有些寒冷,於是,我去到鎮上給母親買外套,

我進了一家店,女店老闆給我講「三退」甚麼的(我那時不知道叫「三退」),聽得我迷糊,因沒有看到合適母親的衣服,我就離開了這家店。又進一家店,店老闆阿姨又給我講「三退」的事,我還是聽得迷糊。可能她們見我是外地來這裏,就直接給我講了,而我聽後,覺的她們都神秘兮兮的。末了,店阿姨給了我一張光碟,好像還有一個「三退」的小冊子,我看都沒有看,出門離開店主視線,我就給扔了。我在這個店裏買到了母親的衣服。

在這個邊疆小鎮四面環山的神秘地方,這裏的溫泉水歷史悠久,世界聞名。就在這個離我在南方生活的城市幾千里的地方,居然又碰到了上一年與我生活的同一個城市的人。她也來泡溫泉。沒多久,她有朋友來這裏玩,也是住在同一城市。後來漸漸熟悉。

回到生活的城市後,就保持了聯繫。我就把我在那個山下小鎮上兩個賣衣服的店主給我講「三退」和光碟的事,跟這個後來去山上玩的朋友的朋友講了。誰知她曾經就是大法的修煉者,後經魔難,沒再煉,我就從她那裏複製了電子版的大法書。

看完後,就覺的這書太好了,我平時也就是這樣做的,而平時生活中不明白的事情,看完書後,全明白了。我對著錄像學起了功,手是像觸電。我又問她有沒有其它資料,她說給我找找。這時間是二零一三年的年底。

二零一四年初,我投入到做一個中醫的直銷中。在這時,我碰到了小法小道,當時不清楚甚麼小法小道,只是納悶這些年我從來沒有碰到過這些小道的事情,怎麼現在自己身邊這麼多。現在知道,你要是想修煉,就會有各種干擾來阻撓你修煉。就這樣,這一年,我斷斷續續的煉著大法。偶爾有甚麼問題,問一下那個朋友。這年底,我又做了一個旅遊的直銷。

二零一五年,我又去全心做旅遊直銷了。而在做這個直銷中,經常有夢境暗示我。我感覺這些都不適合我,這兩個直銷,我做的全是虧損。大法的書這兩年中我也只是看了一遍。後來知道大法弟子是不能做這直銷(傳銷)的。

二零一六的初夏,我又去問那個朋友要大法資料。我說我想知道大法的近況和師父的情況。於是,她從旮旯裏扒拉出來硬盤,我全給複製過來了。我把師父早期在各地的講法很快的看了一遍。又去問她「三退」和「三件事」。她說的讓我聽起來感到迷惑,我心裏感覺哪裏好像不對。

這時,我想起了三年前在北國邊疆的那個山下小鎮,那個賣衣服阿姨給我光碟的事,萌生了想去那裏找那個阿姨。在我猶豫到底去不去時,我連續做了兩個幾乎相同的夢:富麗堂皇的大酒店、客房、鍋爐房、煤炭、我住的房間,而這些就是我和母親在那泡溫水的那個山上。那個小鎮,在山下。

我以應聘的方式到那個溫泉館裏打工,先前住在大酒店的客房,而此時我自己要求到裏面員工的小餐廳洗碗。因從來沒有做過這麼累的活,剛做一兩天,我就嗓子疼,鼻子塞,像要生病,很快的師父就幫我把身體調好了。

這兩個月短暫的打工生活,發生的事情和先前的夢境幾乎一模一樣的過程。我幾乎都是「心想事成」。這個四面環山的地方充滿神奇──山青、水秀、空氣清新、雪花潔白。

我是八月中旬來的這裏,十月這裏就下雪了。我想出去看雪,而居然在我下山去找阿姨的途中,碰到我們南方的一群人在這裏做工程。下雪這幾天,停工出去玩,喊了我一起去。

那雪在金秋盡染的白樺林裏,真是一幅國畫,天為畫布,白樺林飄雪為景,洋洋灑灑,廣袤無垠,彷彿落下來的是人間仙境。

後來我上網,看到同修寫的文章說是師父在人間尋找大法弟子。而我的腦海中,總浮現師父在這個廣袤無垠的天地間一個人踽踽獨自的走著,找尋弟子。

我宿舍的一個室友,正好也是住在山下的那個鎮上,她說,她媽媽的一個朋友給她送來一本大法的書,她說看不進去。我說,我輾轉幾千里的路程來找大法,給你送上了門還不看,當然,這中間又有一些神奇的事情發生。

第一場雪時,我正好有休息,便下去小鎮上。三年時間過去了,現在這個鎮上到處拆遷的七零八落,原來的棚戶區和街區很多都沒有了。我一個街區一個街區的找,第一個街區走了一小半,感覺不像,印象中那個店是這個鎮最大最乾淨的一個街區。而這個街區是道路泥濘又窄。就回頭了,往前一個街區一個街區的找。

好在這個鎮不大,很快的幾乎找完了,也沒找到。心想那個街區可能被拆了蓋了樓,因為有一幢新樓立在這個鎮中心。要是再找不到,就不找了。問人,說是菜場後面還有沒搬遷的衣鞋店。

穿過菜場,從後門出來,走過兩家店,一轉彎,抬頭,發現了三年前的那個店門,內心一陣驚喜。幸虧剛才沒有放棄尋找。她的店牆壁上有個大大的「拆」字。

推開門,三年前的那個阿姨(她當然不認識我),我說還記得三年前的夏天給過我一盤光碟嗎?阿姨笑了,我說,可是出門被我給扔了,那光碟還有嗎?阿姨說沒有了。我從阿姨這裏拷了很多最新的訊息。阿姨給我說了怎麼發正念和「三件事」,又找人告訴我怎麼翻牆上網,第一次聽到「同修」這個詞。阿姨說,再晚些來,我也拆遷搬走了。我說前面那家店呢,她說已經拆遷搬走了。臨走,阿姨還給了我一件新的羽絨服。感謝師父沒有落下我,感謝同修。

從阿姨店裏出來,走過這個街時卻發現,這個街區就是我一下車找的第一個街區走了一半的這街。三年前的偶遇,現在過來找,轉了個圈;現在在這個小鎮上,又轉了個圈。我輾轉幾千里路程,為尋法。可是,我生命的輪迴又輾轉幾千年,為得法呢!

兩個月後,辭職回到南方。我在網上幾乎文章逐篇看,弄明白了「三件事」,原來發正念是這麼強大的事情,救人救己。

看到師父慈祥沉穩的身姿,我心踏實、安穩,看到近期法會上師父的面容,我無聲淚流。

我依然是在這個城市裏一個人修煉。當然,我已經在做「三件事」,在盡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雖是一個人修,卻不孤獨,有師在有法在有大法弟子的責任在。我曾經質疑的生命的意義,現在有了方向!

我一定要隨師還!隨師還!鞭策!鞭策!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