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法輪大法 一家人都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名利情、妒嫉心都很重,身體患有各種疾病:兩腿水腫,走路沒勁,背疼的睡覺時只能躺一個多小時,然後就只能坐著睡。由於長期睡不好覺,導致我脾氣越來越不好。有一天晚上半夜三更,我睡不著覺,心煩意亂,看見丈夫和兒子睡的香甜的樣子,我就衝他們大叫,見他們沒動靜,我端了盆涼水把他們的被子澆透了。他們很怕我,即使這樣也不敢惹我,像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多次,過後我也後悔,活的真是好苦好累。

一九九六年底,我有幸遇到一位大法弟子,她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第二天我就去了煉功點。煉功時我感覺後背暖暖的,舒服極了,心裏也莫名的感覺美滋滋的。我微微睜開眼睛,看見滿天都變成桔紅色,連我周圍都這樣。煉完功後,感覺身體輕鬆,全身疾病緩解了許多,這是我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過的狀態,我立即請回了大法書。

後來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我用大法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很快我變了,性格內向的我變的開朗,笑容滿面,不知不覺牙痛病、遺傳性鼻竇炎好了,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

丈夫和兒子看到我的變化,從各方面都支持大法,維護大法,支持我修煉,也都得到了善報。我沐浴在法光裏,很多人也跟著受益,下面簡單的列舉幾個例子:

師父賜給了我一雙眼睛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早上醒來,我的左眼癢的厲害,手不斷的揉,腫的像雞蛋大小,丈夫強迫我到醫院檢查。幾個有名的專家診斷為虹膜炎,眼底已腐爛,並且說來晚了,得馬上住院手術,立即把左眼球摘掉,切掉神經,保護右眼睛。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半天才回過神來,急忙問大夫,以後我的眼睛還能不能看書,大夫失望的搖頭說,如果手術成功的話,右眼睛只能看點亮光,以後你就靠用這點亮伴隨你的後半生了,看書是不可能了,如果手術失敗,就雙目失明。

丈夫排隊辦住院手續,我坐在一邊椅子上,心情煩躁,惶恐不安,心想這馬上就沒眼睛了,但馬上冷靜下來,好像有種力量讓我馬上離開這裏,我站起身來,不顧一切,左手捂著眼睛,右手推開人群,快步走出醫院大門,找了一輛出租車回家了。剛到家丈夫隨後趕來,拽著我要我馬上回醫院住院做手術。我拼命扒著門框說死也不去醫院。丈夫打電話叫來娘家、婆家二十多人來勸我。親人們看了我的眼睛和醫院的診斷結果,都震驚了,哭著鬧著讓我去醫院做手術。我心裏明白醫院治不好我的眼睛,只有求師父和大法,別無選擇。

我說服了家人及親朋好友,就在家學法煉功。可是丈夫仍然堅持去醫院做手術,一連幾天都鬧騰著不停。這時娘家嫂子說:今天是星期天,又是初一,沒有好大夫,再說她眼睛已經都這樣了,不是說手術成功也和雙眼瞎差不多嗎?她已決定不去醫院,你這麼鬧對她有甚麼好處?眼睛最怕上火。我想這是師父借她的嘴說話,我立刻對丈夫說:這是在消業,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這麼吧,給我兩天時間在家學法煉功,你不要管我,到星期一如果我的眼睛好轉,就不去醫院,如果不好轉,我立馬跟你去醫院做手術。丈夫無奈只能這樣,並且說:如果你要煉功煉好了,我也煉功。

於是我靜下心來,雙手捧起寶書《轉法輪》,左眼睜不開,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用右眼很是費力,我就叫我姪女讀給我聽,聽的出姪女是含著淚一句一句的讀,越讀越不成句子,哭一會兒,讀一會兒。我停下說:你們不能這樣,要想我的眼睛好起來,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我的眼睛就能出現神奇,你們都配合我,這是真正的佛法啊。

大家都心情平靜下來,我聽著聽著,感覺眼球在轉,很舒服,不難受了。晚上安靜下來後,我好像覺的有好多話要跟師父說,於是我捧起《轉法輪》放在桌子上,雙腿跪下,對師父說: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師父賜給我兩隻眼睛吧,我才四十三歲,以後的路很長。然後我雙盤打坐,很難受時我就心裏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一覺醒來,頓感頭腦清晰,左眼睜開了個小縫,也不流淚了。到煉功點煉功時,當煉第一套功法中的「羅漢背山」[2]時,身體飄了起來,大概一尺多高,睜眼看見同修們的頭頂排的整整齊齊,煉到第二套功法兩側抱輪時,感覺有人在扶我的胳膊給我糾正動作,我心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學法時,我明白了得病是因為業力造成的,因此不斷提高心性。

半個多月後眼睛完好如初,家人和親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許多人都請了大法書。二十多天後,左眼出現反復,紅腫了十天左右,以後反覆過幾次,丈夫仍然有想讓我去醫院的想法,我就不斷的向內找:是啊,我體貼丈夫了嗎?我那頑固的自我,甚麼都我說了算,沒理也得讓丈夫認了錯才算完。不失不得啊!明白法理後,丈夫再也沒提過上醫院的事,眼睛也不再犯了,而且身體其它疾病也不治而癒了,修煉將近二十年,沒住過一次醫院,沒有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

至此,叩謝師父,是偉大的師父賜給了我一雙眼睛,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丈夫的腰痛病不治而癒

自從我修煉以來,丈夫從各方面都支持。九九年七﹒二零邪黨瘋狂迫害後,他從家中拿出兩萬塊錢給同修,支持我和同修上訪;學法小組一直在我家,大小型交流會很多都是在我家開,他在外面站崗放哨;流離失所的同修在我家住時,他都熱情招待,從不計較個人得失。

丈夫患有腰痛病,嚴重時站著最多十多分鐘,經多方醫治,不見其效。二零一零年到醫院診治,診斷為腰痛椎管狹窄,醫生建議做手術。兒子從北京請來專家醫治,丈夫讓我收拾東西準備住院做手術。我說我不同意手術,他們保證能做成功嗎?丈夫說誰能保證?我說:「大法能保證,你也見證了我的身體神奇變化」。丈夫生氣的說:「你不伺候我,我找保姆」。氣沖沖的走了,我立即發正念,求師父救救我丈夫,不能手術。

大概兩個小時後,丈夫像沒事一樣拎包回來了,見我就說:「你是不是給我發正念了?」他說經專家建議保守治療,說腰部手術要求技術高,如果手術不成功,會終身癱瘓。我說:「你轉了一大圈,還是學法煉功吧」。丈夫說也只能這樣。從此丈夫捧起《轉法輪》每天學一講,其它時間看神韻光盤和真相資料,有時還煉功,半個多月後,他的腰痛不治而癒,連其它疾病也不翼而飛了,一直到現在身體都很好。只是因害怕邪黨迫害,至今沒正式走入大法修煉。

師父救了我兒子的命

有一回我兒子去游泳池游泳,游泳池有標誌,兒子覺的自己水性好,就一直往前遊,越遊越往下沉,還喝了幾口水,他心想完了,忽然想起了師父,想起了大法,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頓時感到身體往上飄,一連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身體飄上來了。

兒子遊到岸邊,撫著欄杆,連聲說謝謝師父救了我,謝謝師父救了我。像類似這樣有驚無險的事發生過幾次,在此我叩謝偉大的師父。

我的兒子是個孝子,被邪黨人員多次騷擾,他沒說過一次埋怨的話,還經常鼓勵我實修。他有時也看大法書,明白一些法理。

母親的神奇故事

母親六十二歲時得了一場大病,膽結石手術失敗,連續兩次住院,臥床近兩年,醫生多次下病危書,說就是死不了也是植物人。母親一生做善事,用土方救過許多人命,出院後,竟奇蹟般活了過來。母親非常認同大法。二零零一年,我在娘家遭邪惡綁架,母親向在場的警察說:「看你們誰敢動動我的女兒,我的女兒煉功做好人,違犯了哪條法律?」

二零零四至二零零六年,母親曾幾次住院,醫生下病危書,我讓她聽師父講法,念法輪大法好,母親幾次出現奇蹟。母親八十八歲高齡才安詳離世。

妹妹家的神奇故事

妹妹一家人都看過大法書,妹妹有時和我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在多種場合證實大法。自從江鬼發動迫害以來,我曾多次被騷擾,妹妹多次保護大法書、真相資料和耗材。

二零一一年,正值收秋,外甥女幫大人往房頂拎玉米,一不小心從房頂上掉下來了,房頂離地面四、五米高,水泥地面,就聽孩子喊媽媽,家人都驚呆了。妹妹立即念「法輪大法好」,讓孩子也快念「法輪大法好」,叫全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對孩子說你三姨是煉法輪功的,一定沒事的,別怕。外甥女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哪兒都沒傷著,全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妹夫在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晚上,背痛的厲害,去醫院救治,路上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醫院診斷為突發性心臟病,需做心臟搭橋手術,因病情嚴重,醫生建議去北京診治。在去北京的路上,妹夫一直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到了北京醫院還念。醫生說念吧,只要能減輕疼痛就念。主治醫生讓馬上準備十五萬塊錢,等主任簽字後就立即手術。當時主任不在醫院,妹妹就給我打電話說明情況,我說他們說了不算,得我們說了算,快念「法輪大法好」,三天就回家。正好第三天主任上班,建議保守治療,說是病情嚴重,怕下不了手術台,觀察幾天再做決定。妹夫要求出院,就回家學法煉功,二十多天後,心臟病好了,直到現在幾年過去了,一次也沒犯過。但因邪黨迫害害怕,也沒正式走入大法修煉。

六、姪子的心臟病不治而癒

我的娘家姪子很認同大法,有時還看《轉法輪》,在各種場合證實大法,有時開車拉著我和同修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去年三月十六日,背痛去醫院,被診斷為心臟病,需做心臟搭橋手術,趕緊托關係找北京專家。下午五點半要做手術了,我兒子給我打電話告訴了我,我放下電話就往醫院趕,看到姪子家人們有的還在抹眼淚,我見到姪子就說:「你快念『法輪大法好』,一定沒事的。」

我也給在場的人說:「你們都念『法輪大法好』。」因為娘家人大部份都明白真相,認同大法,大家都開始念。這時候護士過來把姪子推進手術室。

大概五分鐘後,護士出來了,說動脈不堵塞了,不用做手術了。大家一聽高興的哭了,抱著我哭。直到現在姪子的身體哪都挺好。姪子媳婦還後悔白白的在醫院扔了一萬多的檢查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