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煉功點迫害中風雨無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我是一名年過七十歲的老年大法弟子,與老伴分別在九六年、九七年走進大法中修煉。修煉前我們老倆口都是重病纏身、久治不癒的患者,我患腦動脈硬化非常嚴重,不知哪天生命就要完結,在犯病時把遺囑都給孩子們留下了,正在生命危在旦夕時,九六年老伴因病走進大法中修煉,修煉後,折磨他三十多年的頭痛、腿痛的頑疾不治而癒。

老伴修煉法輪功後一段時間後,感覺頭頂有法輪在轉,正轉、反轉,老伴悟性很好,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不知不覺老伴彎曲的腰也直立起來了,我親眼目睹這一切的變化後,我於九七年也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老倆口身體棒極了。修煉後身體的神奇變化,思想境界的不斷昇華,感動了親朋好友,子孫後代都受益,兒子目睹了這一切,也走進大法修煉中,即使不修煉的兒女們也都支持我們修煉,他們深深的體會到不修煉大法就沒有他們父母的一切。

自九九年江氏一夥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以來,當地的學法小組被迫解散,同修們失去了修煉環境,邪惡綁架了部份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也經常對在家的同修騷擾,村民對法輪功議論紛紛,有的村民聽信了中共喉舌的欺騙宣傳,受毒害較深,我老伴走出家門,哪裏人多就去哪裏向世人講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進京上訪?就是要討回公道等等。

我們老倆口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持修煉法輪功,自進京上訪回來就屢次被抓,老伴被勞教迫害,二零零四年我也被非法關押在本鄉洗腦班,在鄉幹部和眾多的村民及派出所警察面前四次用正念打開手上被戴的手銬,鄉長們看到這一切說:法輪功真有功能啊!就此我對他們講不要再迫害法輪功,這種惡劣環境給修煉者造成人心惶惶。

一天晚上參加本鄉一次大型交流會,我思想中就萌生一個成立學法小組的念頭,通過學法在法中增強了我的信念,師父說:「你們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夠給我們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的、一個穩定的環境修煉,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1]

我與老伴在法中提高後,與本村的同修商量,經過共同努力,煉功點從二零零四年成立至今已有十多年的時間,風雨無阻,我們煉功的時間與大陸煉功時間同步,早三點五十分準時煉功,晚四點五十準時學法,通過學法煉功把全村二十多名同修凝聚在一起,無論是年過七十的老同修還是年輕同修及幾歲的小同修,都能各自做好證實大法中的具體項目,發放資料、打真相電話、面對面講真相,煉功點白天、黑夜方便同修救度世人,形成整體。

由於集體學法,我們的心性不斷提高,我們學法小組有一名年輕同修,雖然文化不高,可人在修煉中不斷的開智開慧,手機、電腦一學就會,當地和周邊一些老年同修的真相手機經常出現毛病,找到她維修,她從來不煩,大夥都說我們能用手機救人也缺少不了這位同修,學法小組對同修們緊跟正法進程起了相當大的作用,二零一五年五月份訴江,剛剛開始市裏同修來我們學法小組交流對起訴江澤民的認識及如何書寫訴江狀等問題,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很快就達成共識,學法小組除了幾個新學員外,其餘十七名大法弟子很快寫好了訴江狀,郵寄到最高檢察院並收到回執。

煉功點對同修的修煉起著相當大作用,但走的路也是非常艱難,自學法小組成立後,中共邪靈控制不明真相的人經常騷擾,有老年同修說咱們這個煉功點是同修們放下生死堅持下來的。由於堅持修煉我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在師父的加持下,在看守警察面前手銬自動打開,體現了大法的神奇,於是將我放回家中。

我們老倆口,特別在冬季,早早起來把爐子燒熱,給同修提供一個暖乎乎的環境,方便大家煉功前背《論語》、《洪吟》、煉功等。我經常參加一些宴會如升學宴、婚禮宴會等,為了更多的救度世人我經常利用自身一點特長,寫賀詞等一些詩篇,其中加上「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命」等字樣,參加宴請的人非常認同,並給鼓掌,就是通過各種形式,因地制宜多救人,完成史前大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