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集體學法 共同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起先,我只是從感性上認識大法,荒廢了十年後,才開始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在感性認識大法期間,因輔導員家改建,所以把學法點改至我家。當時學法點雖然設在我家,但我自己很少與同修一起集體學法,也沒意識到學法點的重要性,以致造成很多同修來學法的意願不高,也直接影響這個地區同修無法形成整體。

直到二零一二年台灣燈會結束後,我才意識到學法點設在我家的重要性,原來的輔導員也覺得應該讓我承擔這一地區學法點的輔導員工作,自己才意識到我該對學法點負起責任來,之後就開始與同修交流,鼓勵同修多多參與集體學法。

後來發現這一地區較年長的同修沒有講真相的項目,碰巧其它地區的同修在推智慧通,所以推薦給同修們,後來同修也覺得這個項目很適合他們。

作為一個輔導員首先一定要把法讀透。師父說:「在座的輔導員們要負起責任來,光負責輔導動作還不行,應當把法理解透,真正掌握。要多看書,多聽錄音,最起碼要比一般學員明白才能真正當好輔導員,對法的理解一定要清楚。」[1]所以我要求自己在學法上不能走形式,更要靜下心來學好法。因為這樣嚴格的要求,讓我在學法過程中常常體會到法的更深的涵義,學法越學越起勁,越學越快樂。

師父說:「如果你能夠看三遍,你就會發現他是一本天書;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會愛不釋手。」[2]以前在學《轉法輪》時,只是看完而已,現在不同了,每學一遍《轉法輪》都會有不同的感受。自己深知只有學好法,自己的修煉狀態才能更穩定,才能體會出更多法的內涵和自己的使命在哪裏,從而能進一步與這一地區的同修交流,而帶動同修一起走出來證實大法與講真相。每週兩次的集體學法時間,若無法好好珍惜真的會辜負師父給我們留下的這樣集體學法的形式。

自己以前在感性認識大法時,每次學法交流我都是閉口不說話,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與同修交流甚麼,當時我腦袋裏裝的都是常人的東西,師父的法裝的太少,自從改變學法狀態後,就變的不同了,師父說:「學法要是跟上就會有突破。學好了法才能證實法,學好了法才能做的更好。」[3]

其實輔導員也和同修一樣都是修煉人,所以不要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上,師父說:「首先要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不要有在學員之上的心。做工作有不懂的,虛心和大家共同探討。做錯了事,誠心的向學員講:「我也是個和大家一樣的修煉者,工作中難免有錯,我這事做錯了,那就按照對的做」。」[4]所以面對同修間有甚麼問題我都願意善意的提出來交流和提醒同修,有時同修刺激到我的心裏,我才會知道我的執著在哪裏。

記得二零一六年「五一三法輪大法日」,我們要到公園辦大法洪傳活動,當天豔陽高照,其中一位新同修當著我的面跟其他地區同修說我們輔導員會要求我們很多,其他地區的同修說輔導員不應該要求同修這樣、那樣,應該要看同修能不能接受,當時我想,師父,我沒有要求同修一定做到這樣、那樣,只希望大家能儘量的去做,那為甚麼今天同修會這樣說呢?我突然想到原來是要考驗我愛面子的心,因為長期在學法點很少同修會指出我的不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助長了我自以為是的心,師父看到我有這樣的執著,所以借新同修的嘴來敲醒我,當下覺得這個面子心考驗真大,而我當時也只是笑笑,我知道我必須要去這個愛面子的心,雖然當時心裏有點酸酸的感覺,不過一下子也就過去了。

其實我今天回想起來,我真得感謝這位新同修,因為她讓我提高心性的機會很多,我記得新同修剛來我家學法時,她真的是盯著我修的,因為她非常在意我說的每一句話,若說的內容有不合她的思維,她立即就會回我一句,其實從這位新同修的身上我看到另一個我,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是屬於很剛烈的,若每一次這位新同修對我的看法,我都當成是負面思維,那我永遠都無法提高自己的心性,最近這位新同修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向內找的體會真的很觸動我。

一個地區煉功點或學法點的輔導員對學法點的學員影響很大,不是說大家要看著輔導員修,而是輔導員有凝聚大家的作用,若輔導員能起到正面效果是可以讓這一地區同修整體修煉狀態提高,自己在感性認識大法的十年期間,我們這一區大部份同修修煉狀態要努力的空間很大,大家在集體學完法後,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發完正念後,就回家了,對於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認識上還是比較感性的。但現在不同了,同修們對於修煉也從感性到理性上的認識,再朝精進實修中努力,大家也懂得如何向內找,對於講真相也越來越有心得。其實輔導員也不要有包山包海的觀念,每個同修都要走好自己的路和自己要過的關,若甚麼事情都幫同修包攬在身上,這樣容易讓同修產生依賴心也更容易讓同修盯著輔導員修,一個地區的修煉狀態要達到整體提升,這一地區的同修法一定要學好。

這一地區同修到慈湖講真相從剛開始的一輛車到現在有三輛車可以隨時調度,這樣的時間已持續三年了,剛開始大家對於面對面講真相還有點不太適應,所以剛開始去的同修只載滿一輛車,但隨著大家在每週二學法點上,同修用心的交流在慈湖講真相的心得和師父在法理上關於講真相的重要性以及交流明慧網發表的同修講真相的心得,同修也漸漸能感受到面對面跟陸客講真相的重要性,在每週二學法交流中也告訴同修可以試著到慈湖去,若有同修覺得我不會講怎麼辦?我們都會告訴同修沒有關係,暫時先不用開口講,你可以先試著站在那發資料或煉功,有時週六同修去得比較多,我們會在拱橋這邊集體煉功,集體煉功對陸客或台灣遊客起到的效果真得很好,有時遊客看到都會問說可以拍照嗎?曾經有一次同修們在煉第二套功法兩側抱輪時,有幾個遊客問我說,那是真的人還是假的人?為甚麼她們都不會動?

其實不管我們去慈湖講真相或是去新竹圓環徵簽,對常人來說我們是在做證實大法的事,但實際上是在為自己建立威德的,師父說:「目地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回歸到你們的最高位置,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圓滿問題,也不是通常圓滿所能達到的。看上去是你們為大法做了你們應該做的,實質上是你們在為自己全面的圓滿和回歸而做。」[5]

到慈湖講真相或是去新竹圓環徵簽,其實也是在磨煉同修的心性,在這酷暑炎熱中、在嚴冬寒冷的天氣中,堅持站在那裏三個小時,心裏甚麼想法都會翻出來,但同樣一件事情在做,若同修存在著不同的心態,所感受和體會的絕對會不同,在做證實大法的任何項目中,思想一直在法上,你會感受到越做越有心得,越做越想把它做好,若只是走形式,那甚麼感受也體會不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如何輔導〉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