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總喜歡指出同修「問題」的習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一次,學法小組的三位同修相約來我住處,整個過程中,同修談的都是我的問題,最觸動我的一點,也是他們都說到的,是說我給人的感覺很「強勢」。一同修特別提到集體學法時,當她有念錯的地方,我給指出時,她心裏都「咯登」一下(確實,我讀法時很少念錯,別人念錯時我給指出的次數也最多,並且眼到口到,常常是同修剛一念錯,我正確的字就脫口而出),同修說以後能不能等她把一句話念完再指出。我理解同修的意思是說,可能她自己會意識到念錯了自己改過來。

當時三位同修說的時候,我內心一直很平靜,沒作任何辯解。我知道這是同修對我的看法,積了些日子藉這個機會一股腦倒了出來。都不是偶然的,是針對我的修煉來的,畢竟我讓同修感覺不舒服了,那就一定是我有問題了。針對同修當時所言,思想中也會返出應對的話,或看到對方言語中暴露出的問題,但我知道這不是我當時應該想的,所以一出來我就排斥這些念頭,不承認是「真我」想的。

在接下來找自己的時候,開始時我有一種「下次學法時不知該如何做」的無所適從的感覺,因為從表面上看,學法時有念錯的我給指出來,這並沒錯呀。我問自己:這是要我在哪方面有所突破、有所改變呢。這時,師父的一句講法呈現在腦中「從邪黨國家出來的人,對自己那種保護心很強,對一些問題表達的心也很強烈,在國外不是這樣的。」[1]

就是這個強烈的「對一些問題表達的心」。在人中我是一個思維嚴謹、有主見的人(換個說法,也是易「固執己見」的人),無論幹甚麼都有說辭,總能「自圓其說」。修煉中,每每與同修切磋時,我都會談出自己的認識。就是總有話說,表達上語氣、用詞「肯定」(換個說法是「絕對」),指出問題常常「一針見血」。記的一次,一同修談到她婆婆、妯娌,待她說完,我問「你意識到你這些話背後有一顆甚麼心嗎?」,「不知道」,「妒嫉心」,同修一愣:沒那麼嚴重吧。我說:找問題時,就要用放大鏡找,才能看的清、去的淨。因在個人修煉中我是這樣做的,但我怎麼能拿放大鏡找別人呢?

曾有位同修對我說:有甚麼事時,想與我聊聊,但又有些打怵與我說,因為感覺會有壓力。我怎麼能讓同修「有壓力」呢,還有前邊同修說的「強勢」,這些所為不正是邪黨文化那一套在自己身上的反映嗎?看到師父講法中盼望從大陸出去的大法弟子早一點把思想轉變過來,那我們這些還在大陸的大法弟子更應該正視自己的問題,主動改變在邪黨文化浸染下形成的觀念和思維方式,清除自身的邪黨文化毒素啊。

我當年參加過師父講法班,我又想到師父講法時的語氣、善心、洪大的慈悲,那一刻想到自己的言行給同修帶來的傷害,愧疚的淚水奪眶而出。

這次借幾位同修的嘴給我指出來,是我該正視這個問題、改變自己的時候了。下次小組學法,別人念時,我怕自己又「脫口而出」,一直咬著嘴唇(幾個小時下來都咬出泡了)。有人讀錯字時,我不說了,其他同修就說了,有的以前沒說過的這次都說了。學完一講法,合上書,一同修說了一句「今天這個場真祥和」。是啊,我變了,感覺大家也變了。接下來,大家切磋時,我也一直咬著嘴唇,要求自己這次就是「只聽不說」。期間有同修問過我三次「有沒有甚麼說的」,我只輕輕回一聲「沒有」。另一同修也問:「大姐,今天怎麼不說話了?」「啊,我沒有要說的,大家說的都挺好,我聽著就行了。」說這話時,都能感覺到自己內心的平和。

這件事過後,自己都感覺「想要表達」的心去掉了很多,感覺讀法時的聲音都有了變化,更平和了。一同修(那次三位同修找我切磋時,她碰巧也在場)也說:你這次真變了,以前對別人說的話,你常說「不是那樣的」,現在你不說了。同修不說,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曾經是這樣:有意無意中都在否定別人、肯定自己。

真心的感謝同修對我的坦誠直言。師父說:「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2]我們應該珍惜每一次去人心的機會,紮紮實實的改變自己,即使是小小的變化。修去人心,同化大法,在人成神的路上踏踏實實的邁出每一步,在助師正法中走好前行的每一步。

以上所談,旨在交流,不妥之處,誠請指正。感恩師父!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