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敢講到坦坦蕩蕩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在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前,我只修煉了一、兩個月,由於邪黨打壓,我掉隊了,直到二零一零年三月,才回到大法中修煉。通讀了師父著作《轉法輪》、《各地講法》以及上明慧網看同修交流文章後,我明白了法輪大法及大法師父被蒙冤、誣蔑。許多大法弟子走出來講真相救眾生,揭露邪惡,制止迫害,做了連神佛都佩服的事;明白了世人都是為法而來,都是要救度的眾生。

我悟到自己也是有救度眾生的責任和使命的。也許就這一念,師父常把有緣人送到我跟前,講真相救世人溶入到我的生活和工作中。

從不敢講到敢講

我有講真相的願望,但不知道怎樣講,我便經常看明慧網上同修關於講真相的交流文章,借鑑他們好的做法,總結歸納以便靈活運用:

1、平時多收集一些法輪大法祛病健身和提升道德品質的實例、大法弘揚世界和法輪大法是甚麼及為甚麼法輪功被迫害等真相。

2、每次出門講真相一路上甚麼也不想,邊走邊發正念: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請師父給我下個罩,讓我所到之處眾生明白的一面發揮作用,救度有緣人,壞人惡人看不見,請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面前來。

3、講真相時,言行舉止大方,態度和藹可親,微笑著和有緣人搭話,如:鍛練身體呀?買菜呀?生意好嗎?身體好嗎?如果他樂意回答,可接著說給他講件好事,讓你生意好、身體好,有神佛保祐,幹事順。那就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念能使弟子和有緣人及周圍的一切明白的一面發揮作用,一切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因素也解體了。這樣,眾生一般都說好謝謝,再接著講:法輪大法弟子是相信善惡有報的,人在做,天在看,及法輪大法真相,眾生基本上樂意接受。

4、講真相不能求數量,哪怕能聽進去一點真相,也可以為以後同修講真相做鋪墊,不氣餒,有不樂意聽的、說難聽話的,也許是對自己的考驗,看你能不能做到不動心,不用人念去看表面現象認為他固執等不好的想法。而是用神念覺的他被邪黨謊言毒害的好可憐,同時也要向內找自己哪顆不好的心沒去掉造成的,及時歸正。

5、講真相時對人外貌的評價無論好壞,或者對人有不好的想法,或者想著剛才三退的人的名字忘了等等雜念會影響講真相的效果。沒有特殊情況,起床晚,五套功法沒有一步到位煉完,是有安逸的心,也會影響講真相的效果。

我第一次出門講真相,不知道給誰講?我就邊走邊發正念,來到菜市場買菜,在買菜時,碰到一位樸實、善良的賣菜大姐,賣菜時,她給我秤秤的高高的,還少要錢,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怎麼能佔人家的便宜呢?我說,大姐,我有零錢,你起早貪黑,賺錢也不容易。她說不用給。我悟到這位大姐對我這麼好,可能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看看周圍沒有其他人,我試探著微笑著說:大姐,看你人好,我給你講個好事,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意好、身體好,有神佛保祐,她笑呵呵地說好好好。我用眼睛餘光看看周圍沒有別人,接著說,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相信善惡有報,祛病健身有奇效,要求我們做事首先想對別人有沒有傷害,當時有一億多人修煉,是江澤民妒嫉,一意孤行,利用共產黨這個組織迫害法輪大法的。共產黨做了太多惡事,還活摘法輪功人器官,老天不會讓這邪惡這麼猖狂的,人治不了,天治。天滅中共時,咱們善良的人退出黨、團、隊,有神佛保祐咱平安。大姐笑著說那我就退團、隊保平安吧。講真相真是師父都鋪墊好的,就等著我去做。

有了這一次講真相的經歷,我有點信心了,就這樣慢慢的碰到善良的商販,我也能開口講法輪大法真相了。我經常利用早晨菜場人少時,邊買菜邊給賣菜商販講真相,我買菜時,不挑不撿,給人感覺我是個好人,有時買菜人多,我就到生意冷落的商販那買便於給他講真相,體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巧妙的安排有緣人和我搭話如:要麼說我人好、要麼對我好、要麼說他身體不好、要麼說他生意不好等等,我便順著他的話很自然的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遠離邪惡有神佛保祐,生意好、身體好,再繼續深入的告訴他退出黨團隊保命保平安,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有時發現商販明白真相後,真的生意好起來了,他們很高興,真的相信了。後來發現給有緣人講真相,我大多數限於給年齡大的阿姨、學生或者身體不好的,認為有安全感,當我意識到這是分別心時,師父就幫我拿掉了一些,不知甚麼時候男性大叔也敢講了,但是男青年講的還是少。

看著明慧網同修講真相交流,有的同修沒有分別心、顧慮心。悟到我只有修好自己,多講真相、多用法來對照歸納總結哪些做的符合大法,哪些做的不符合大法,不斷的改變觀念和方法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講真相生出慈悲心救眾生

一次下班回家的路上,一位賣菜阿姨聽見我給一商販講法輪大法好,當我走到她面前時,她大聲說法輪功電視上都說不好了,我說:阿姨,咱老百姓被欺騙了。她說你把我的菜買完,我就聽你講。我說我已經買了,法輪功弘揚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她仍然大聲說:「等你修好了,再來給我講。」我看看周圍來往的人很多,害怕被不明真相的人做壞事,不敢繼續給她講真相,來到附近的超市,害怕被人跟蹤。

聽了她的話,我感到很吃驚,我靜下心來,悟到就是因為我有怕,阿姨才大聲說,去我那怕心的,師父借阿姨的嘴提醒我要堂堂正正的講真相,難怪她說「等你修好了,再來給我講。」真是慚愧,如果因為我沒有修好,她和她世界的眾生沒得救,我犯了多大的罪過呀!她相信了邪黨的謊言欺騙沒得救,多可憐啊!我不是來救人的嗎?越想越覺的慚愧,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宇宙的一切都是我師父說了算,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最偉大的事,是我師父讓我來救人的,誰還敢干擾,我怕甚麼呢?我不停的背「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我想聽到真相的有緣人應該高興才對呀?

慢慢的心裏坦坦蕩蕩的,沒有了怕,於是我便拐回去,跟阿姨語重心長的說:「對不起,阿姨,是我沒做好,我買把蒜苗吧。」我的怕心去掉了,她也變了,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說不用買了,姑娘一看就知道是個好人。我說,阿姨,那電視上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是誣蔑、冤枉法輪功的,當時欺騙了全世界的人,後來國際上放慢鏡頭,發現是政府導演的自焚事件。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教人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她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我們單位也有人煉,我從來不敢接近他們,害怕傷害到我。我說你回去多和他們接觸,多看看真相資料,你會發現有神佛保祐你身體好,生意好。她說:「謝謝姑娘,以後還來給我講啊。」她知道共產黨的邪惡並且退出了團員、少先隊保命保平安。看著阿姨明白的一面發揮作用,明真相得救度,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鋪墊好了,就等著我生出慈悲心去做。

師父的鼓勵

一天清晨,我在一巷子正準備拿出真相資料發給有緣人,一位身著白色運動裝的領導模樣的大叔來到我面前,他說上次是你發給我的書吧,你知道是違法的不?我想我是修煉人,我要做到「真」。前段時間我是在那發過真相資料,我微笑著說:「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言論的自由呀?」「是誰讓你發的?」看他表情有些嚴肅,我想怎樣給他講合適呢?他又說:是誰讓你發的?因為前段時間我地同修發資料被不明白真相的世人舉報了,悟到我要按法理的要求做,我說是法輪大法師父讓我做的,他臉上露出微笑,我發正念,清除他空間場的共產邪靈,邪惡全滅。繼續給他講真相,他邊說邊離開我,我說是我沒做好,希望你以後有機會再了解了解。

我為大叔感到遺憾,他收到真相資料,怎麼沒看明白真相呢?我向內找發現,可能前段時間,我在那裏發放法輪大法真相資料給大叔等人很樂意要,我給同修講時有顯示心、歡喜心。也可能師父提醒我注意安全,不要常在一個地方發放資料。回想明慧網同修交流遇到的干擾,排除後不退縮,相信師父在看護著我們,我邊走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清除自己空間場的邪惡干擾因素,請師父加持弟子和有緣人及所到之處明白的一面發揮作用。

接著,我走另外一條大道,給一位阿姨講真相,認為有安全感,她雖然認可法輪大法好,但是沒三退,還躲開我。悟到可能是我有顧慮心造成的。師父看我修自己,又有救眾生的願望,又安排了一大叔在不遠處石墩上歇著,等著我給他講真相,我過去給大叔講法輪大法好,他說:是呀,十幾年前廣場上很多人煉法輪大法,他們不像電視上演的那樣,人家都好。我說那是江澤民和共產黨聯合迫害的,他說,是呀,江澤民沒幹好事,共產黨整人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搞,他們背地裏幹。我問他退出共產黨、團員、少先隊保命保平安了沒有?他說看過真相資料,還沒退。我又給他講為甚麼退出共產黨、團員、少先隊保命保平安,以及法輪大法為甚麼被迫害等等真相並且給他退出團員、少先隊保命保平安了。我說,大叔,今天是你最幸運的日子,從現在開始有神佛保祐你,以後有人給你講退出共產黨、團員、少先隊保命保平安,你說已經退出了。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越來越好,有神佛保祐你,他豎起大拇指說你做的好,高興的與我道別,我體悟到這是師父對弟子講真相的鼓勵。

現在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但還有邪惡干擾,我要學好法,修好自己,改變常人的觀念,生出慈悲心,堂堂正正救度更多的世人,兌現史前大願。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