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被迫害的經歷在明慧刊登出來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當我們被迫害的經歷在明慧網刊登出來後,圍繞此事所發生的一系列心路歷程,使我倍感師尊的慈悲與苦心,修煉的嚴肅性與緊迫性,現特將此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有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星期天早上,丈夫(亦為同修,為方便,下面簡稱同修A)在上明慧網,過一會兒,他招呼我過去看一篇明慧文章,我一看,此是一篇關於我倆和我倆的家庭被迫害的文章,當時思想就出來不好的念頭,我心裏有些埋怨:現在登這個,這不是把我們往險處推嗎,我們承擔的壓力也太大了吧。一動念,負面的思想接蹱而來,另外空間的邪惡馬上壓過來,我心裏開始難受,我問同修A:你是怎麼看的?同修A:一切是師父的安排,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中,此時此刻登出這篇文章,表面上是明慧同修寫出來的,但這也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師父的安排是為了救度我們這方眾生的需要,也是正法的需要,我們應無條件的配合,跟上正法進程。

同修A告訴我,雖然文章的內容都很熟悉(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摘自於我們的訴江狀),但他再讀這篇文章時,他的感覺還是很震撼,眼淚都快流出來,他認為這文章的背後是有神在起作用。我靜靜的看完了這篇明慧文章,我的心同樣是震撼。想到正法進程到了最後時刻,我第一念想到與考慮到的卻還是自己,我很是慚愧,這是典型的為私為我的表現啊。

但是,另外空間的邪惡不斷滲透過來,我不斷感受到害怕,對此,我不停的否定,不停的排斥,不斷的清除。看到同修A的淡定自如,我想了想,還是開口問了他:「你心裏有沒有怕?」同修A說:剛開始有點,但一想到師父,想到這是師父的安排,心裏就沒有了怕。「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我心裏一堅定,內心亦鎮靜下來。我所應該做的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接下來的星期二下午,一個念頭打過來「洗腦班」,我馬上警覺,立即予以否定,「洗腦班與我無關」。電話響了,是單位政治處打來的,讓我到邪黨會議室來一趟,我知道是610來了,我給同修A打了電話。出辦公室時,我順手將手機帶上,心裏暗暗求師父加持弟子。610人員與我單位的領導已等在那,分管領導說是610找我,610前來是要核實一件事。我一看610人員有一記錄的人,我單位也有一做記錄的。610告訴我,是上級要他來核實這篇文章是不是我發到明慧上的。我讓他將文章給我看看,他從包裏拿出來遞給我看。

我看了後,告訴他此文章是我們訴江狀中的內容,是真實的,沒有半點虛假,不管文章在哪出現,其目地只有一個就是呼籲世人「呵護善良與正義,停止迫害,制止迫害」,同時告訴他與在場的每一位人,他們如要參與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就是真正在違法與犯罪。分管領導一聽就炸了,開始大罵,我察覺到剛才自己的話語中帶有爭鬥心與看不起對方的人心,語氣不善。我立刻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分管領導的態度瞬間變了,他向我道歉,說來這之前剛罵了本單位某位中層負責人,心情不好。

我用手機很快查到公安部關於14種邪教的通告,以及藏字石圖片。我將這些內容告知在場的每一位人員,610負責人狡辯說:藏字石上的字不是「亡」,是「萬歲」的「萬」。我沒接他的話,順手就將自己的手機遞給本單位的分管領導看,分管領導看了看,笑著問:這就是天象?610負責人告訴我,他們也是壓力很大。分管領導說:訴江是你的權利,是憲法賦予你的權利,我們也不好再說你甚麼,但你將它搞到網上,我們單位的壓力很大,雞蛋踫不過石頭,要煉在家煉,我們也不說你甚麼,我們也不管你甚麼,你不能再出頭和再參與,如要再參與,你可以選擇離開單位嘛。我面帶微笑,明確的告訴在場的人:工作是我的權利。

我很想讓610及相關人員能真正明白真相,能早日得救,但我面對面與610人員講真相時還是沒能讓他們明白真相,這是自己沒做好。每次事後,我的頭腦中都會不斷出現與610等人員對話的場景,為了能真正將真相講好,我都會在頭腦中想怎麼怎麼開講。以前我也沒意識到這是個修煉中存有的問題,但這次我清晰的意識到這樣所為其實是後天的觀念、強烈的自我與爭辯心在表現,它們意圖操控與抑制我的主意識,是舊勢力的安排在起干擾,在起負面作用。我不停的清除這些變異的東西。我應無條件同化法,真正能救度世人與眾生的唯有大法 ,唯有師父。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人是迫害不了神的,真正被迫害的是他們,應該同情他們,可憐他們,將慈悲留給他們。

我做了個夢:610人員帶著許多人員找上門來,我一見,就迎上去與他們講真相,他們甚麼都不聽,要帶我上洗腦班,我就逃走了,逃跑中,同修A腳不行了,我就背著他。到一個集鎮上,邪惡將各路口都封了,我看到一個面相很兇的人,但我思想中認為他能幫我,是明白真相的人,我背著同修A,一到他身邊,他真的就讓我拐進了一出口,我聽到他在阻止邪惡追趕我們。我猛的驚醒。

夢中場景仍歷歷在目,我立即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為甚麼對610等人員講真相,自己長期突破不了,我開始向內找,此次這個夢,讓我看清了每當我講真相的時候,還有一個東西在擋著,那個東西就是自保的心,是個私心,顧慮心,害怕自己受傷害的心。我也在想:為甚麼夢中自己總遭迫害,總將自己擺在一個受迫害者的位置上。我猛然間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沒真正將自己當作一個大法修煉者來看待,大法中沒有迫害,受迫害的是世人,大法弟子是在救度世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人豈能迫害了神,人心是帶動不了神的,只會是神帶動與控制著人心。於是,我發正念清除這些企圖干擾正法與救度世人的敗物與人心。

接著星期一上班,同辦公室的人還沒來,我正在收拾衛生,科室負責人進來,他叫我到他辦公室。我一進去,他將門隨手關上。他告訴我,上星期五,610負責人過來直接找了我們單位的正職領導,正職領導就將他叫去了。610要求單位送我去洗腦班,正職領導沒正面答覆,卻問科室負責人對此事有甚麼看法,科室負責人就說人家認認真真工作,按時上下班,平時也沒做甚麼不好的,這樣無緣無故的把人家往裏送,以後就很難做人家的思想工作了,怕對我影響不好,適得其反。610負責人對我單位的不配合很生氣,就說他會將上次明慧文章一事交由公安,讓公安來偵察。科室負責人提醒我要注意,同時告訴我,如果上面真的壓下來,單位領導是不敢與上面硬頂的,畢竟他們還是很現實的。

我心裏明白自己的一切是由師父安排與說了算的,其他生命是決定不了的。回到辦公室,我意識到自己剛才動了一個不符合大法的念頭,就是當科室負責人在講 「單位領導是不敢與上面硬頂的,畢竟他們還是很現實的」這句話時,我竟然去點頭附和他,我這點頭不是在認可舊勢力對世人的安排與操控嗎,我立時發正念清除這一不正的念頭,我發出純正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大法弟子與世人的一切邪惡與邪惡因素。同時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打入單位領導與同事及610人員的思想中,告知他們明白的那一面,希望他們明白的那一面能與我互相配合,幫助他們人的表面這一面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能正面認識大法與大法弟子,抵制邪惡,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為自己的得救擺放一個美好的位置。

近幾年,為甚麼610來了,總會提及洗腦班,而且一到敏感的日子,他們總會來找我,他們來之前,我的頭腦中就會出現被當地同修認為很壞的一個610負責人的頭象,出現這一頭象的同時,我的空間場內就會有不好的物質,如害怕與恐懼。每當這種情況出現,我都是靠發正念來解決,並沒認真的向內找,而且自己一直是很害怕邪惡上門來,平時學法不精進,就會作惡夢,夢中被邪惡追趕,或被關押,或被抄家。我想應該是自己某些方面沒在法中歸正,自己偏離了法,降低了對自己的要求。我向內找,仔細察看自己在此類事件出現前的第一念是如何動的,我發現自己第一念總會是將這些當作不好的事,往不好的方面想,動了不正的念後才明白回來動這種念不對,又忙著發正念清除,這樣自己一直沒能走出這一層負面的思維與思維方式。我想這些思想來源於何處,是真的我想的嗎,顯然不是,諸如迫害、抄家、非法關押,等等,這些都是邪惡迫害以後才有的,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安排的,那意味著這些也是舊勢力強加入進來的,法中是沒有的,師父是沒作這樣的安排的,師父在法中明確告訴我們是不承認的,連舊勢力本身的出現與存在都是不承認的,我們應該是全盤否定的,那麼這些迫害、抄家、洗腦班,等等,就是舊勢力製造出來的操控與干擾正法的手段與機制,我們要達到從根本上否定它們,就需要從思想上清除它們所強加入的觀念與感受,而學好法,頭腦中裝入的法越多,它們就越來越無立足之地,自然它們的操控與機制也就起不了作用。

中午12點正點發正念時,隨著正念的加強,隨著時間的加長,一個很深空間場裏的邪惡的骯髒的靈體被暴露無遺,最後被滅盡。同時我也明白了空間場裏的那個頭象是真實的那個610負責人的明白的另一面,此景的出現,他明白的一面是想用此方式告訴我一個參與迫害者的真實處境,他明白的那一面是在迫切的尋求大法弟子、希望大法弟子能幫助他讓他在人中的表面這一面明白真相,從而得到大法的救度。想到這些,我的慈悲一下子出來,我空間場中某種不好的物質也隨之解體了,同時我切實感到這是師父在幫了我,加持了我的正念。

下班回家,車位上不見同修A停的車,我腦中又出現不好的一念(因他下班時間比我早),我一進入家門,忙盤腿坐沙發上發正念,另外空間的邪惡已在發狂,外面的走廊過道上傳來了急急的走路聲,嘈雜聲,似乎就到了我的家門口,門馬上就會被踹開,我的心開始不停怦怦跳,似乎馬上就要從胸口跳出來,我強拉住自己的主思想:我在發正念,發著正念的是真正的自己,其餘的就是舊勢力強加入的,我不承認,我在清除它們,請師父慈悲加持。真正正念一出,邪惡霎時虛了,門外也安靜下來了,此次隱藏在胸口處空間場內的邪惡被暴露無遺,被我發現後清除。同修A打電話回來,單位在開會,還有點事,晚點回來。通過此事,我發現自己對同修A的牽掛與很重的情,一直以來我們相依相持,共同精進,但曾遭受過迫害的陰影揮之不去,使我變的異常敏感,平時他三件事不精進,我就要管他,約束他,甚至會罵他,認為是他給我在找麻煩,他幸好有我管著,他應該謝謝我。這次我認識到了:我在這上偏離了法,他和我都是大法弟子,我們的修煉都是由師父的法身在看管,我這樣管束他,這不是將自己置於他之上嗎,將自己置於大法之上嗎。此刻能明白醒來,真是幸事。

不管甚麼事,壞事好事都是好事,向內找真的是個法寶,信師信法,真的沒有過不去的關,這也就是我們曾有的經歷在明慧上刊登出來後,我一路走來一路的心得。叩拜師尊,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