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睏魔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在二零一三年之前的好幾年內,我學法打瞌睡,煉功迷糊過去,發正念也犯睏倒掌,學法不得法,煉功不得功,狀況非常糟糕。二零一四年開始突破,有了較大改觀的主要原因在於首先在敬師敬法方面有改觀,學法時自覺不自覺的都要依靠一下後背,貪圖舒服;後來參加集體學法點了,看到自己與學的好的同修之間的差距,注重學法時的姿勢與心態,學法就不再睏了,也能不斷學到悟到新的法理,整體修煉狀態也昇華了,打坐也不睏了,發正念也強多了。再到後來,基本就不太容易像以前那樣犯睏了,打坐時主意識較清醒。

但是還是不能百分之百做到不睏,早上有時起來了能清醒煉功,但有時到第五套功法時,就容易犯睏了。而且嚴重的時候,就算我起床了,總覺的沒有睡夠,潛意識中還想再補睡會兒才會清醒,到打坐的時候,半小時後就開始迷糊,而且還要睡個回籠覺。自己想改變,嘗試過許多方法,也看了明慧網許多這方面的交流文章,還是沒有突破。

有一天在三點四十分起來晨煉,像往常一樣,堅持了一陣子,在打坐時四十分鐘不到又陷入了睏,真是睜著眼睛都不行,我實在頂不住就睡覺去了,一睡就是三個小時啊。在醒來的那一瞬間,昨天學法時讀到的一段法突然打入腦海中:「空氣微粒、石頭、木頭、土、鋼鐵、人體,一切物質中都存在著真、善、忍這種特性」[1]。這句話,讀了十幾年,上百遍,從來沒有領悟過有別的意思,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以前從未悟到的另一層理:它們都是宇宙法的表現形態,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而石頭、木頭、鋼鐵從來沒有人的「睏」。再悟,又明白了一點:你想不睏,它就是要你睏,為甚麼?因為它不讓你昇華上來,因為你的心性沒有提高上來。因為你有意無意的都在追求安逸舒服,你自己放縱滋養這個睡魔。如果我能實修出鋼鐵般的意志,「睏」就奈何不了我,如果我修出如石頭一般穩磐不動的堅固,就「睏」不倒我。

師父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2]的法理,我做到沒有?沒有,如果我真的做到了,在各個方面做到勤,就不會睏了。如果我晚上睡覺前能多打一會坐,堅持發完正念再睡,做到勤,那第二天早上一定能起來。如果我白天不貪圖舒服,不輕易到床上去睡覺,而是多做一會兒真相資料也好,多看看修煉心得文章也好,多學會兒法也好,我勤快的物質多一些,懶散的物質必然會減少一些。如果我在平時行動中實修中能滅盡安逸心、懶惰心,不再鬆懈懶散,我的空間場必然就沒有睏的物質可存,那麼我必然也能戰勝睏。

早上一起來時,不要擔心不要想自己還要多睡會兒才行,那是錯誤的觀念,不要它!告訴自己:今天你就死了這顆心,死了這顆還想再睡會兒或者還想睡個回籠覺的心!當睏一上來時,我想,是你睏,不是我睏!你睏你的吧,我不睏,我不但不睏,我反而還很精神,用堅強的意志力,化掉它,溶解它。做到了「勤而行之」,讓鬆懈懶散無存,那麼戰勝睏,易如反掌。即使偶爾有一絲殘留的睏,主意識馬上能察覺到,抓住它,滅掉它。

法理是貫通圓容的,不僅在於克制睏克制睡魔的這一個問題上,比如面對色慾心、怨恨心,如果你能實修出鋼鐵般的堅強意志,你是不會動心。面對再美的女子,你也是心如木頭般不動的,而美女看到石頭、木頭也不會產生色慾心的。主元神──真我是沒有色慾心的,神是沒有人低級低能的一切心。而我們在修煉中,人的身體向高能量物質轉化,要達到的就是成為神體。當然這只是舉了一個例子,在去除別的執著心方面,其實是相通的。

悟道,實修,做到,當我這樣行動上這樣做到「勤而行之」,真的,早上晨煉困擾我多年的睏沒有了,整個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發正念也更有力了。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1] 其實,痛也好,睏也好,許許多多的哪種不舒服也好,心性上的不舒服也好,都是制約你走不出三界的物質,你要超脫出來,你必須走出這些的制約。沒有堅強的意志力,能達到嗎?我也體會到了在同一個問題上必須按更高標準要求自己,結果是不一樣的。

一點個人認識,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