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主意識修煉

談走出魔難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我發現乳房上長了個手指蓋大小的硬塊,當時我沒有在意,根本就沒當回事,覺的自己是修煉人無礙。後來硬塊越長越大,近幾年已經長到超過雞蛋大,時而痛、癢、流血水,人也黑瘦的,飯也吃不下,吃了就堵,吃甚麼都沒有胃口。更糟糕的是,去年春天丈夫下崗後在家又得了抑鬱症,痛苦不堪,我既要照顧他,否定舊勢力迫害,又要過關向內找執著心修掉執著心,還要同時做好三件事,自己身體狀況時好時壞,總是不能根本改變。期間確實找到許多過去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心。

去年十一月,丈夫身體好轉,和我一起再一次學法講真相。今年二月十三日,我與丈夫在汽車站點講真相,被一自稱便衣警察的扯住不放,並點著我丈夫的名字,說要報警察到家裏抓人,我丈夫根本就不認識他。從那後我丈夫的抑鬱症又犯了,現在還在吃藥。

魔難中的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幾次無望中想放棄過關,到醫院割掉疙瘩。在長時間的魔難中,我的意志力一點點的被吞噬著,好在有大法,有師父看護,同修的鼓勵,我就找啊修啊,再找啊,現在,我有了走出泥潭的希望,知道如何去面對魔難,也找到了從前沒有注重主意識修煉的大漏,現寫出來,也給和我一樣在魔難中的同修一個借鑑。

一、沒有主意識修煉表現在方方面面

煉功時心不淨

修煉近二十年,煉功很少有被能量包著的感覺,那種被能量包著的感覺屈指可數,甚至煉功有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也聽不到音樂,要是有點證實法的項目,或者是要幹點甚麼,就滿腦子都是這些事,遇到技術上的難題,偏偏在煉功時偶然間想起來,能有答案,多年來不以為然。

修煉到最後了才發現這不是個小問題。我現在煉功時,就時時排斥那些和煉功無關的念頭,儘量靜下來。哪怕是背法,如何寫真相信等等,平時認為很正的念頭,我都覺得不應該在煉功時出現在思想中,因為我現在的時間就是主意識煉功。我要專一煉功。結果我發現自己定住了,能量也上來了,我突然想到師父把煉功的機制下給了主元神。

一刻都靜不下來的心

幹甚麼都不專一,就連上廁所,手裏都得拿個手機翻翻,打個電話,看點甚麼。還有吃飯不專心吃飯,總要找個話題說說,同修之間見面沒話找話,想不說不做的時候控制不住自己。當意識到這些不是自己的時候,我發現了一顆一刻都靜不下來的心,一刻都靜不下來,那麼一刻都表現在被執著心主宰,那師父怎麼能把功給執著心呢?!當能分清一刻都靜不下來的心不是自己時,我就排斥一時一刻、一分一秒中思想中冒出的念頭,全盤否定,不是我,都不是我,我不要,我都不要。幹甚麼就幹甚麼,思想不分岔,分岔的就不是我,是我在修。這樣我現在基本上發正念也能定住了,而且能量也很強。

誤把做事當成修煉

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這樣,每天只要是做了三件事,心裏就踏實了,也有理由放鬆了,少做一樣就情緒低落,要是一段時間沒做,那就像要崩潰了一樣。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把修煉當成了工作,工作之餘就是業餘時間了。工作的時候像演員,工作之後就卸妝,該啥樣還啥樣。表現在:

1、找不到自己。把看到的、聽到的、想到的、感覺到的、感受到的等思想中出現的念頭都當成了自己,分辨不出執著、外來因素、好的壞的及干擾。

2、心不正。不能專一的在大法中修,微信中同修辦的網站的文章時不時的也看,覺的對講真相有好處,其實滿足了喜好心、填補了寂寞的心。心不正還表現在不在法上做事,按固有的觀念行事。

3、總想指導別人。比如說教式的告訴別人如何如何,學法時總是形成點觀念指導自己修煉,把這當成了悟道。

現在,我意識到做事不是修煉,做事可以修煉;修煉貫穿在我要按大法的標準脫胎換骨的全過程,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必須在修煉中,都不能放鬆。修煉中要主意識說了算,最終達到神的標準。做好三件事是修煉中的使命,和修煉相輔相成。

二、如何面對魔難?

我不要魔難,但是它來了怎麼辦?首先是全面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個人悟這個過程是我走出人的過程;師父講:「修煉中要消業」[1]。個人悟消業中也是師父洗淨我們的過程,是找到自己主思想的過程,是提高心性堅定正念的過程,師父講:「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1]業消了,心性提高了功長上來了;過程中向內修掉了很多執著心,去掉執著走向了神。

以上個人所悟,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