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尋道一念 癱瘓四年的我能走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慶祝513明慧專稿)二十五年前,我因為患腦炎誤診錯打激素而導致了雙側股骨頭壞死,癱瘓在床,四年不能下地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去廁所都要丈夫背著去。丈夫帶我四處尋醫,去過北京、天津等幾家大醫院治療,多次專家特診、手術都未見療效,治病治的傾家蕩產,每一次幾乎都是帶著絕望走出醫院大門的。

親人們為我擔憂,我自己每天在痛苦的煎熬和深感給家庭、孩子帶來的沉重負擔和不安中每天以淚洗面,真的是不想活下去了,常常生出自殺的念頭,可是又總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阻擋住了。

一九九八年七月,妹妹退休後從山東來看我,並告訴我他們那個小鎮有上千人在煉法輪功,很多癌症病人都好了,勸我去她家學法輪功。可是談何容易,我一個不會走路的人,吃激素吃的又很胖,從河北到山東要倒三次車。妹妹很堅定的說:「我這次就是來接你的,說啥也要把你接過去,別人能好咱們也能好!」

就這一念,第二天我們去看我媽時,我竟然是自己走出來爬到了自家的農用三輪車上的,平時都要丈夫背我的。這讓我有了去山東的信心和決心。更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從天津東站去西站,要過一座很高很長的天橋,妹妹和她的女兒攙扶著我爬上天橋,下來時我覺的腿腳靈便了,我可以扶著欄杆走路了!天啊!那一刻,我知道「心花怒放」是一種甚麼感受了!我還沒有開始修煉呢,師父就一路呵護著我。淚水止不住的在心裏流,這不會是做夢吧?

一路瓢潑般的大雨沒有擋住我要學法輪功的決心。經過十五個小時的奔波,到達妹妹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上二樓時我自己信心滿滿的扶著樓梯就上去了,到她家的第一句話我至今記的清清楚楚:「我跑了一天,怎麼一點兒不感覺累?」

第二天開始,我就迫不及待的和妹妹一起學習《轉法輪》,煉五套功法。不到兩週的時間,我就奇蹟般的能堅持煉完一個小時的動功。四個月之後,完全恢復了健康!

當我回到老家的時候,愁白了頭的丈夫高興的淚流滿面,親友們也都非常驚訝,感動的熱淚盈眶。從那以後,我家的門檻幾乎都被踏破了,十里八鄉的鄉親都開始修煉大法。

在《轉法輪》裏,師父講的那些高深的法理折服了我,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不管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過去爭強好勝的我不再與人爭鬥,遇到矛盾向內找,做甚麼事先為別人著想。修煉成了我生活中最快樂的事。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懈怠,不僅身體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計較個人得失,過去與媳婦之間很深的矛盾得到了化解,家庭環境變的祥和了。

天有不測風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這個小丑容不下真、善、忍,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剛剛得法一年的我,沒有被謊言迷惑,因為我真真切切的經歷了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挽救回來的過程。我們周邊因我的奇蹟而得法的幾十位同修都被監控,強制辦洗腦班,逼迫放棄修煉,並逼他們揭髮帶頭人。

我主動找到鎮黨委負責人,我說這個法是我從山東學來的,有甚麼事找我好了,鄉親們只不過是煉功健康身體,學法修心做好人。我癱瘓四年,治病治的傾家蕩產沒人過問過,我師父沒要我一分錢,幫我恢復健康身體。今天逼我放棄修煉,就等於要我的命。這個「(放棄修煉的)保證」我是不會寫的。我向他們講述我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故事,最後領導被感動了,用小車把我送回家。

迫害沒有擋住尋道人,丈夫也堅定的走入大法修煉。

過了些日子,我發現天天有一輛警車停在我家門口,經打探原來是監視我老倆口的。我找到司機,說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司機明白了,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來過。那時我也不懂甚麼是正念,其實在無意中,在純淨心態下說出的話就帶有法的力量了。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十八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家這個學法小組一直沒有停過,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心得,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比學比修,共同精進,每天出去救人,兌現著誓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