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民治善民 中共監獄借刀殺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二千多年前,秦朝權臣商鞅在《商君書》中提出制定了「奸民治善民」的治國策略,並吹噓「國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強。」結果,全國流氓稱霸,酷吏橫行,商鞅也被誅殺。「奸民治善民」就是國家利用流氓地痞去治理百姓,實際就是搞「流氓政治」。這種以奸御良,借刀殺人的手段是現代文明法治社會所唾棄的,可如今在中國大陸大行其道,尤其在中共迫害民間信仰法輪功時,表現的最為突出,而在中共的監管場所則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中共奪權建政後,為了便於統治奴役民眾,在全社會上下各階層都設立了各行各業的單位,每個單位都依照中共政治意圖制定了嚴格的管理制度,裏面的人們每天都在按部就班的緊張運作著,而監獄是眾多單位中的特殊單位,是改造管理犯人的地方,更有它一套特別的管理方式制度,其中有一個管理手段就是利用犯人管犯人,利用犯人治犯人。監獄裏面建立了班組或集訓隊,在犯人之間設立了所謂民管,那些民管大都是牢頭獄霸,許多是被判了重刑的殺人犯、搶劫犯、貪污犯、涉黑犯等,個個素質低下,心狠手辣,他們按照獄警的指令整起一般犯人來不計後果,這樣監獄被植入表演的完全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長期以來,由於監獄的特殊性和隱秘性,加上中共當局刻意掩蓋,很少有人知其全貌,已經成為監獄裏面一種固定的野蠻的管理模式。這給中共施展「奸民治善民」的罪惡手段提供了邪惡的土壤和機制。

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後,把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判刑,投入各地勞教所和監獄中,秘密迫害,初期,在中共謊言和名利誘惑下,獄警們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往往衝鋒在前,對法輪功學員親自下手迫害,但大量惡報隨即發生,使惡警們膽戰心驚,不敢輕舉妄動,而且害怕登上「惡人榜」,加上法輪功學員堅定信仰,視死如歸,常常讓獄警束手無策,於是,許多惡警心生歹意,開始轉向採取借刀殺人的毒招殘害善良,自己坐幕後主使,以減期為誘餌,把貪污犯、殺人犯、黃毒犯等惡人流氓、黑社會人渣豢養成包夾,推到迫害一線,加害虐殺法輪功學員,既完成了迫害任務得到獎賞,又可推脫罪責。這樣中共在監獄就形成了「奸民治善民」的邪惡機制和罪惡鏈條。

「奸民治善民」與「犯人管犯人」的性質目的是完全不同的,「犯人管犯人」是中共監獄的非人道的管理手段,中共對一般犯人主要以超長勞動改造,創造效益為目的,在民管犯人的強制下,一般犯人只要不違犯監獄規章制度,主動勞動,聽從管理,沒有新的犯罪行為,基本上都能提前出獄回家,回歸社會,重新生活。而「奸民治善民」是中共的虐殺手段,是獄警利用犯人在執行江氏集團的滅絕政策,所以那些被囚禁的正信者,時刻面臨生與死的考驗,那些重刑犯在獄警的指使下,無所顧忌,對善良人施以百種酷刑迫害轉化,把人活活殘害致死後仍然逍遙法外,這種慘案命案一直在中共監獄中發生著。

山東省監獄編寫的「轉化」資料,上面標注的作者有省監獄長齊曉光、監獄教育處長張磊光、十一監區監區長李偉,而實際作者是一個叫韓曉磊的罪犯,就是這個韓曉磊曾對一個法輪功學員說:「打死你上醫院開個證明就可以了。」十一監區又編寫一份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教材」,負責編寫的有貪污犯省煙草公司韓華,盜竊犯山東大學韓濤,貪污犯王九府。

呂震,男,漢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蒙陰鎮西儒來村人,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學生,品學兼優。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蒙陰縣「610」、蒙陰縣法院將其誣判十一年,非法關押入山東監獄。於二零零四年被關押在山東省監獄。二零零九年六月,在監區長張磊光的慫恿下,殺人犯謝曉剛、李大鵬、蔡和傑、李鵬、張登雲、周雲龍、李宏祥充當打手,對呂震拳打腳踢,大打出手,直到迫害致死。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呂震在山東監獄被惡徒們酷刑摧殘致死,年僅三十三歲。

吉林省吉林市女法輪功學員陳淑芹,時六十一歲,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二年裏,遭中共人員八次綁架,被非法勞教過一年、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陳淑芹第八次被中共惡警綁架,非法拘禁在吉林市看守所,被折磨得腰彎曲九十度,身體特別瘦,看不行了,惡警才給送回了家。回家幾天後,身體還沒恢復就被吉林市昌邑區蓮花派出所惡警在家中綁架,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被關押在黑嘴子監獄裏最邪惡的「教育監區」四區的三樓黑單間裏,遭受酷刑迫害。該監區小隊長惡管教郭霞指使刑事犯包夾殺人犯崔海玉、周佰鳳、涉黑犯李雪娜、詐騙犯:崔殷、馬研、韓立傑、楊惠、汪秀芳等,毒打、嗆、灌陳淑芹,把她的頭按在水桶裏嗆、灌,再提起來,再使勁摁下去嗆、灌,反覆的嗆灌,幾乎灌死。長期遭受毒打、上繩 、吊抻、灌各種酷刑折磨。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被惡警指使包夾(犯人)活活打死。

曹雙梅(女),五十二歲,山西靈石縣農民。被關押在山西省女子監獄二隊,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晚上9點多封號時,曹雙梅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二中隊教導員雷潤香當著中隊所有的犯人用電棍長時間電擊電曹雙梅,處罰二中隊所有人罰站。三月春寒,曹雙梅在地板躺了一晚上,被抬回監舍時身上都是涼的。雷潤香又將曹雙梅關在封閉的禁閉室,指使犯人長期摧殘、不讓睡覺、瘋狂毆打,曹雙梅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艱難的扶著牆才能走路。更多的非人迫害我們不得而知……曹雙梅於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時許被迫害致死。監獄方為掩蓋犯罪事實,騙曹雙梅家屬是心臟病突發而死。惡警兇手雷潤香對前來探監的法輪功學員家屬信誓旦旦:「我們這裏從不打人。」

郭小文,山西省長治市襄垣縣農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送到晉中監獄僅六天,就被獄警衛東指使監獄犯人毒打致死,年僅四十歲。郭小文剛被關進晉中監獄集訓隊(十五分監區),因為拒穿囚服,郭小文被吊在監區大門上,被幾個犯人組長在惡警指使下毒打,其中四組組長犯人李華陽下手最重,其次是一組組長犯人李峰智,還有一個綽號叫「洋灰」(太原黑社會)、山東姓崔的(黑社會)、交城的李東林等。這些包夾犯在樓道裏用警棍、膠棒暴打,又銬上手銬。郭小文喊「法輪大法好」,被打了不到一小時,當時人已經奄奄一息,是被人抬走的,又被關入禁閉室,六天即被殘害致死。事後監獄謊稱法輪功學員絕食而死,行兇者逍遙法外,犯人李華陽還報了減刑。

康治國,太原官地礦職工,在被晉中監獄關押期間,指導員獄警趙衛忠對犯人打手承諾:「只要能叫康治國‘轉化’(放棄信仰),你們的減刑想怎麼減就怎麼減,使用甚麼手段都不過。」惡犯拳打腳踢,用木棒毆打,把康毒打的口吐鮮血、倒地不起。經歷多次輪番酷刑暴打後,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死亡,年僅四十五歲。監獄還對獄警趙衛忠、孔祥晶的迫害行為嘉獎。打人兇手犯人段帥、侯森彪、王敬東、胡文學這四人每人減兩年徒刑,惡徒侯森彪遭惡報,在康治國死後不久被查出肝炎。

「奸民治善民」本是秦朝商鞅為了維護暴政專制統治的需要,而提出制定的流氓治國的策略,卻被中共拿來效法殘害百姓,並且樂此不疲,中共看中的是重刑犯的流氓惡性,開出的條件是減刑回家,縱容惡犯行兇殺人,把重刑犯當替罪羊,獄警們則一舉數得。目的是借刀殺人,欲實現群體滅絕。

但此邪門惡道對包夾犯人及社會帶來了很大的危害,一方面包夾犯人行兇殺人後,雖然暫時受到中共的庇護,可最終會面臨法辦,無路可逃;另一方面,包夾犯人助惡為虐,殺害正信法徒,將獲罪於天,招來天懲惡報,橫禍加身;再一個方面就是,本來包夾犯人有希望通過改造反思,能向良性方面發展,但成為包夾後,被中共利用殺害善良,重新犯罪,不但沒有得到有效改造,反而增加了罪惡,不但沒有遏制惡性,反而助長了流氓惡性,走上社會後,很可能再度行惡作禍,成為社會中的不穩定分子,給社會帶來潛在的犯罪危險。

「奸民治善民」是中共司法黑暗的一角,是中共流氓治國的點滴表現,是中共在借刀殺人,也是中共故意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