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對「生命的選擇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今天,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嚴重反人類罪行至今還在發生,這個被稱為「這個星球上最大邪惡」的魔鬼獸行,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組織和正常的政府能幹的出來的,活摘的罪惡太大,它已徹底斷送了中共所有存在的理由和合法性,活摘器官這個罪惡,中共高層和中共各級機構的無數參與者是心知肚明的,這個巨大的反人類罪所面臨的後果是令中共恐懼的。中共江氏集團在活摘罪行上的百般掩蓋和抵賴正是這種恐懼的反應。

腐敗墮落、罪惡黑暗的中共正在無可避免的走向末日,其在歷史上和今天仍在對神佛和眾生犯下的滔天罪行使其沒有了任何反轉的可能。殺人償命,欠債必還,人不治天治,因果報應的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中共的罪行必然得由其組成部份──所有的黨、團、隊員去承擔。然而那樣無邊的罪惡沒有任何人和生命能背負的了。因此能不能選擇退出中共,用實際行動和罪惡切割開,從而不為中共的無邊罪惡買單,成了身在中共中,從上至下的很多還未退出的人的生死選擇,這是一道上天擺在這些人面前無法迴避和拖延的「生命選擇題」。

要做對這道選擇題,只有從中共的歷史來源和現實的表現看明白中共的實質,理智清醒起來,不被慾望和恐懼左右,才能跳出總是站在中共角度思維和看問題的怪圈,才能擺脫其背後西來幽靈──共產邪靈的控制,最終還自己一個中華兒女的清白、自由之身,在中華民族的復興中擁有真正的榮耀和光明美好的未來。

一、中共背後的實質的是人力無法對抗的撒旦惡魔

共產黨來自歐洲的光照幫。光照幫在名義上是由德國人亞當﹒魏薩普於,1776年5月1日創立(中國「五一」節的真正來源),光照幫的背後是魔鬼撒旦。所有共產黨的理論,比如廢除宗教信仰並用「新宗教」代替(即「唯物主義無神論」);廢除私有財產及繼承權(即「共產」);廢除家庭婚姻與倫理(即「共妻」)等等都來自光照幫。

1848年馬克思在光照幫(當時稱:共產主義者同盟)給的文件的基礎上整理出一個宣言,就是後來的《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不是馬克思的原創,而是在共產主義者同盟已有的文件基礎上整理出來的,其主要思想和觀點都已經有了,都是光照幫的。馬克思後來作為槍手被光照幫推至前台成為了各國共產黨的「老祖宗」,也就是中共的「老祖宗」,從而掩蓋了共產黨的真實來源。

而馬克思本人早年是一名基督徒,後來墮落成為一個狂熱的撒旦魔教信徒。收藏在莫斯科馬克思研究所的一百多卷馬克思的文字,因為大部份是表現對魔鬼撒旦的崇拜、對人類與神的仇恨和妄圖主宰一切的狂妄,而不敢公之於眾。馬克思是撒旦在世間的代言人。馬克思理論──極具煽動力和誘惑性的世界大同的共產主義理論,正是惡魔撒旦迷惑人類的曼妙的畫皮。

公開宣稱無神論的馬克思絕不是唯物主義者。馬克思的前女佣海倫(Helen Demuth)曾說了一些有關馬克思的驚人之語:「他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裏,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點燃的蠟燭祈禱。」沒人理解這個奇怪的宗教儀式,多年以後,人們才知道原來這是撒旦教徒把靈魂交給魔鬼時的祈禱儀式。馬克思否定神,是因為他信的是仇恨神的魔。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的開頭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這決不是馬克思在打比方,馬克思說的是實話,他「不屑隱瞞他的觀點」,共產主義的幽靈就是馬克思心中崇拜的惡魔撒旦。這看上去像是神話或是不可思議的驚悚故事,然而這一切卻是真實的事實,想一想,馬克思甚麼不好比喻,為甚麼非要把共產黨比喻成「幽靈」, 在中國,幽靈被稱為鬼魂或魔鬼。

今天的中共,雖然在經濟上早已幹著資本主義那一套,但仍把馬克思理論奉為「經典」甚至寫進《憲法》,實質上其仍是被馬克思理論背後的撒旦惡魔操控的組織,只有看明白這一點,你才能懂的,中共及其它共產組織所幹的一切非人類所能理解的魔鬼獸行其實就源自於惡魔的附體操控。

共產黨的背後的實質就是人肉眼無法看見的撒旦惡魔,實際上是這個惡魔一直在操縱這個黨,在這個黨內的所有人都是被其操控的傀儡和玩偶,撒旦所要做的就是離間人與神的關係,利用人的慾望、貪婪、虛榮和對物質享受的追求把人拖入罪惡的深淵,最後毀滅。人在惡魔面前是不堪一擊的,在這個黨中,人是很難自控的,所有以為自己能駕馭這個黨的人;利用這個黨滿足自己名利慾望的人;明知其罪不可赦但仍對這個黨「戀戀不捨」的人;被這個黨不斷改頭換面的表面及其精緻的謊言深深迷惑的人……其實都是被撒旦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玩物。

如果不能清醒的看清共產黨背後的實質和可怕的目的,共產主義的槍手──馬克思本人的真面目,不能看清惡魔的欺世謊言──馬克思理論(主義)的來源,這樣人就會被其一直迷惑、欺騙和利用下去,在共產黨的罪惡漩渦中不能自拔,被後面的共產邪靈──撒旦牢牢操控,最終成為惡魔毀滅人類的犧牲品。

在馬克思未出版的「著作」中,《Oulanem》劇本中有這樣的詩句:

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
將以暴烈之勢,
握住並抓碎你──人類。
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
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
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馬克思在其大量的「著作」中根本沒有隱瞞他是撒旦的代言人,也從未隱瞞撒旦要利用共產主義來毀滅人類的企圖,人為甚麼識而不見?不要被馬克思的理論迷惑。清醒吧,身在共產魔教中的中華兒女們萬萬不要到「無底地獄」去見馬克思,去給惡魔撒旦當陪葬,不要落得那樣可怕、可悲的結局。

二、中共本身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障礙

中華民族的復興最重要的是民族精神和優秀傳統文化的復興。光有錢並不代表著國家和民族就走上了復興之路。

因罪惡深重,中共面臨天懲,它沒有資格更承擔不了復興中華的歷史責任。在中共治下的大陸沒有真正的民族精神,沒有中華文化凝聚力,因為中共本身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障礙,中共幾十年間幹得最多的正是對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致力破壞。只不過破壞的形式從原來直接的、赤裸裸的砸爛、燒光、批臭到現在的恢復其表,糟蹋其裏,用黨文化和商業利益代替其實質內涵,利用其為黨的統治服務。

在中國的歷史上,佛教、道教、儒教交相輝映,給中華民族幾千年來奠定了人應有的行為規範、維護著社會的道德,並通過文化將其融合在中華民族每個人的意識深處,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實質就是:善惡有報、敬神信天。在這種文化中成長起來的正常的人,在做不好的事情時就會「愧疚」或者說有「罪惡感」,或覺得良心受到譴責和折磨。

而被中共一直奉為「經典」的馬克思的理論正好相反,它把人唯物化或高級動物化,割裂現在的人與歷史和民族傳統文化的內在聯繫,它摧毀了人應遵守的道德,以殘酷、極端的黨性取代人性,以顛倒黑白的黨文化混淆了人的是非觀念,扭曲了幾千年來人們判斷善惡的標準。用馬克思理論「武裝」起來的中共,以及中共的黨文化和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背道而馳、格格不入,而中共正是利用了馬克思理論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進行了徹底的顛覆和最深入的破壞。不然在善惡有報、敬神信天的社會環境中,中共的「假惡鬥」就難以大行其惡。用一句簡單的話概括:做盡壞事的中共絕不敢講善惡有報,信奉撒旦惡魔的中共絕不會敬神信天。

所以被馬克思理論和中共黨文化改造過的中國人,很多已沒有了善惡有報和敬神信天的觀念,所以今天才能發生那麼大規模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活摘罪行,參與者早已沒有了「愧疚」或者說「罪惡感」,而中共中大量沒有參與者也是那樣的 「麻木」和「習慣」。所以今天的中國大陸甚麼毒假食品藥品都敢造,甚麼傷天害理的事都敢幹,沒有任何道德觀念和法制觀念的各級中共官員才能如此欺壓民眾,極度貪腐,荒淫無度……中共的公檢法才是那樣的無法無天……

操控中共的惡魔堵死了人們的天堂路、打開了地獄門。中共信奉的馬克思理論與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根本就是水火不容。中共本身正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障礙。

三、中共的存在和對「真善忍」的持續迫害,是中國一切亂象的根源

今天的中國亂象紛呈,冤獄遍地,民怨積深,沒有公正公平的社會環境,中共的全面腐敗墮落,流氓黑社會化,使官民尖銳對立,在大陸,經常看到有黨官被殺,民眾是一邊倒的叫好,沒有一個同情,都是幸災樂禍。今天的中國大陸,猶如一個充滿可燃氣體的容器,一個小小的火星就能引起巨大的爆炸,一個小小的事件,在中共的極度不公和黑暗的體制下,即可被無數貪官污吏「導演」成大規模的群體事件。現政權反腐多年了,中共各級官員仍然無法無天,道德敗壞,把公檢法變成了私家打手,把國庫變成了私人提款機。無數事實證明:只要中共體制仍然存在,依法治國就沒有實現的可能。

人心的敗壞是一切社會問題的根源,要解決各種複雜的社會問題,只有重建社會的道德,然而中共能做到嗎?相反,中共的本質(魔教或邪教)反天、反地、否定神,和「假惡鬥」決定了只能讓其治下的社會被其改造得越來越壞,以謊言和暴力作為一貫統治手段的中共在民眾中早已失去公信力,多年來為維護統治,中共還鼓動和放任整個社會隨其敗壞。尤其在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中,對「真善忍」否定,對信仰「真善忍」的民眾的打壓更使中共治下的社會墮落到沒有底線的程度。而且在今天,中共各級政府把多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中的一切罪惡手段「成熟」的運用到了鎮壓其他民眾中,更加深了社會問題的複雜化。

在中國大陸,至今仍視「真善忍」為非法,一個把「真善忍」視為非法的國度怎麼可能有希望?中共的存在和對「真善忍」的持續迫害,是中國一切亂象的根源。

現在,和中共體制緊緊捆綁的中共江氏集團和最邪惡的利益集團在和現政權的對抗中,已逐步嘗到了「抱團抵抗」的甜頭,在現政權當今的高壓反腐中,中共各級政府官員為甚麼敢明裏暗裏的對抗和現政權公開叫板,就是他們有這個黨做心裏的「後盾」,他們知道中共的腐敗是全面和全方位的,這個罪惡的體制的存在就是對他們最好的「保護」,他們清楚,在體制中反腐的人自身都難逃權欲和腐敗的誘惑,中共的腐敗分子是抓不完的,抓完了黨就不存在了,因此他們覺得法不責眾,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他們就有不會放棄對抗的幻想,就有「信心」伺機反撲,就會不斷地敗壞法制和拖著整個社會向黑暗沉淪,這是黨的本質和實質決定了的。

沒有任何內心道德觀念約束和外在制度制衡的中共官員只能無可避免地全面走向腐敗,中共的腐敗已無可救藥,反腐能把中共變好嗎?中共就像一堆腐爛惡臭的肉,不斷產生蛆蟲和蒼蠅,不扔掉這堆臭肉,蛆蟲和蒼蠅永遠都抓不完。在中共內反腐治不了本,只能是一個階段的權宜之計,而且註定到不了目的地,永遠只能在路上。

想靠如此腐敗墮落、罪惡黑暗的中共邪黨來復興中華沒有任何可能。誰也救不了中共,中共(共產魔教)本身還吞噬著其中的人。不放棄中共的人只能與之同歸於盡。

四、「真善忍」的回歸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希望

二十五年前,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又稱法輪佛法)從中國長春傳出,至一九九九年,只短短七年,就傳遍中國大江南北,有億萬人修煉,有無數法輪功學員當初得到大法時,感到這就是一生要找的,因此而真修向善,發自內心做一個好人。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歸正著人心,不僅修煉者,連修煉的家人和所處的社會環境跟著受益,原人大委員長喬石在客觀調查後評價:法輪功利國利民,有百利無一害。本來這樣一部高德大法,這麼多人修心向善,對任何社會制度的人都是有好處的,也會使其統治者受益,然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妒嫉和中共後面的撒旦惡魔對神佛的仇恨,使它們無視法輪大法利國利民的事實,從而相互利用,逆天而行,強行發動了這場邪教對佛法的迫害。

然而,至今迫害已過去十八年了,法輪大法並沒在中共以傾國之力的鎮壓中倒下和消失,反而弘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走上了世界的頂峰,法輪功在中共的瘋狂迫害中,所表現出的堅定、堅韌、平和、勇氣以及智慧贏得了全世界善良民眾的尊敬。法輪大法的「真善忍」表現出強大的內在力量,使看似龐大的中共邪教在迫害中,能量洩盡,罪惡曝光,正無可避免的走向崩潰和滅亡。法輪大法不是佛法能做到這一點嗎?

如今法輪大法學員組成的五個神韻藝術團在全世界巡演,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神跡,神韻以頂級的藝術的形式向全世界傳播神佛的慈悲,展現純正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喚醒了無數人的善良本性和神性,在觀看神韻的過程中很多人都感動得落淚,觀看後,在不同國家,無論宗教、文化、信仰、族裔不同的人都在極盡人類的最美好的語言,給予神韻最崇高的讚美,都認為神韻帶來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真正復興,神韻是全人類的希望……試想,全世界有哪一種藝術形式,哪一個藝術團體能做到這一點?神韻的現象更彰顯了法輪大法佛法的威力。

據佛經記載:轉輪聖王擁有與佛一樣的三十二相、七寶,是不用武力用正義轉動正法的輪,以此來支配世界的理想王。《法華文句》四上:「優曇花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而今優曇婆羅花在世界各地盛開,正應佛經中所言:「優曇花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如果一個人在短短的七年間,能夠改變上億人的身心,使他們獲得身體的健康和道德的昇華,你說他是一個普通的人嗎?只有大覺者,也就是神、佛才能做得到的啊。

回顧中國真正的歷史,史上的治世、盛世大都是通過拔亂反正,然後佛法興盛的時期,佛法不是為世俗的目的而傳,但在佛法興盛的社會中卻能使人心歸正。只有人心的歸正,世人普遍重德行善,社會才能真正的長治久安。

法輪大法發源於中國,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是傳統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真善忍」對任何國家和民族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真善忍」能幫助中華民族找回迷失了的根,當「假惡鬥」在大陸被驅逐,當「真善忍」在中國大陸被尊重和回歸的時候,中華民族必將迎來真正的復興。因為「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真善忍」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希望。世界需要「真善忍」,中國更需要「真善忍」。

五、用做良知和勇氣做對「生命的選擇題」

因為不願看到在中共邪黨中還有那麼多可貴的生命被惡魔欺騙和利用,最終走向毀滅,所以法輪功學員一再勸善,只是盼你清醒,從表面上看,這道「生命的選擇題」是那樣的簡單,但不同的人做起來卻是那樣的難。

不過有一句話說得好:你簡單,世界也就對你簡單。能正視和順應「中國共產黨亡」的天意,則天必助之,路會越走越順,越走越寬。反之,則阻力和困難就會越來越多,最終發現走的就是一條死路和絕路。

總是站在罪惡滔天的中共邪黨的角度看問題,就只能泯滅自己的人性和良知,而良知是為人之本,是幫人度過劫難的「渡船」,權力和金錢擋不住惡報,改變不了旦夕禍福的命運,只有良知才能幫助你答對事關生死的「生命選擇題」。還記得七十年前二戰中,艾森豪威爾因為發自心底的善良,幫助那對老夫婦而使自己脫離險境的故事嗎?保持和找回心底的那份可貴的良知吧,上天總是眷顧能放下私慾和私利的人。

對很多人來說權力是兌現自己責任和使命的必備條件,用得好,利人利己,利國利民,用不好,被權力本身迷惑,它就成了讓人上癮的毒藥,能帶給人一時慾望滿足的快感,然而到最後卻是走向毀滅,自身難保。在中共這列向死亡深淵疾馳的「死亡列車」上,不管再大的權力和地位都不值得留戀。

千百年來,人類總在問自己那幾個終極的問題:從何而來?來這裏幹甚麼?到那裏去?可有來生?可有幸福的彼岸?看看這世間哪一個人的功名利祿能長久?到頭來不過是黃粱一夢,這還是正常的社會,在你死我活爭鬥的中共邪教中,不少人時時都有性命之憂,那些虛名更無法長久。

抓緊時間退出邪黨吧,用化名、小名都可以,神佛看你的是那顆真實的心,還自己清白之身,不被邪靈附體,不被貪慾和恐懼左右,才能清醒智慧、得到神佛的加持,才有勇氣行使自己的歷史責任和使命。

而作為現政權當政者只有徹底公開法輪功被迫害的所有真相,公開抓捕江氏集團的元凶,這才能真正贏得人心,佔據道德的制高點。一解則百解,一通則百通,一正則百順,真相能喚醒民眾善念,使全民起來反迫害,那時候江氏集團和中共各種罪惡勢力就再無力構成任何實質的威脅,因為你們已從中共的罪惡漩渦超脫出來,代表著正義,獲得神佛的加持,和人民的真正擁戴,江氏集團和中共各種罪惡勢力必然無招架之力,立刻土崩瓦解……屆時清除附在中華民族肌體上的毒瘤──中共,自然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當「真善忍」回歸中土的時候,中華民族必迎來偉大的民族復興,那時人心歸正,有志者方能施展才能和抱負成就人間偉業,必然功德無量、名垂青史。那時回過頭來一定會慶幸今日做出的正確選擇。

今天,已知道正確答案,那就用良知和勇氣儘快的去做對這道「生命的選擇題」吧。